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无限霸道

陈阳晃晃悠悠地上台,笑得玩味:“你就这么想死?”

风号怒气上涌,他最看不惯陈阳这种眼神,与曾经一样,令人厌恶。

“波动拳”

气势外放,凶悍的灵元席卷,风号沉腰收腹,单手握拳,带着巨兽般的威势向陈阳攻去。

“灵元境三重,没想到这风号到达了灵元境三重。”

“气息有些不稳,应该是最近突破的。”

“陈阳死定了,刚入灵元境与灵元境三重的差距根本无法衡量。”

“……”

看着越来越大的拳头,陈阳脸上的玩味越来越浓,眼神却是如鹰般犀利。

“死吧”

风号怒吼,暴走的灵元凝而不散,直奔陈阳面门,欲将他爆头。

“蝼蚁之怒”

声音轻飘飘的,紧接着,风号前方的身影渐渐虚幻,剑芒闪耀,如白驹过隙,强烈的死亡气息晕绕心头。

“不”

张嘴,可是声音却是说不出口,风号只觉得天旋地转,随后两眼一黑,意识坠入无尽深渊。

四周寂静,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即便是天骄尊席之上的年轻俊杰也是眼神一凝,刚才那一剑他们竟然没看清。

震惊过后,暴风雨般的喧嚣响彻整个天地。

“卧槽,这陈阳这么强的吗?一招竟然把风号秒了,他竟然没显露一丝气息。”

“这怎么可能啊,灵元境一重怎么可能秒杀灵元境三重?”

“可能他不是灵元境一重呢?”

“你是傻子吗?你什么时候见过引灵境跨过灵元境门槛后还能再升一级的?”

“……”

“没意思,这家伙也太菜了吧,还以为他能让我多来两剑。”

陈阳失望地摇头,斩兮剑舞了一个剑花,将剑身的鲜血甩去。

观众无语,什么叫给你多来几剑,一剑就将人家斩首了,多来几剑想分尸吗?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吗?要不要这么装逼啊。

“真装逼,不过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顺耳呢?”

“对啊,不知道为啥,我突然对他有点崇拜了。”

“废话,你要是有实力,吹上天别人都觉得你是对的。”

“……”

“陈阳,风云会上擅自斩杀年轻俊杰,你该当何罪?”风墨大哥,本就阴沉的老脸此时快要滴出水来了,皱纹如老树盘根,很是狰狞。

“咦,我之前好像听到有只老狗说生死有命的呀?难道是我听错了,对不起啊,我道歉,果然,人还是听不懂犬吠的。”陈阳英俊的脸上满是疑惑,眼中满是苦恼,真诚地向风墨鞠了一躬。

一句话,众人顿时哄然大笑,笑声带着刺耳的嘲讽,这风墨可真是脸皮都不要了,之前说的话他们也是听到了的。

绕是风墨心机深沉,此时也是面色涨红,心中懊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平常精明的他竟然频频失误。

“就算你们之间有过约定,可是风云宗也有明确规定,风云会上不得杀人,陈阳,你可知罪?”

苍老的声音如暮鼓洪钟,震得陈阳双耳失聪,神海中一片惊涛骇浪,像是要爆裂开来一样。

“哼”

凤玉瑶冰冷之音仿佛有股无形的魔力,翻腾的神海瞬间归于平静。

“你是废物吗?要不是本座出手,你已经是个白痴了。”

陈阳吓得一身冷汗,心中阵阵后怕,他喵的,幸好有凤玉瑶在,不然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杀意无限,陈阳愤恨地看向风老,这老东西表面一副道貌岸然的,没想到比风墨还要阴险狠辣。

“你个老东西是瞎子吗?我和这条老狗的事情你个老东西插什么嘴,现在想着拿风云宗的规矩压我,早干嘛去了?你这老不死的…”

对于这种老阴子,陈阳向来不会口上积德,骂人脏话如连珠炮一样张口就来。

陈阳这里是骂嗨了,包括天骄俊杰与云老在内的所有人却是看呆了,卧槽,这家伙什么情况?这也太彪悍了吧?骂风墨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风老都骂,难道他不知道这位可是连各大家主都要执学生礼相待的,他想死吗?

风老也是被骂蒙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脸色铁青,话语一字一句的从牙缝中挤出:“你再说一遍?”

汹涌澎湃的杀意令天地也是变色,空气仿佛凝固了,无穷压力下,陈阳脸色酱紫,根本无法呼吸。

众人皆在气势之下战栗,他们丝毫不怀疑,陈阳死定了。

“老东西,你再不收了气势,信不信我当场把你收拾了?”

清冷的妙音带着丝丝杀意,天地间骤然亮起点点星光,炫丽,却带着无尽的杀机。

风老神情一滞,深呼吸,苍老的面容转向风星月,淡声道:“风星月,你确定要保他?”

“我可以理解成,你在威胁我吗?”风星月一字一句,明媚的眼眸尽是寒意。

众人神色震撼,脑子都有点转不过来了,这可是风老啊,能让超级家族的家主执学生礼相待的人物,起码也是归一境的绝世强者吧,风星月面对他时竟然如此强势,还带上了反威胁。

风老努力将怒火压下,直视这风星月的双眸:“呵呵,即便你身为宗门真传,也不能够随意干扰风云会,陈阳此子公然杀人,无视宗门规矩,老夫作为风云会负责人,有权对他施以惩戒。”

风老以为,只要搬出宗门规矩,风星月可能会忌惮三分,可是很快,他发现他错了,大错特错。

风星月掩嘴轻笑,言语中尽是不屑:“宗门规矩?呵呵,这些年我做的事,你见过有几件是将规矩放在眼里的?老东西,我风星月把话放这了,你要是敢动我弟弟一根汗毛,信不信我让你永无宁日?”

“你放肆,我是宗门长老,你只不过是宗门真传。”风老大怒,音波掀起阵阵音爆。

风星月气势依旧如虹,寒声道:“你可以试试。”

众人神情恍惚,哪怕是那些天骄俊杰的神色也是变幻不定,如果情报没错的话,风星月应该是上一届风云会才进风云宗的吧,仅仅五年时间,她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让风老如此忌惮,或者说…畏惧!

他们看向自家家主,却发现家主的眼神格外平静,仿佛都已经知道了结局如何,而如今的一切就是往这个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