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以一敌十

风老脸色变幻不定,心中剧烈挣扎,最终还是收回了威压,漫天杀意消弭无踪,就像是一切都没发生过。

“呼”

一切尘埃落定,观众屏住的呼吸终于得到了喘息,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这一切真是太刺激了,想想都觉得梦幻。

我嘞个去,星月姐这么厉害的吗?心中感叹着,陈阳颤颤巍巍地站直,挺胸抬头,讥笑地看着风老:“老王八,看来你还是不行啊?啧啧,没想到你人老了,连狗胆都没了。”

席上,风星月掩嘴轻笑,这家伙嘴真损啊,骂人的话层出不穷,挺可爱的。

一旁,风如烈将脸凑了过来:“姐,你怎么笑得与以前不一样啊,好像花痴诶?”

“滚,没大没小。”

席上,风老怒火中烧,望向一旁微眯着眼,默不作声的云老:“云老头,对于拖延风云会进展之事,如果就这么过去了,你觉得外人会不会说我们纵容包庇?敷衍了事?”

云老晃了晃脑袋,笑容中带着无奈:“唉,这人老了,就是容易犯困,我什么也不知道啊。”态度上摆明了不想参与进来。

“风老说得没错,如果就这么敷衍了事,岂不是让天下之人笑话?必须得严惩。”此时,一名负责灵元境二重区域的青年上前,出声支持。

“对,别说是天下人,我等就不服,不能让此子这么轻松。”又一位负责人战了出来。

“风老,之前的只是风墨长老的提议,根本不能代表风云会,自然不作数了。”天骄尊席之上,风如歌开口道。

“对对对,这只是本长老的苍白之言,根本算不得数。”风墨也是反应过来,附和道。

风家席位上,天骄尊席上,意图巴结的散修之中,越来越多的人出声。

“这群人也太不要脸了吧?”一名看不过去的武者忍不住嘟囔。

“别乱说话,你想死吗?人家势大,所以干什么都是对的,我们这些小角色看着就好,别惹祸上身。”身旁之人好心劝阻。

“可是风星月看起来也很厉害啊。”

“这是风云会,一边是真理,一边是龙门,你会怎么选?”

全体沉默。

陈阳面带微笑,也不出言,如一名旁观者,戏谑地望着如此滑稽地一幕,阴谋能如何,诡计又何妨,如今的他有绝对的实力,浑然不惧。

“就是,风墨老狗,你是怎么搞的,竟然放了这么一只弱小的蚂蚁来考验我。”陈阳也是义愤填膺:“你们说的太对了,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这么容易放过呢,这根本就是对风云会的不尊重嘛,就应该多多严惩。”

顿时间,全体惊呆了,我靠,神人啊,这是什么操作?你不反驳也就算了,怎么还借杆子往上爬啊?不知道这是带高压的吗?

“姐,你说大哥他是不是在天落涯受虐,所以疯了?”风如烈顶了顶风星月的胳膊,有些疑惑。

“好好看着,你以为陈阳像你这样没脑子吗?”风星月横了眼风如烈,没好气道。

风如烈的脸顿时耷拉,心中委屈,哪有姐姐这么说弟弟的?

“风老畜生,为了彰显我们风云会的威严与神圣,你大爷我恳请你再多派几个人下来惩罚我,我要打十个,记住,可千万不要再派风号这种没用的垃圾了。”

在场之人一片喧哗,这得狂妄到何等程度才能说出如此嚣张的话语,各大家族之人脸色轻蔑,只当这是一场笑话。

风老脸色阴沉如水,真是太狂妄了:“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风力,风旋,…,风兰,上去。”

话音刚落,风家席位相继走出十道身影,有男有女,气势雄浑,皆是灵元境三重顶峰。

“这十人底子很扎实啊,与风号不在同一层次。”云老有些惊讶,看向陈阳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同情,这小家伙挺合他胃口的,不过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站台上,陈阳戏谑地望向风老:“喂,风老畜生,说说,这次能不能杀人?”

“哼,生死勿论。”风老冷哼一声,他根本不信陈阳这次能活下来,就算你天资绝伦又如何,半个月前还未到灵元境,难道半个月后就能逆天了?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这些人全死了又腆着一张老脸用规矩压我。”

也不看风老铁青的脸色,陈阳望向上台的十人,勾了勾手:“来,让你们的老子我教教你们怎么战斗。

十人顿时怒火上涌,风力寒声道:“别以为杀了风号就无敌了,实话告诉你,风号在我手里根本走不过半招。”

“我从没有觉得自己是无敌的,可是对于你们来说,我,就是无敌的。”

陈阳傲然站立,透着舍我其谁的霸气,让人心生敬畏。

风力灵元暴走,双手成爪,利爪武魂融入,身如疾风,狠狠地向陈阳胸口掏去。

“哼,垃圾。”

待风力来到跟前,陈阳单手握拳,修罗灵元缠绕,悍然轰去。

“咔嚓”

下一刻,骨裂声响起,细长的骨刺从风力肩胛骨出钻出。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

可这还没完,陈阳化拳为掌,反手扣在风力的手环,用力一抡。

“砰”

闷响过后,整个站台也跟着微微一颤,烟尘散去,坑中,风力鲜血横流,身体已不似人形,没了呼吸。

“看到了吗?这才叫战斗。”陈阳拍了拍手,轻声道。

众人从震撼中回神,皆是意犹未尽,暴力血腥,却是充满着美感。

对面,风家九人汗毛倒立,惊惧地望着陈阳,即使人多势众,也不敢上前一步。

“你们这群废物,九个打一个怕什么,耗死他。”风墨看不下去了,出声怒喝。

风家九人这才反应过来,对啊,他们有九个人啊,就算是耗也能把他给耗死。

“大家分散开,一定要让这废物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这时,领头的风旋站了出来,九人身形闪烁,迅速将陈阳团团围住。

“呵呵,真是废物,九个人打一个竟然要打消耗战。”褚人杰端坐席上,笑容淡定从容,话语却十分刺耳。

“哼,这世界只会看到结果,褚人杰,没想到你这么幼稚。”风如歌眼神锋锐如刀,毫不留情地反讽。

身旁,众天骄眼神玩味,饶有兴趣地看着,对于两人能吵起来一点也不奇怪,他们不合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