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绝境中的家主一脉

“快看,那是血斗楼的队伍,天哪,竟然是荒狼!”

惊呼声此起起伏,远处,血斗楼之人骑着荒狼缓缓而来,幽绿的狼眼中尽是残忍与嗜血,目光扫视下,众人皆是脊背发寒,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

最前方也是最强大的荒狼背上,韩蛮大刀阔斧稳坐其上,虎目中精光闪烁,壮硕的身躯中蕴藏着霸道的力量。

“不愧是韩蛮,气场十足,即便我离他很远,依然能感觉到极强的压迫感。”

“那是,人家可是血斗楼当代领军人物,灵元境五重,主修肉身,听说他已经将《血斗气》修炼到极高的层次了,当年独闯妖兽之森就可见他的可怕。”

血斗楼之后,各大势力的队伍纷纷而来,浩大华丽的排场让众人应接不暇,直呼过瘾。

“哇!这是南宫家族的踏云兽吗?好霸气啊!”

“南宫云霄好帅啊,爱死了!”

“天人会的火云鹤,仙气十足啊!”

“快看呐!那是褚人杰,听说他拥有罕见的空气武魂,一手空气爆裂可讲方圆百丈寸草不生,虽没上潜龙榜,但实力绝对不输于江辰韩蛮之流。”

“………”

“你们看,那是风家的队伍,风家来了。”眼尖之人大呼。

这一刻,风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两支队伍泾渭分明地缓缓驶来,虽说皆属风家,但排场却相差甚远。

左边队伍相当豪华,天空之上,上百只青衣鸟一字排开,翅膀挥动间,犹如靓丽的青色彩带,令人叹为观止,地面上,火角兽身披红鳞,脚踏烈焰,整齐划一地迈步,霸气侧漏。

最前方,威严的火角兽王宽厚的脊背上,风如歌傲然而立,剑眉星目,器宇轩昂,一众长老骑着火角兽拱卫其左右,气势如洪水猛兽,更是衬托出风如歌的不凡。

然而就在这豪华队伍的身旁,风家家主一脉就显得十分磕碜,虽然身下坐骑十分威武,乃是拥有森林猎手之称的紫翼雄狮,可是队伍之中却只有区区两人,一人是风家家主风如海,而另一人便是风家少主风如烈,两人并肩而行,着实尴尬。

“这两人是来搞笑的吧,就这还好意思拉出来丢人现眼?”有人肆无忌惮地大声嘲讽。

“你懂什么?这叫文明观猴,他们就是来搞笑的。”有人开声就必定有人起哄。

“唉,看来风家家主一脉是真的堕落了。”见此情景,有人扼腕叹息。

“据说是遭人打压了,上一届的风云会我就在场,当时的凤家家主一脉可是相当气派的。”头脑清醒者理智分析。

“就这样还出来干什么?让他们滚回风家去。”

“滚回去,别丢人现眼了。”

“滚回去。”

“……”

谩骂声此起彼伏,声浪一重高过一重,白万人齐心之下,音波带着排山倒海之势向着风如海与风如烈二人碾压而去。

风云会上,各大家族高层或冷漠、或诡异、或讥讽地看着二人,咎由自取,惹谁不好,偏要与大人作对,当时只要交出风星月不就万事大吉了吗?为了一个女人去招惹庞然大物,这就是下场!

“家主,您看大伙都不待见你们啊,要不,您就顺了大家的意,回风家吧?”风如歌身旁,风墨长老斜睨着眼,阴阳怪气。

话音刚落,一众长老与弟子就跟着起哄。

“对啊对啊,您看你们着排场,不说后无来者,前无古人还是有的吧,你们怎么就好意思呢?”

“怎么就你们两个呀,风星月与陈阳那个废物呢?怎么不见了呀?不会是怕死,跑了吧?”

“诶哟喂,那我们之前的约定怎么办呀?要我说,就应该将那个废物拉出来碎尸万段,你看,现在多丢人呀。”

“……”

风如烈再也忍不住了,怒目圆睁:“你们闭嘴,你们连给我大哥提鞋都不配,一群吃里扒外的畜生。”

“哟,这就开始生气了呀,我说的有错吗?如果不是怕死,那陈阳这个废物为什么不敢来?”

“就是就是,肯定是怕了,也许啊,是被你们藏起来连夜送走了吧,这种人也配称为天才,蠢才吧。”

“……”

风如烈气得脸色酱紫,正要反驳,可是却被一旁的风如海拦下了。

风如海脸色平静:“大家同属风家,没必要真的阴阳怪气的,要斗回风家斗,在这里骂来骂去,给外人看笑话吗?”

一众长老与弟子正要开口,但却被风墨拦住了,虽然两脉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但是在外人看来,他们都属于风家人,大庭广众的内斗只会有弊,没有利。

鼻腔处冷哼一声,风墨冷笑:“这次风云会,你最好别让你儿子进去,不然,死在哪个妖兽肚子里,可怪不得别人。”

说完,风墨目视前方,也不再看二人哪怕一眼,四周也讥笑地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去,最前方,风如歌嘴角微翘,显然,他对这样的情况很是满意。

充血褪去,风如烈脸色惨白如纸,瞳孔中一片涣散,整个人如抽光了力气,姐姐走了,大哥也回不来了,不到成年的他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如烈,你知道想要成为一名强者,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吗?”风如海脸上古井无波,也没在意风如烈是否会听,继续说道:“强者之所以成为强者,就是因为他有百折不挠的道心,即便身处绝境也依然有为生而拼命地勇气,这一点,月儿有,小阳有,而你,没有。”

风如烈呆滞的瞳孔微微波动,死寂的眼神渐渐有了波动。

“抬头看着这些人。”风如海指着茫茫人海,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只有弱者,才会在别人穷困潦倒的时候叽叽喳喳,这也注定了他们只能成为别人的背景板,记住,武道这条路上,一帆风顺的人都会死绝的,想赢,就踩着所有看不起你的人上去,这是你唯一的出路,也是我家主一脉唯一的出路。”

望着这群肮脏的嘴脸,听着耳边铺天盖地的嘲笑,风如烈的目光渐渐焕发了生机,没有了之前的呆滞。

“曾经,你姐姐为了我们,硬生生地拼了一条血路,如今,她不在了,但是我们还活着,接下来的路,我们去拼,别让你姐姐失望。”

风如海雄浑的声音在风如烈耳边炸响,眼眸深处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强烈的不甘充斥着内心,这一刻,他脸上的稚气消失不见,整个人在一瞬间成熟了许多。

良久,他沉声道:“爹,我明白了,曾经的我真的太幼稚了,总想着依靠姐姐,如今姐姐走了,我就自己变成那个依靠,我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