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神秘石头

又一件拍卖品送上台前,让众人意外的是,这件拍品竟然是一块乌黑的石头,怎么看都非常普通。

陈阳灵魂突然一阵悸动,善恶真身竟然自行祭出,邪恶与堕落的气势在包厢间弥漫。

异变立即引起了姐弟俩的注意,风星月面带担忧,询问道:“陈阳,你没事吧?”

风如烈不解地询问道:“你咋回事啊?你的武魂怎么突然自己开了?”

陈阳没有回答,因为这问题他自己也回答不上来,但是他确信,这一切的源头都掌握在那神秘石头上。

轻舒一口气,陈阳望向两人,神色严肃地说道:“你们身上还有多少,我想把那石头买下来。”

见陈阳没有回答,姐弟俩也不多问,风星月轻轻一笑,说道:“买这块石头其实不用多少钱的,等下你就这样说。”

陈阳见风星月如此自信,心中也是选择了相信,对于风星月的能力他还是认可的。

听完风星月,陈阳双目光芒大放,妙啊,这招真是绝了。

润润干燥的喉咙,韩红梅继续巧笑嫣然地介绍道:“接下来的拍品就是这块石头,各位别看它普普通通,却能在灵府境强者的攻击下丝毫无损。”

一番话激起了所有人的兴趣,韩红梅继续说道:“拍品不确定性极大,有可能真是垃圾,但是万一其中有什么惊天之密呢,起拍价两千,报价不少于一千,开始竞拍。”

话音落下,四周却是寂静无声,毕竟没人愿意白白浪费钱财。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依然没人报价,韩红梅心中不由得一叹,看来要流拍了,真搞不懂那些高层在想什么?如此完美的拍卖会竟然混进了这么一块废物石头。

韩红梅微笑道:“拍卖第一次。”

“拍卖第二次。”

就在韩红梅准备喊流派之时,陈阳终于开口了。

“既然是血斗楼选出的拍品,那么一定是精品,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玩意儿,但并不妨碍在下对血斗楼的尊敬,在下出三千金币,希望今后能与血斗楼多多合作。”

舔狗。众人心中尽是不屑,这兮魔为了加入血斗楼可真是煞费苦心啊,血斗楼因他心中心魔丛生放弃他,他却用这种方式讨好血斗楼,真以为血斗楼会对他改观?

韩红梅内心也是对兮魔一阵不屑,不过面上依旧带着妩媚的笑容,娇笑道:“既然如此,公子二十三号包厢拍得本次拍卖品,将拍卖品送去。”

端详着这块平平无奇的石头,灵魂的悸动越发猛烈,陈阳内心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欲望:吃了它,吃了它。

闭目调息,一切念头清楚,陈阳缓缓睁开双眼,将石头递给风星月,说道:“先把它收起来吧。”

风星月接过,将石头放入储物戒指,询问道:“有发现吗?”

陈阳接话:“有一些,但是现在不敢试验,回去慢慢研究。”

风星月将戒指递给陈阳,说道:“这个储物戒指给你,以后行动方便些。”

风如烈见状,立马大喊大叫:“姐,你不能这么偏心啊,当年我求了你好久,你才将储物戒指给我,可你现在竟然直接给这家伙,你太过分了吧。”

风星月羞怒,嗔道:“你那个叫求?整天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我每一巴掌拍死你,都算是看在你是我弟弟这份上,你现在是不是又皮痒了。”

风如烈脸色悻悻,再也不敢吱声,生怕真被教训一顿。

陈阳在一旁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边笑边摆弄这手指上的储物戒指,啧啧称赞:“星月姐真是细心,这戒指与我手指真是刚刚好啊。”

风如烈十分懊恼自己曾经怎么不一巴掌将他拍死,弄得现在都跟自己争宠了。

“各位,本次拍卖也是接近尾声,以后也只剩下两件拍品。”韩红梅诱人的红唇轻启,娇滴滴地说道,她的目光看向排号最靠前的几个包厢。

包厢越前,说明其中之人身份越是高贵,在之前的竞拍中,这些人一次都没有出手,很显然,他们就是冲这两样东西来的,换句话说,这两样东西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话不多说,有请我们下一件拍品。”韩红梅轻拍玉手,侍女捧着一本残破的书册姗姗而来。

前排包厢中人纷纷惊起,死死地盯着残破的书册,他们都有自己的渠道,知道这本功法代表着什么。

“得到它,哪怕是抢。”包厢中,一位位权势人物纷纷下达了死命令,眼神异常坚决。

“没想到传言是真的,这武技我要定了。”一座包厢中,韩蛮的眼神中充斥着无尽的贪婪与火热,犹如看着一位绝世美人,恨不得立马将其据为己有,对他而言,这本功法就是绝配,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与之媲美。

但韩蛮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因为委托拍卖的卖主是他血斗楼根本惹不起的,一切都必须按那位卖主的意愿决定。

“金刚道,炼体功法,虽然是一本残卷,可一旦修炼有成,威能也是堪比地级功法。”韩红梅缓缓讲述,凝重的眼神警惕地扫视四周,体内灵元涌动,生怕有人忍不住出手抢夺。

“别说废话,赶紧竞拍。”青年不耐烦地打断,心中对功法的贪婪已经控制不住了。

“根据卖主的规定,各位必须将自身的报价通过信纸的方式寄给卖主,卖主会根据自身利益选择其中一位。”韩红梅神色紧张,连忙说道。

果然符合那个人的性子。知情者心中纷纷大骂奸诈,这种方式下,所有人都不知道其他人的报价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卖主到底想要什么,因此,每位参与竞拍的人都会将自己的极限直接上报。

这比杀猪还狠,完全就是冲着棺材本去的!

许多人坐不住了,原本资本就没有优势,在这种方式下,想将这武技竞拍到完全不可能。

“为什么?我不同意。”

“就是,这根本不符合拍卖会的规矩,我不同意。”

知情人面带冷笑,心中满是不屑,真是一群无知者,在那个人面前,所有人都是蝼蚁,没有任何人能反抗他。

反抗声渐渐归于平静,所有人都是无奈地在纸上写上自己的报价,乞求着好运降临。

“姐,你说我们出多少啊。”风如烈美滋滋地剥着橘子,讨好地将果肉递给风星月。

“不知道啊。”风星月伸手接过,优雅地吃着,补充道:“反正出多少都不是我们的。”

陈阳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随便写一串数字玩一玩?”

“随便你,你喜欢就行。”风如烈继续剥着橘子,一脸无所谓,在他看来,讨好自家姐姐才是头等大事。

“那行,我就写个一千金币吧,希望老天成全。”陈阳大笔一挥,将纸交给门外的小蝶,也是加入了剥橘子的行列。

风如烈戏谑说道:“我看你还不如写个零蛋上去呢,卖主可能就一气之下就将武技给了你呢。”

陈阳反驳:“在那种级别的武技面前,一千和零蛋有区别吗?不都是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