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终来

“风号。”

话音落下,风家席上,一名锦衣少年连忙站起,恭敬抱拳,激动道:“弟子风号未经允许,斗胆在此痛诉陈阳罪行,届时甘愿领家罚。”

风号顿了顿,用尽全力大吼:“半月前,我与弟弟风韩见陈阳修炼,心生欢喜,便过去与他切磋,没想到他竟然趁风韩收手之时痛下杀手,一剑将他首级割下,可怜风韩死不瞑目啊!”

说道这,风号放声大哭,声音悲切,令人不禁心生伤感。

“这陈阳也太可恶了吧,明明是切磋,竟然伤人性命,真是无耻。”

“就是,根本不配为人子,这就是畜牲。”

“……”

见群情激愤,风墨觉得时机成熟了,出面怒声:“陈阳罪行累累,不配为人,之后的家族会议上,我等长老恳请家主严惩此子,但家主宅心仁厚,念此子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便有意教导他,我等理解家主,但却为遭遇毒手的子弟不甘,因此,我等与陈阳定下约定。”

这时,风墨的声音突然高亢:“风云会上,若陈阳夺得头筹便给予他核心弟子之位,否则便给予重罚,可如今,陈阳此子却迟迟不来,想必是畏惧潜逃了。”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好大的口气,竟然以风云会头筹作为赌注,这陈阳有没有脑子啊。”

“无知就是最大的愚蠢,区区引灵境便敢大放厥词。”

“不知死活,到底是怎样的父母才能生出这样的畜生啊。”

“还有这风家家主也是脑抽,这种人竟然也要保。”

“……”

天骄尊席之上,潜龙榜前十之人霸气端坐,每个人的眼中带着丝丝不屑与讥讽,风如歌便是坐于其上,眼中笑意连连。

这风墨够狠,竟然在风云会上来这么一出,利用风云会的民意对风家家主一脉施压,只要处理不当,家主一脉便不只是颜面扫地,连立足的威望都会被摧残殆尽,更可怕的是,人群中可是混杂着风家普通子弟,他们对此事根本毫不知情,只要稍微酝酿,风如海家主之位必定不保。

这…就是个死局!

一时间鸦雀无声,全场的目光皆聚焦在风如海身上,人群中,风家子弟眼中更是闪烁着诡光。

风墨面色激愤,心中疯狂大笑,如此局面,无论风如海怎么说都是错,威望必定大失,大长老做上家主之位便是指日可待了,自己一定会获得数之不尽的财富。

贵席上,风老轻挑白眉:“如海,确有此事?”

这一问,风如海的心更是沉入深渊,本打算沉默应对的他此时已经不得不开口了,心中重重一叹,家门不幸啊!

“呵呵,老狗,话都被你说完了,你让我说什么?”

这是,一串清笑声如平地惊雷,在众人的耳边炸响,原本凝重如水地气氛瞬间如戳破的气球,一泄如注。

暮然回首,天边,两道身影越来越近,男的英俊帅气,飘逸潇洒,女的清丽绝美,清冷出尘,光辉洒下,如仙似神。

望着曼妙的倩影,负责比赛的青年男女瞳孔骤然一缩,神色复杂,风老与云老脸色也是微微波动,心中有些意外。

“陈阳,风星月。”风墨惊呼,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他们以为陈阳畏惧潜逃之时,以为一切都大功告成之际,陈阳回来了!

“大哥,姐。”

风如烈欣喜若狂,欢呼出声,身旁,风如海沉默不语,但谁都能看见他脸上的激动。

到底是城府极深,风墨很快反应过来,指着陈阳,大怒道:“陈阳孽子,你还有脸过来,风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呵呵,如果我不来,我弟弟与如海叔叔的脸就被你们丢尽了,我们属于风家,可不属于你们。”陈阳轻笑,清朗的声音传遍整个风云会场。

风墨大喝:“竖子放肆,我是风家二长老,你是风家子弟,按辈分,我是你长辈,你放了错,身为长辈难道不应该指责吗?”

陈阳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大笑:“哈哈,一个想弄死我的人竟然好意思当我长辈?风墨老狗,你是一把年纪全是白活了。”

风墨大怒,脸色泛着铁青,这陈阳左一句老狗,右一句老狗,想他成为风家二长老几十载,还从未受过如此屈辱。

风如烈心中一阵解气,直呼大哥牛逼,果然,大哥终究是大哥,三言两语就将这阴险老狗气个半死,自己真是菜,看来还得多学学!

吃瓜群众也是忍俊不禁,窃窃笑声不时传来,让得风墨更是怒发冲冠。

“竖子,目无尊长口出狂言,本长老就带你父母教训你。”

说话间,风墨灵元暴走,灵府境巅峰的恐怖气势碾压而来。

风星月柳眉轻挑,清冷的眸子扫向风墨,面如寒霜:“你动一下试试?”

风墨的气势戛然而止,之前因为在气头上,他竟然忘记了风星月就在陈阳身边,这娘们可不是他能惹的。

深呼吸,心中的怒火平复,风墨再次展现了他深沉的程度,阴声道:“风老,陈阳此子目中无人,风云会上竟敢姗姗来迟,若不严惩,恐众人不平啊。”

云老沉思,而风老却是立即接口:“是这个理,陈阳,你严重影响风云会进展,可知罪?”

陈阳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心中有了计较,这风老应该是与这老狗同流合污了。

不过陈阳也不在意,如今的他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弱小如蚂蚁的引灵境了,既然他们想玩,自己当然奉陪到底。

脸上堆着笑容,陈阳高声道:“风老大义,小子甘愿受罚。”

风老看向风墨:“这是风家之事,你来出罚吧。”

见此,风墨阴笑:“谢风老,陈阳,之前你便是引灵境九重,如今怕是晋级灵元境了吧,只要你赢过风号,就让你进场”

风号大喜,这个月他无时无刻在想找陈阳报恐吓之仇,也因此执念,他就在不久前便有了突破,如今,机会终于来了!

陈阳看着激动地风号,笑容逐渐诡异,询问道:“老狗,你确定?能杀人吗?”

风墨脸色毫无波动,自动过滤了陈阳的嘲讽:“生死有命,风号,上台。”

风号早已忍耐不住了,纵身一跃落在空地之上,大喝:“废物,上来受死。”

“有什么想法大胆去做,就算天塌了也有姐姐给你顶着。”

身旁,风星月向风如烈与风如海走去,温柔的仙音轻声细语,说的话却是如此霸气侧漏,撩得陈阳的小心脏砰砰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