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栽赃陷害

众家族落席,每个家族区域都安排了大约数百的座位,即便如此,每个区域都做的满满当当。

风家众人也落座,风如海为家主,风如烈为少主,自当坐于中央位置。

事实也的确如此,可是,在众人的有意下,中间一块,除了二人,其他位置却是空无一人,在泱泱人头中显得格外突出。

“哇哈哈!笑死我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落座方式啊。”

“还真的是看猴啊,是我早就跑了,他们两个就不觉得尴尬吗?”

“尴尬能怎么样?别人是有排面的,跑了就真的颜面扫地了。”

“……”

铺天盖地的嘲讽声再次压来,不过这一次,风如烈只是眼神略微闪动,而后依然安静地坐着,仿佛没有听到。

目睹风如烈的反应,风如海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这次虽然颜面扫地,但是却让风如烈具备了强者该有的心性,不管之后怎样,一切都是值得的。

“咻咻咻”

道道破空声从天边而来,一道道流光掠过,最终落在了风云会场的中央,流光隐去,一名名男女接连出现。

男女都还算年轻,看面相约三十来岁,放眼望去,男的阳刚,女的靓丽,最令众人吃惊的是,这群青年的气息格外强大,皆处于灵府境,貌似境界还不低。

在众人目光都在他们身上时,天边又传来了一道爽朗的笑声从四面八方贯来。

“哈哈,五年过去了,又出了不少好苗子啊。”

众年轻的前方突兀出现两道苍老人影,老者笑容温和,目光扫视下带着淡淡地欣喜。

当老者出现,天地间仿佛多出了一股神秘的力量,乌泱泱的人群就这么停止了喧闹。

“风老,云老,没想到这届还是您俩啊?学生真是开心得很啊。”江家席上,江家家主江离抱拳躬身,面露欣喜。

场外,众人脸色呆滞,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身为一代巨头的江家家主竟然是这两名老者的学生,这消息对于他们来说真就是惊天啊。

“呵呵,一把老骨头了,就喜欢看看年轻人朝气蓬勃的脸儿,这样,也能我这凉了的心啊,有那么点热血。”云老捋着白胡子,笑呵呵的,就像一位和蔼的邻家老爷爷。

“诶,云老说过了,您如今可是风云宗的肱骨啊,身体绝对是没的说的,我们可盼着您能多教教我这劣子呢。”血斗楼主神色真诚,粗犷的脸庞笑容满面。

“哈哈,云老头,就凭楼主的话,你可就不能死啊,我也盼着能跟你多来几届风云会呢。”一旁的风老拍着云老的肩膀哈哈大笑。

寒暄过后,云老笑骂:“现在是风云会,是年轻人的舞台,你们这群老家伙抢什么风头,赶紧闭嘴。”

云老环视一圈,不经意间流露的气势让空气凝重,正色:“五年过去,新一届的风云会又开始了,相信在场的年轻俊杰们都已忍耐不住了吧,那么老夫也不多说了,风云大会正式开始。”

紧接着,风老接口:“大会分为两个阶段,现在,宣布第一阶段的比赛:百人大混战!”

“在一个区域内,一百名同境界的年轻俊杰们开始大混战,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将你身边的队友一一淘汰,在此期间,你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但是要记住,严禁杀人,杀人者永久失去进入风云宗的资格。”

风老退后,云老上前,宣布:“灵元境三重以上的武者直接免去考核,现在随机点人,点到的俊杰们进入比赛场地。”

云老大手一挥,身后的男女纷纷取出一张白纸,白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名字。

随着一道道清亮的声音,陆续有武者走进相对应的区域,或紧张兮兮,或闭目养神,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风如烈不时抬头望向场外,目光中隐隐带着期盼,希望能看到某个身影,可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皆是化成了泡影。

风如海轻声叹息,安慰地拍拍风如烈的肩膀,虽然内心埋怨风星月,但是对于女儿的做法,他却是双手支持的,想要栓住一个人的忠心,雪中送炭是最好的方式。

可是去天落涯那个鬼地方,这不是…

唉…

风云会参加的最低门槛为引灵境九重,因此,场中分为四个大区域,每个区域有三四名负责人,以保证参与者安全。

“陈阳”

引灵境九重区域,清朗的声音响起,只不过这次,选手中却迟迟没有人走出。

“陈阳”

还是没人回应,负责人眉头一皱,不由得看向云老与风老。

“陈阳小友,来了就现身吧。”

云老温和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可依然没有人回应。

“划了吧。”

风老不耐,他最讨厌不守时的人了。

负责人应是,准备念下一个名字。

“等等”

这时,长老风墨出言打断,一时间,场上所有人的目光均是望向他,与此同时,风如海与风如烈的心咯噔一跳,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被如此多人注视,风墨的心中有些激动,他双手抱拳,笑道:“风老,这个陈阳为何没来,在下知道原因,不知各位可否听在下一言。”

见是风墨,风老稍提精神,饶有兴趣:“说说。”

心中得意,风墨清了清嗓子,声音带着忧伤:“说道这个陈阳,就不得不说风某与家主的赌约了,唉,其实也怪我,当时如果狠下心去阻止,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众人眼神诡异,你大长老一脉与家主一脉如今水火不容,在场谁人不知,现在狗哭耗子,肚子里指不定多少坏水呢。

不过所有人还是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势力间的八卦,谁不想知道呢?

风墨神情悲痛:“这个陈阳是前不久加入我风家的,为人自大,肆意妄为,刚来风家便侮辱我风家子弟,但凡出手,不把人打得重伤垂死誓不罢休,如此心性,不配为人。”

“你胡说,明明是你们先置人于死地的。”风如烈冷声,这老狗果真阴险,竟然颠倒是非。

谁知,听见风如烈的怒斥,风墨笑容诡异,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质问:“我胡说?那孽障仗着自己有几分天赋,肆意妄为,未入风家便斩杀风家子弟,证据确凿,你可敢否认?”

“那是你们欺人太甚,两个灵元境武者去杀一名引灵境八重,不觉得羞耻吗?”风如烈此刻怒火中烧。

风墨冷笑:“哈哈,有谁听说过引灵境八重能斩杀灵元境的?两名风家子弟本打算与陈阳切磋武技,却没想到那厮竟趁他们不备,突下重手,导致一人死亡。”

说到这,风墨神情越加悲愤:“你不想承认又如何?本长老自有证据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