第二十二章 交心

风星月也没有生气,明媚的美眸中透着秋水般的笑意,她柔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来说道说道吧,陈阳,枫城陈家大长老之义子,大长老之女陈兮然的未婚夫,五岁习武,十七岁引灵境五重,枫城传言,陈阳侵犯陈兮然小姐未果,家族已将其处死,抛尸乱坟岗。”

风如烈怒急,冷声说道:“姐,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陈阳不是已经用道心发誓了吗?为什么还要查他底细。”

风星月淡淡地笑了笑,美眸依然看着陈阳,说道:“誓言永远都是不可靠的,陈阳弟弟,你说是吧。”

陈阳听后不仅不动怒,反而笑出了声,赞叹道:“星月姐真聪明,对我来说,事实永远比誓言更来的真实,星月姐也是这么觉得吧?”

风星月臻首轻点,含笑道:“既然陈阳弟弟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说吧,风家的情况你也猜到了吧。”

陈阳点了点头。

风星月继续说道:“其实风家的情况比你想象的更加糟糕,如今风家分为两派,其中之一便是我家主一脉,另一方便是大长老一脉,派系之争,无非就是为了权力与资源,只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那么对家族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听到这,陈阳也是大致猜到了。

风星月又道:“原本,两大派系虽然小摩擦不断,但总体而言算是相安无事,可是就在两年前,大长老之子风凌晨榜上了一位青年。”

说道这,风星月的美眸中迸射出难以掩饰的仇恨。

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她接着说道:“在这位青年的帮助下,大长老一脉迅速扩张,风家明里暗里的势力均是在青年的算计下,被大长老一脉悄然吞噬,即便我家主一脉极力争取,但最终犹如螳臂当车,到如今,原本支持我脉的长老也是纷纷倒戈,最终造成了我家主一脉孤立无援的场面。”

虽然竭力克制,但风星月的脸上还是露出了深深地苦涩与无奈,看风星月的脸色,陈阳有点明白了,与那位青年过招的人,应该就是她,可结果,她完败了,输的彻彻底底!

风星月那双美眸死死地盯着陈阳,绝美的俏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寒森地说道:“而那位青年,便是风云宗宗主之徒,首席真传弟子,与此同时,他的另一个身份相信陈阳弟弟十分感兴趣,那就是枫城陈家家主陈武之子,陈朔!”

陈阳猛地站起,内心深处暴起无与伦比的森然杀意,双目紧紧凝视着风星月,声音颤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再说一遍,他是谁?”

风星月同样一字一顿地说道:“枫城陈家家主陈武之子,陈朔,另外,她的未婚妻陈兮然,则是风云宗宗主之妻的亲传弟子,真传弟子中排名第二!”

得到确认,陈阳重新坐回坐席,双手捂脸,闭目间,陈阳又看见了订婚宴的那一幕:

满堂的宾客、红色的礼台、绝美的倩影、谦谦的君子以及那凄惨的身影。

忽然,陈阳咧嘴大笑,笑声逐渐疯狂,整个人的神志变得混乱不清,锋锐的指甲深深镶嵌进脸颊却毫不自知,火热的鲜血顺着滚滚留下,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宛若走火入魔的陈阳,风如烈面色担忧,走上前想要安慰,却被风星月拦住。

看着风星月的眼色,风如烈只得将到嘴的话憋回肚子里,并退后几步,将空间让给两人。

风星月轻声道:“我们有着相同的目标,所以没道理不坦诚相待,我家主一脉为你提供保护与修炼资源,而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断变强,最后去做你最想做的事—报仇!”

陈阳的宣泄终于有所收敛,半晌,陈阳放下手,抬头看向风星月,淡淡地笑道:“这应该是你们风家刚刚做出的决定吧,如果我在这次血斗场没有半点亮眼之处,你现在说话恐怕就是另一种语气了吧。”

风星月也不恼,脸上依然挂着亲切的微笑,道:“你觉得,不对等的双方从哪一方面来合作?”

陈阳大笑起身,右手伸出,道:“合作愉快!”

风星月也是伸出洁白的玉手,轻轻一握,道:“合作愉快。”

至此,双方再也没有任何隔阂,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标,相同的仇人!

松开手,风星月手中出现一张手帕,轻柔地擦拭着陈阳脸上的血迹,柔声道:“以后有事别自己撑着,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还有我们。”

两人十分接近,陈阳闻着风星月身上淡淡的体香,笑嘻嘻地调侃道:“星月姐人真好,漂亮又聪明,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头猪?”

风星月一乐,也是开玩笑道:“与其便宜哪知猪,那为什么不能是陈阳弟弟呢?”

陈阳眼神一亮,惊喜道:“哈哈,那我以后又多了一件人生大事了,那就是风风光光地向风如海叔叔提亲。”

这时,风如烈将风星月拉到身后,怒声警告道:“陈阳,你别整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任何想要娶我姐的人必须过我这关,而你,做梦去吧!”

陈阳嘴角一撇,不屑说道:“就你这五大三粗的,恐怕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单身狗了吧,别以为你灵元境我就怕你,信不信等下我把你头都给打烂,嗯?”说完还不忘挑衅一下。

风如烈手腕一撩,阴仄仄地说道:“我灵元境还真就了不起了,来,我给你一个机会,过来把我头打烂,没办到你就是我孙子。”说完,一拳便往陈阳的面门砸去,拳上灵光闪烁,显然是带上了灵元。

陈阳大惊,连滚带爬转身就跑,边跑便大声求助:“杀人啦,星月姐,救命啊!”

话音未落,风如烈一拳就将陈阳撩翻在地,紧接着就是如乱风暴雨般地拳打脚踢,边揍边骂:“星月姐叫顺口了是吧,你再给我狂啊,小爷我今天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风星月看着两人一上一下,街头流氓式的打架,笑得合不拢嘴,也不上去帮忙,反而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加油助威。

“打得好。”

“小烈,你怎么就盯着右边打呀,打左边啊。”

“陈阳,还手啊,用力啊,对,就是这样!”

干架双方不由得汗颜,没想到星月姐这么腹黑,之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