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神修

只是随便转了转,风星月很快便有了发现。

“陈阳,你过来看看。”风星月大喊道。

“来了来了。”

陈阳快步走来,很快便被眼前的石门所吸引。

石门甚是宏伟,长宽皆有百丈,外表很普通,但仔细看便会发现,这普通外表的下方竟然有着灵光流转。

望着石门,陈阳仔细感应了一会儿,很快便是确认“没错,就是这,召唤之人就在这里面。”

来到石门前,风星月运转灵元,用力一推,表面灰尘沙沙飘落,而石门却是纹丝不动。

风星月有些惊讶,凭她半步灵府境的实力,就是这么一推,起码都有十万斤巨力,一座小山都能推倒,可她竟然推不动这石门。

风星月连续尝试一番,发现没用后也不再这上面死磕,转而开始研究门上的玄机。

“这墙上的纹路有些不简单啊。”

这时,陈阳也是走了过来。

仔细观察着门壁上斑驳杂乱的痕迹,陈阳隐隐有种感觉,这些痕迹上一定有着什么玄机。

“陈阳,你用手沿着这些痕迹走一走,好像有什么规律。”风星月烟眉紧簇,随着玉手的划动,她感觉抓住了什么,又感觉什么也没抓住,这种感觉真不舒服!

陈阳听闻,手指也开始沿着纹路划动,不过不知为何,当他接触石门的那一刻,他竟然感觉到一股熟悉。

两人的手指从一个地方划到另一个地方,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即便对方走过的纹路也重新感受了一遍,最后还不断地交流讨论,可还是一无所获。

“好像其中隐藏着什么,真像是鬼画符,看都看不明白。”风星月有些苦恼,双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分析了这么久,脑子有些疲惫。

“对啊,这就是个鬼画…符。”陈阳原本顺口的话语突然戛然而止,眼神飘忽,不知再想写什么。

突然,陈阳眼神骤然一亮,惊叫道:“我懂了,是字,这纹路是字。”

“字?那就是说,打开石门的答案就在这里咯。”风星月也是马上反应过来,红扑扑的俏脸上也是兴奋不已。

为了方便,风星月迅速拿出了纸和笔,两人开始一边感应着门上的纹路,一边记录着自己得到的字。

过程看起来很简单,但事实却是十分累人,想要感应这些纹路,就必须用灵元刺激加上大脑分析,陈阳还好,他有善恶真身的感知能力,所以做事效率比较轻松,可风星月就不同了,她只能靠着自己的大脑去逐个将纹路拆解,剔除不需要的线条,最后得到想要的字。

两人足足忙了一整天的时间,终于成功翻译完成了,看着纸上密密麻麻,杂乱无章的字体,两人的脸色很不好看。

“我他喵的吐了,还要整理,好累啊。”陈阳神情有些崩溃,翻译这些鬼东西已经够累人得了,脑子疼得像被针扎,还要整理,真的是折磨。

风星月的美眸中流露出一抹怒色,本小姐还没说什么,你这有感知的家伙竟然哭天喊地地说累,存心找骂是吧。

“拿着,把它也给整理了。”

猛地将纸呼在陈阳脸上,风星月气冲冲地走到一旁盘膝坐下,开始恢复状态。

“星月姐发什么神经啊。”

一脸懵地拿下脸上的纸张,陈阳心中疑问丛生,最后不得不感叹,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没办法了,陈阳只好老老实实地整理起字迹来,好在难点已经解决了,整理起来不算太难。

半个时辰后,风星月就被陈阳欣喜的呼唤弄醒了。

“星月姐,这次我们发了,你快来看看。”

风星月有些疑惑,接过纸张认真观看,不一会儿,绝美的俏脸上出现了一抹惊喜。

“这竟然是功法武技。”

陈阳脸上的兴奋依然没有褪去。

“对啊,而且看起来,品级还不低啊。”

风星月仔细品读,脸上的惊喜越发的浓郁,最后更是情不自禁地抱住陈阳,也不顾淑女形象了,激动地大叫:“陈阳,我爱死你了,哈哈。”

陈阳一头雾水,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反手搂住风星月柔嫩的小蛮腰,兴奋加享受。

刚开始,风星月还因为太激动没有查觉,但随着陈阳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她很快便意识到了不妥。

“陈阳,你是不是皮又痒了?前几天没被打怕是吗?”连忙将陈阳推开,风星月俏脸发烫,眸中带着点点愠怒。

“那个,星月姐,你有没有看出来,这是什么功法武技呀?”陈阳赶忙转移话题,心中有些虚,他怕被打。

“这武技名叫广寒宫阙,这可不是一般的武技,而是神魂武技。”

风星月没太过在意,也可能是她太兴奋了,于是便回答道。

“神魂武技?这是啥?”陈阳疑惑地问道,眼中透露着好奇,神魂武技这个词,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看风星月那激动地样子,应该很珍贵。

风星月解释道“说道神魂武技,那就要说说神魂了,拥有神魂的武者就会拥有名叫神力的可怕能量,神力不仅能用来探知,还能用来攻击与防御,这种武者我们称他们为神修。”

顿了顿,风星月继续道:“但是想成为神修特别艰难,除了那些天生具备的,普通人便需要达到灵府之上的归一境才能演化出神魂,进而成为神修。”

陈阳努力消化这全新的知识,想了想,问道:“星月姐,那最后一种成为神修的方法,是不是得到神魂武技。”

风星月连连点头,捧着纸张爱不释手,美滋滋地说道:“神魂武技可以助归一境之下的武者演化出神魂,进而成为神修,并且,如果神魂武技与武者自身的属性相符合的话,那么演化出的神魂会比天生的更强大。”

陈阳心中十分羡慕,很明显,广寒宫阙这本神魂武技十分符合风星月,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兴奋。

突然,陈阳想到了什么,询问道:“星月姐,我在开启善恶真身的时候会有感知,这算不算先天拥有神魂啊?”

风星月愣了愣,想了一会儿,不确定地说道:“应该不算吧,你的感知是你的武魂给予你的能力,这跟神魂的描述差太远了。”

“哦。”陈阳不由得有些失望。

风星月轻轻地拍拍陈阳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别想太多,天赋固然重要,可常言道人定胜天,不是吗?”

“嗯,星月姐,这些我懂得。”陈阳点头笑道。

之后,陈阳将目光放到另外一张纸张之上,之前整理的时候,他没有多认真去看,想到风星月得到了广寒宫阙,那么这张纸上的内容应该也不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