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风星月的劫

明月中,一道绝美倩影出现,而后缓缓凝实,纯白纱裙,曼妙身段,清丽柔和的面庞,很有肉感的苹果肌,越看越美,赫然便是风星月。

风星月席地而坐,怀抱玉兔,轻靠在桂花树上,画面温柔唯美。

望着此番宫阙奇景,陈阳的内心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平静,此时,陈阳也明白了风星月的情况。

“在这地方突破也好,无人打扰。”陈阳双手合十,为风星月送上最真挚的祈祷。

“轰隆隆”

岩浆突破了地面的封锁,怒龙般直冲天际,一道道岩浆火柱从头顶缓缓汇聚,将风星月团团围住,须臾间,一座岩浆决斗场大功告成。

当一切完成,风星月前方的地表突然大规模开裂,一只恐怖狰狞的巨兽缓缓爬出,像是从地狱而来,巨兽浑身赤红,皮肤表面有岩浆滚滚流淌,呼吸间带着一股灼热的热浪。

“这大家伙什么鬼啊,贼老天你玩人是吧,这让星月姐怎么活?”看着这恐怖的地狱巨兽,陈阳怒声谩骂。

这几天来,他见过无数的妖兽与鬼物,甚至远观过一只归一境的绝世妖兽,可就算那只归一境妖兽,与这地狱巨兽相比,也是犹如萤火与皓月,不是同个层次的。

渡劫时放出这种怪物,这不是存心不给活路吗?

风星月缓缓睁眼,望着眼前的地狱巨兽,眼神一片平静。

她缓缓站起身,手中光芒一闪,一柄软剑瞬间出现,剑尖直指地狱巨兽,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位勇敢的女骑士,向邪恶的恶魔发起无声的挑战。

“吼”

地狱巨兽仰天怒吼,擎天柱般的四肢缓缓迈动,向着风星月奔腾而去,沿途中岩浆翻滚,大地消融。

风星月眼中毫无惧色,周身月芒与神芒交相辉映,滔天神力直冲云霄,震得岩浆牢笼剧烈颤抖,仿佛随时都会崩塌。

她身化流光,宛若瞬间移动,转眼便横移千丈之远,避开了地狱巨兽的野蛮冲撞。

“广寒宫阙”

随着一声娇喝,神力威压不断暴涨,风星月头顶上方,广寒宫阙如泰上压顶般直奔地狱巨兽而去,誓要将它永远镇压。

广寒宫阙所过之处,空间如水波般剧烈颤抖,恐怖的威压席卷八荒六合,还未落下,大地竟已开裂化为尘埃。

这绝对不是星月姐该有的实力。陈阳凝望着打得天崩地裂的战场,心中震撼的同时闪过浓浓的疑问。

太强了,双方实在强的离谱!

地狱巨兽嗜血狂暴,疯狂践踏大地,轰然间,一道百丈大小的巨型岩浆柱带着浩瀚的天威直冲天际,向广寒宫阙咆哮而去。

“轰”

一朵数千丈的蘑菇云横亘天边,天灾般的灵气风暴无差别席卷空间,陈阳大惊,赶忙脚踏无影步,躲在一处巨石后方。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幽幽轻叹环绕耳边,似哀怨,似凄苦,似心伤!

天边,广寒宫阙突变,无论山水田园,还是巍峨殿阙,皆透着凄凉孤寂之意,即便是远在数千米之外的陈阳也不禁感伤落泪,无尽的彷徨晕绕心头。

连忙稳住心神,陈阳有些惊悚,只是观战,自己竟然就道心不稳了。

这威能太恐怖了,这攻击要是砸向他,陈阳毫不怀疑,他有千百条命都不够死的,心中有些担忧,感觉这位置还是不太安全啊。

强如地狱巨兽也被感染,魔瞳火光微微暗淡,周身的狂暴也消退了几分,不过想要解决它,这招还是远远不够的。

地狱巨兽很快便回过神来,兽口有节奏地低声吟唱,一道道深奥玄妙的音符环绕在其巨大的身躯之上,深渊中,炽热的岩浆再次爆发,将地狱巨兽团团包裹。

“镇”

风星月看到这一幕,决定先下手为强,心念一动,广寒宫阙浩浩荡荡地直冲而下,神力激荡,所过之处皆难逃镇压的厄运。

当宫阙杀至跟前,地狱巨兽也完成了蓄力,岩浆尽数流入皮肤之中,一头更为恐怖的怪兽映入眼帘。

怪兽浑身裹着血红色石铠,其中红光流转,背与四肢长着密密麻麻的尖刺,狰狞凶悍,尾部缓缓甩动,留下阵阵音爆。

周身红光耀天地,地狱巨兽举起擎天兽臂,咆哮着向宫阙攻去。

二者悍然相撞,气浪席卷,宫阙剧烈摇晃,青山开始崩裂,原本平静无波的湖水掀起惊涛骇浪,一片末日景象。

地狱巨兽也好不到哪去,嘶吼惨叫间,血红铠甲寸寸崩裂,火红的血液大片落下,带起灼热的蒸汽,庞大兽躯逐渐埋入地下。

战场陷入僵持,天威席卷,双方皆带着必杀的信念,全力输出,誓要与对方死磕到底。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狱巨兽的模样更加凄惨,腹部都因承受不住而出现爆炸,反观风星月却是毫无伤痕,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然而,陈阳眼中却是露出浓浓的担忧,虽然不知道风星月为何如此强大,但他肯定,这股力量一定是外来的,根本不属于她。

既然是外来之力,那么就一定有时间限制,用的时间越久,她的身体总有一刻会承受不住的。

陈阳双手合十,不停祈祷着地狱巨兽赶紧去死。

可天不遂人愿,宫阙上方,一轮明月突然暗淡,宏伟的纯白宫殿开始由上至下寸寸消弭,青山连绵爆炸,宫殿接连倒塌。

风星月清冷的俏脸骤然惨白,七窍处鲜血不断渗出,娇躯突然毫无征兆地炸出一片血雾,洁白的衣裙瞬间被血色浸染,气息开始逐渐萎靡。

“星月姐。”陈阳惊恐大喊,心中一片焦急彷徨。

祸不单行,原本命悬一线的地狱巨兽突然暴起,怒吼间,丝毫不顾伤痕累累的身躯,撑着广寒宫阙一点点的前进,望着风星月,嗜血地兽眸尽是残暴。

风星月身形不断暴退,神魂极力控制着广寒宫阙,试图将局势再次搬回从前,可周身的神力不断流逝,根本就是有心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