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巨峰上的风华

一路上终于不是死寂的荒凉,但却更加危险,期间不时有可怕的怪物出没,二人甚至被资深灵府境的怪物追杀过,险象环生。

此时,残肢遍地的土地上,陈阳二人正与一只百丈长的人面魔蛇展开激烈厮杀。

风星月背靠皎洁明月,宛若高贵出尘的月光女神,素手轻弹,一道道温润的月光向人面魔蛇攻去,所及之处,空间竟然产生阵阵波纹。

月光落在人面魔蛇周身,爆出一处处巨大的血窟窿,鲜血如泉涌,惹得人面魔蛇疯狂怒吼。

陈阳手持斩兮剑游走于边缘,剑灵气围绕周身,化作锋锐的弯月袭向人面魔蛇,斩出道道细细的血痕,虽然不足以造成什么伤害,但也能让人面魔蛇吃痛,分散它的注意力。

自从领悟了剑灵气,陈阳战斗力比之于之前翻了足足五倍有余,不再是那个战五渣的小菜鸡,在战斗之时也能帮上一点忙了,哪怕是面对人面魔蛇这般的灵府境凶兽,他也能造成一点点伤害。

但人面魔蛇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模样凄惨,可是战力却没有丝毫虚弱,嗜血地血腥完全激发,粗壮的蛇尾甩动,一座小山生生地被抽包,张嘴间便是一道可怕的黑暗流光,黑暗流光落在地上,地面瞬息间被腐蚀得千疮百孔,冒着森森白气。

就在战斗处于焦灼状态时,陈阳锐利的眼神突然盯向人面魔蛇的一处。

“星月姐,攻它腹部三寸位置。”

风星月面带寒霜,清冷的眸子闪烁着皎洁的白光,双手捏印。

“万千月芒”

身后明月光芒大亮,道道月芒如流光飞掠而出,温柔中带着恐怖的杀机,直奔人面魔蛇腹部三寸。

与此同时,风星月身化流光紧随其后,手中软剑寒芒璀璨,剑势席卷四方,让人不寒而栗。

人面魔蛇仰天怒吼,庞大的蛇身蜿蜒盘踞,浓郁的黑气笼罩周身,最终凝聚成一条黑暗大蛇,向着月芒撕咬而去。

黑暗大蛇不断前进,道道月芒不断被其磨灭,虽然威势不减,但表面的光泽却是逐渐暗淡,伴随着最后一道月芒的碰撞,黑暗大蛇终于坚持不住崩散开来,浓郁的灵气风暴出现,将风星月的身影完全掩盖。

人面魔蛇吐血猩红的蛇信剧烈喘息,刚才那一击令它消耗不轻,一时半会儿没缓过来。

突然,一道曼妙的身影从灵气风暴中破出,手中软剑巧如灵蛇,剑锋直指人面魔蛇腹部三寸之处。

“嗷…”

惊天的惨叫划破云霄,恐怖的音波席卷八方,大地上一时间飞沙走石,人面魔蛇疯狂抽击四周的大地,一座座小山爆裂成无数巨石,一块块巨石碾压成细小的尘沙。

风星月轻巧地拔出软剑,身如灵动的蝴蝶,转眼间便来到陈阳身旁,看着兀自疯狂的人面魔蛇,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叹,啧啧称道:“你这善恶真身是真的变态,竟然能看透敌人的弱点,真替你以后的敌人悲哀。”

陈阳咧嘴一笑,道:“这探知可不是无敌的,有很多东西我就看不透,比如说星月姐。”

风星月转过头,秋水美眸泛着点点水渍,对着陈阳轻轻一笑,笑容甚是妩媚,惹得陈阳面色一呆。

笑吟吟地看着陈阳色咪咪的眼神,风星月娇声软语道:“哦,你想看透我什么?”说话间将额前的青丝撩至脑后。

将风星月不可多见的妩媚尽收眼底,悦耳的声音晕绕耳畔,甜腻腻的,如情人互诉衷肠,陈阳心跳疯狂加速,砰砰声异常明显,直呼受不了。

努力压下翻滚的气血,陈阳哈哈大笑:“什么都想看透,不过那得要星月姐同意才行啊。”

在两人调笑间,人面魔蛇的动静越来越小,最终归于平静,一命呜呼。

风星月上前,很快便从人面魔蛇的腹中挖出妖核,并将之收入戒指,动作动作行云流水。

陈阳抱怨似的嘟囔:“妖核什么的都在你那,到时候你要是私吞了,我怎么办?”

“怎么办?求我啊,说不定姐姐会发发善心给你一些呢,呵呵。”

风星月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戒指,转头就走。

陈阳见状,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迈步跟了上去。

一路向前,越往前走,鬼物的身影越来越少,这一发现让陈阳二人心中警惕大增,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又行走一个时辰,二人放眼望去,只见前方的迷雾中,朦胧地可以看出一座山峰在远方伫立。

陈阳凝视着天边的山峰,脑海中的呼唤越发的强烈,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他明白了,一切的一切,就埋葬在那座山峰之中。

平复心中的激荡,陈阳看着风星月,凝重地说道:“星月姐,我们到了。”说话间指着远方的山峰。

风星月愣了愣,神色也有些复杂,兴奋、迷茫、恐惧等等交织心头。

不过很快,她洒然一笑,道:“到了就过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不是还有彼此吗?”

陈阳一怔,也是释然,对啊,不管发生了什么,至少他们不会孤单。

两人行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来到山脚,仰望着这起码有万丈之高的巨峰,二人的剑上充满了极度的震撼。

崖壁陡峭,怪石嶙峋,整座山如一把巨剑直插天际。

然而,最让人心神巨震的远不是这些,在陈阳面前,整座山峰处宛若刀削,光滑入镜,其上竟然刻着三个血色大字——

英!

雄!

冢!

大字与崖壁同宽,“英”字因为太高,在陈阳的眼里,几乎要成为一条直线了。

大字表面血光流转,犹如流淌的血液,千万年也不曾干涸!

“这字,怎么刻上去的?”陈阳心神巨震,感觉眼前的一切十分的玄幻,竟然有人能在如此巨峰上刻字,别说灵府境了,灵府境之上的强者过来都不可能吧?

“陈阳,你觉不觉得,这崖壁是被人一剑削出来的?”风星月也是震撼得头晕眼花,语气中带着满满的不确定。

陈阳重新将目光转移到山壁之上,越看越觉得风星月所言非虚,不由得重重咽了咽口水,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人做出来的?

足足缓了一刻钟,陈阳才稍稍将内心的激动平复,再次望向崖壁,一股强烈的豪情从胸腔内喷涌而出。

“星月姐,我决定了,将来的我,一定要成为这样的强者。”陈阳眼神充满着疯狂与炙热,脑海中幻想着如此强者的绝代风华,通天彻地,无所不能!

“回归现实吧,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你要是能成为这样的强者,我给你当地下情人都成。”风星月毫不留情地一顿批判与嘲讽,莲步轻移,寻找着对他们有所帮助的痕迹。

陈阳心中那滚烫的热血顿时凉了半截,不由得有些垂头丧气,不过还是嘴犟地说道:“记得你说的话,将来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你。”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自己成为绝世强者时,自己坐在椅子上,风星月恭敬地站在一旁,尽心尽力伺候自己的画面,泪水情不自禁地从嘴角流下。

风星月轻抚额头,内心十分的无语,自己认他这个弟弟就是个错误,真的是思想猥琐,好事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