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绝境抉择

密室外,韩红梅将汇总好的报价清单交给了一名美艳女子,恭敬地站在门外等待着。

不一会儿,韩红梅得到答案,恭敬一拜,转身离去。

“我就知道,你不会让人失望的!”

一声低语从密室传出,紧接着便是低沉的笑声,让人捉摸不透。

当韩红梅重新回到拍卖台上,所有人皆是屏气凝神,紧张地等待着结果。

然而陈阳三人却没有丝毫感觉,反而互相开起了玩笑。

风如烈懒散地躺在柔软的长椅上,臆想道:“陈阳,你说我们一千金币填上去,那人会不会被气死啊。”

“气死倒不至于,不过得罪应该是妥妥的,怎么,你怕了?。”陈阳一脸无所谓。

风如烈拿起一根香蕉,津津有味地吃着:“怕?想啥呢,反正这身份用了这一次就废了,管他得罪不得罪的。”

“你们悠着点,别惹众怒了,到时候我们想走都难了。”风星月提醒道。

风如烈摆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道:“怕啥,只要这本功法不是给我们的,凭我风家的实力,想走还不容易吗?”

“让各位久等了,红梅现在就来宣布竞拍结果吧,这次拍卖得主是…。”说到这,韩红梅语气一顿,而后在一阵媚笑中说道:“二十三号包厢,来人,将功法送上去。”

空气突然安静,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最后的赢家竟然是兮魔。

“拍卖会结束,拉拢他,如果不行就杀了他,务必把功法抢回来。”韩蛮面色酱紫地吩咐,望着二十三号包厢的眼神有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一号包厢内,一名黑衣青年端坐席上,双目中尽是冷酷,身后分别站立着一名锦衣青年与一名黑衣人。

“没人能抢我江辰的东西,江龙,知道怎么做了吗?别让我失望。”黑衣青年冷漠的地说道。

“哥哥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了,阿三,你也去准备吧。”锦衣青年连忙恭敬地说道,话语中带着一丝对黑衣青年的恐惧。

“是。”黑衣人转身离去。

各大势力纷纷下达必杀令,望着兮魔的方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既然你这么喜欢当舔狗,那么,就看你主人保不保你了?

包厢内,空气压抑得让人窒息。

陈阳三人相对而坐,中间放着金刚道武技,脸色凝重如水,商讨着应对之策,连接下来的压轴拍卖品都无心理会了。

“说说怎么办吧?”风星月轻声说道。

“真不知道那卖主抽了什么风,钱都不要了,就整我们。”风如烈破口大骂,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也是他们完全想不到的。

“之前的计划已经不能用了,在这股洪流面前,我们家主一脉调来强者的实力完全不够看。”

风星月轻揉着秀丽的烟眉,竭力思索着应对之策,可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想到的,情况发生的太突然了,再通知风如海已经来不及了。

陈阳也是直发愁,但脑海十分冷静,他坚信,任何局面都有一线生机,只要你肯抓住。

突然想到了什么,风如烈弱弱地提了一嘴:“要不,我们将功法交出去?”

“闭嘴。”陈阳与风星月异口同声地厉喝,眼中尽是冷酷。

肥肉掉进嘴里了,哪有交出去的道理。对于金刚道,陈阳与风星月也是十分垂涎的。

“我就随便说说嘛,干嘛那么凶啊,现在办法想不出来,难道我们要等死吗?”风如烈神情有些颓然。

陈阳与风星月瞥了他一眼,也不再说他,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没经历过绝境,心理承受能力总归会差一点。

等死?陈阳眼神一亮,随即哈哈大笑:“对啊,既然活不了,那我们干嘛不直接去死呢?”

“姐,你看看他,不会脑子烧坏了吧?”风如烈嚷嚷。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风星月严厉地说道,美眸中的寒光吓得风如烈一哆嗦,她看向陈阳,询问道:“陈阳,你是想到办法了吗?”

陈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迎着风星月疑惑的目光,说道:“星月姐,麻烦给我一张地图。”

风星月臻首轻点,玉手轻挥间,一张地图平躺在地面上。

地图十分详细,风云城周边大大小小的地点都有标注与讲解,读起来毫不费力。

突然,陈阳的注意被一个不起眼的标注所吸引,姐弟二人注意到陈阳的异样,循着目光望去,那里赫然标注着—天,落,涯!

陈阳紧盯着这三个字,思绪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的一幕。

“救…我,快…快来救…救我,我…我要死了!”

“你是谁?”

“救…我,我在天…落…落…落…”

“你到底是谁?”

收回心神,陈阳询问道:“星月姐,你知道天落涯这地方吗?为什么地图上没标注啊?”

风星月思索一番,回应道“这是一处古战场,风云城建立之前便已经存在了,其来历就连风云宗也不知道,整日黑雾弥漫,偶尔还会有嘶吼之声从中传出,传言,其中有圣人出没。”言语间透露着丝丝好奇。

圣人?陈阳一惊,虽然不知道圣人有多强,但他相信,那一定是通天彻地之辈。

不由得,陈阳对这个梦中出现的天落涯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心中也是很快有了计较。

风星月也是想到了什么,惊骇道:“你不会想去这地方吧?”

一旁安静的风如烈也是忍不住插话道:“陈阳,这地方可不是我们这样的小虾米能去的呀!”

陈阳微微一笑,反问道:“星月姐,我们有的选择吗?”

风星月顿时哑口无言,想反驳却不知从何说起,是啊,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这地方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沉默良久,风星月直视陈阳,开口道:“我跟你走,但小烈,我会将他安排回族。”

陈阳点头,笑道:“嗯,就这么办。”

风如烈大急,再也不顾风星月的威严,怒声道:“那我呢?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这地方我可不怕。”

“你给我闭嘴,以后说话能不能动动脑子。”风星月厉声怒喝,凤眸中透着熊熊的怒火,指责道:“风如烈,你给我听好了,如果我们两个都回不来了,你想过父亲母亲吗?你想过我们家主一脉的未来吗?”

风如烈浑身哆嗦,有些害怕地看着风星月,但眼神中依然带着一抹固执与倔强。

从小到大,姐姐虽然很严厉,但是对自己却非常包容,无论她犯了多大错,姐姐也只是说自己两句,可从来没骂过自己。

风星月深呼吸,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生生压下心中的怒火,风星月柔声道:“你是家主一脉的继承人,永远不能意气用事,我死可以,但是你一定得还活着,你要是死了,家族就真的是大长老的天下了,明白吗?”

风如烈眼眶渐渐通红,泪水如断线的珍珠,啪啪地落在地上。

这时,陈阳开口道:“男子汉大丈夫,哭哭滴滴地算什么本事,把眼泪憋回去,记住了,如果我和你姐出不来了,你要带着我们的命一块活下去,将来一定要为我们报仇,否则,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猛地一擦眼泪,风如烈梗咽道:“姐,我答应你,但你们也要答应我,活着回来!”

风星月拿出手帕,轻柔地擦拭着风如烈的泪痕,柔声道:“放心吧,为了你,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紧接着,三人商议着具体计划,虽然血斗场位于靠近天落涯的方位,但还是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如何过去,必须仔细商议!

不知过去多久,韩红梅那妩媚的娇笑声传来。

“恭喜一号包厢拍得玄妙丹,本次拍卖会圆满结束,感谢各位来宾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