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大能级别的收获

紧接着,陈阳开始捧起纸张仔细研究,很快,他的身躯开始发抖,兴奋地发抖。

见陈阳这般,风星月不由得有些好奇,也是凑了过来观看,不一会儿,她武者红润的小嘴,眼中带着不可思议。

“剑道精解,竟然是剑道精解。”风星月激动地摇晃着陈阳的手臂,玉手死死地掐着,指甲直接陷进陈阳的肉里。

“疼啊,星月姐,你那么激动干嘛。”陈阳吃痛大叫。

“啊。”风星月赶忙放开陈阳的手臂,不好意思地说道:“姐姐只是太激动了。”

“德性。”陈阳将手中的纸张对着风星月一丢,转头继续研究石门。

风星月大惊,赶忙将纸张接住,怒声道:“你干嘛?”

这么重要的东西这家伙竟敢乱丢,这家伙真是欠教训了。

陈阳回头白了一眼,又继续研究着纹路,说道:“你别跟我说,你已经满足了?”

风星月恍然大悟,兴高采烈地加入到研究队伍中,这纹路可是宝贝啊,万一再看出点什么,就真是发财了。

只不过让二人失望的是,研究了半天,他们竟然看不出其他东西了,记录的永远就是广寒宫阙与剑道精解。

“算了吧,这种大能创造的东西不是我们能想象的,可能大能只想让我们得到一种,再怎样努力也没用。”陈阳感叹道。

“好吧。”风星月有些失望,不过心里也不是不能接受,能得到两样都算是恩赐了,做人不能太贪心。

二人又搜寻了一遍石门四周,可是什么也没发现,心中满是郁闷,什么鬼啊,这破门怎么打开啊?

“陈阳,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大门钥匙就在我们手里?”风星月突然说道。

陈阳愣了愣,随后马上反应过来,想到之前的纸张,确认道:“你说的是它?”

风星月点了点头,冷静分析道:“你想想,这门除了墙壁的纹路,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这是不是说明,纹路是唯一的方法,那我们从纹路上得来的至宝,是不是就是钥匙?”

陈阳眼前一亮,赞同道:“有道理,既然大能创造的作品不是我们能想象的,那么基于此,一切觉得不合理的东西就可能变成合理。”

风星月将两张纸拿出,将记载剑道精解的纸张递给陈阳,自己则是认真观看起了广寒宫阙,说道:“这附近没有妖兽,我们就先安心修炼吧。”

陈阳没有回话,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字迹,如老僧入定,饥饿的汲取着其中的知识。

风星月也不再言语,双方各顾各的修炼,空间再次陷入了寂静。

陈阳二人开始忘我的修炼,十天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剑,兵之皇者,进可攻,退可守,攻势锋锐无匹,剑光出,必见血。”陈阳双眸紧闭,神台空明,傲然立于天地,宛如一柄出鞘的战剑,锋芒无可匹敌。

“剑势,又称利势,以利字著称。”

说话间,陈阳周身剑势涌动,剑气凌空,锋锐无量。

“剑,杀器也,出剑,必带杀心,否则,无用。”

陈阳的脑海中浮现出曾经杀人的一幕幕,恐怖的杀气从陈阳体内迸发而出,周围的温度随之降低,剑身上,剑气与杀气交织,宛如一柄魔剑,渴望着鲜血与冤魂。

“剑主杀戮,非人之性也,人之初,性本善,人为剑主,不为剑奴,以意止杀,方为剑修。”

渐渐的,陈阳身上的杀气越来越淡,当杀气消失,一股浩然正气油然而生,而与之相反,剑身之上,杀意越发浓重,竟然化为实质,一缕缕黑气缓缓飘荡,同时也刺激着剑气越发森寒。

“持剑者,当明剑意,了剑心,剑意,百折不挠,剑心,一往无前。”

陈阳身上的气质越发超然,傲立天地间的他,以无声的姿态,宁折不屈的意志,一往无前的气势,宣誓着剑修的骄傲。

“剑之所指,心之所往,剑修者,修心,修意。”

斩兮剑缓缓而动,身随剑走,剑随心走,衣袖无风自动,一股意境油然而生。

“一剑光寒十九洲,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以利为尖,以快为身,一剑破万法。”

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天地间再也看不到剑的本体,陈阳也恍若消失,无数剑影横亘天边,如天女散花。

美丽,却又藏着无尽的杀机!

“极”

“影”

“剑”

低吟声在空间中飘忽不定,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可就在这一声落下,世界变了。

无穷剑影突然光芒大亮,世间一切在剑影之下皆显得黯淡无光,这世界仿佛只有一个主旋律,那就是剑。

剑,主宰者一切,也毁灭着一切。

“咻咻咻”

一道道破空声猛然响起,道道剑影落下,空间竟然被划出淡淡地波纹,剑光所及,一切都是那么的脆弱。

“呼”

陈阳的身影再次出现,睁开双眸,轻吐一口气,看着四周满是疮痍的地面,眼神中带着丝丝笑意。

剑道精解果真超凡脱俗,仅仅十天时间,竟然让陈阳的剑道更上一层楼,正式进入到剑势小成。

武者感悟天地大道以求长生,而道之起始为势,势分四境,小成、大成、巅峰与圆满。

在与丑剑交手之时,陈阳虽然领悟剑势,但却并未真正迈入势的门槛,只能算是半步剑势,而如今,通过剑道精解,他终于成功迈入求道之路,成为一名真正的剑修了。

不仅如此,陈阳还从其中悟出了杀势,更是将极影剑改良翻新,加上之前剑灵气,他自信,灵元境三重都有能力交锋。

“我的积累已经很雄厚了呀,可为什么还是不能晋级灵元境?”陈阳十分苦恼,早在前几天他就已经感知到灵元境的瓶颈了,以他如今的积累,只要一个冲撞绝对能破开,可是不知怎的,一股冥冥的力量使他的力量根本碰不到这瓶颈。

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了,陈阳将目光转移至远方盘坐的倩影上,喃喃自语道:“星月姐天赋可怕,武道走的更远,广寒宫阙也不必剑道精解差,相比也是收获满满。”

在陈阳思想飘忽间,大地突然微微颤抖,目之所及,地面有许多处开始崩裂,一道道沟壑突兀出现,其中传出的能量波动,令人心悸。

陈阳震惊地望着这一切,他发现这些动静似乎有着某种规律,大致分析,似乎是以风星月为中心的。

“什么情况,难道星月姐出了意外。”

陈阳心中有些担忧,想要过去,可是已经太迟了,在他前方已经出现了一道可怕的深渊,深渊中有炽热的岩浆在汹涌澎湃,一块块巨石掉落,瞬间就变成虚无。

“喵的,怎么办啊,星月姐到底在搞什么啊。”此时的陈阳就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得团团转,却又无可奈何。

这时,异变突生,风星月的上方,无边的亭台楼阁缓缓出现,有金碧辉煌的森严大殿,有小桥流水的淳朴人家,更有生机勃勃的巍峨群上。

然而这一切都是陪衬,在万众的中心,一道宏伟的纯白宫殿直入云霄,皎洁的明月悬挂其上,二者交相呼应,美不胜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