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猪与白菜

“哈哈,别到时这九个废物也被杀了哦,十打一,还是高境界打低境界,要是真出现了,啧啧,那就好看了呀。”褚人杰阴阳怪气。

“哼,绝对不可能,别拿你们那群废物来衡量我风家天才。”风如歌毫不示弱。

褚人杰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嬉笑道:“风如狗,要不要我们赌一把,我赢了,你在这里大喊一声我是废物,你不是想要我的势中酿吗?你赢了我就给你一壶。”

众天骄眼中精芒爆射,没想到褚人杰竟然会将如此宝物拿出做赌注,这可是助人领悟势的灵宝啊。

风如歌更是激动站起,都没注意那侮辱的改名,急声道:“当真?”

“我褚人杰说话,你见过假的吗?”褚人杰不屑嗤笑。

风如歌犹豫一会儿,爽快答应:“好,一言为定。”他根本不相信自己会输。

另一边,褚人杰也没想过自己会赢,他如此赌注不过就是想恶心恶心风如歌,至于势中酿,呵呵,掺多少东西就看他心情了。

站台上,陈阳漫不经心地扫视一圈,眼中带着讥笑:“你们以为这样就吃定我了,呵呵,那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剑修。”

天啊,他竟然是剑修。风旋心中寒意暴涨,再也不顾形象了,惊恐大叫:“快,都使出全力,杀了他。”灵元毫无保留地涌出,直接施展自己最强的杀招。

其余人也是反应过来,双手结印,一时间,站台上灵元暴动,恐怖地攻击从四面八方向陈阳碾压而去。

“好恐怖,陈阳不会直接被撵成渣吧?”有人惊呼道,这威力恐怕灵元境四重也要饮恨吧。

此时,就连对陈阳无比自信的风星月也不禁秀手紧握,神色担忧。

“哈哈,你们太弱了,极影剑!”

灵元风暴中心,陈阳的身影突兀地消失不见,紧接着,漫天剑影横亘于空,剑气纵横间,剑影肆虐,搅碎了灵元风暴,连带着九人一同泯灭。

众人震撼,所有天骄、各大巨头、风云会负责人纷纷惊起,就连风老云老也是异彩连连,风如歌双拳紧握,死死地盯着缓缓显形的陈阳。

怎么可能?死,他必须死。风如歌瞳孔充血,心中疯狂咆哮。

“哈哈,剑势大成,剑势大成啊,风如歌,你不是被称为领悟中第一天骄吗?为什么你才刀势小成,废物竟敢夸夸其谈,你输了,赶紧兑现赌注,哈哈…”

褚人杰仰天疯狂大笑,笑声肆意,狂妄,还有浓浓的嘲讽。

风如歌猛然扭头,如择人而噬的野兽,随时可能暴起杀人,褚人杰毫无惧色,笑容依旧,他们同为顶尖天骄,彼此相差不大,根本拿对方无法。

云老迅速回神,归一境的恐怖气势猛然爆发,威凌八方,令原本蠢蠢欲动的宵小硬生生地收起了心中的想法。

“肃静,风云会继续,风老头,你现在状态不对,好好休息。”

云老眼神锋锐,看不出丝毫老态,绝强者风范展露无遗。

算这小子走运。风老硬生生地压制住心中的杀意,面如黑炭,点了点头,坐在席位上沉默不语。

“自古英雄出少年啊,陈阳小友果真惊才绝艳,本阶段就不用报价参加了,麻烦回席位等待。”云老声音再次温和,眼中透露着浓浓的欣赏。

陈阳鞠躬应是,收了斩兮剑,转身向风家席位走去。

也不知是不是有意的,陈阳不偏不倚地来到风墨身旁,而后又不偏不倚地不小心撞了上去,最后慢悠悠地在风星月身旁坐下。

“之前只觉得你很无耻,没想到你的嘴这么损”风星月轻掩红唇,笑吟吟的,很是迷人。

陈阳仰着头,很是傲娇:“那是因为星月姐没有深入了解我。”

风星月笑得意味深长:“哦,怎么个深入了解啊?”

“就是…了解我的人品啊,我这么个优秀的人才,不深入了解一下不是浪费吗?”

两道犀利的眼神让陈阳一激灵,到嘴边的跑火车立马调头。

“大哥,你那个花花肠子能教教我吗?我想学。”风如烈满眼的小心心。

陈阳没好气地纠正:“什么花花肠子?这叫犀利嘴,不会说话你就闭嘴。”

“嗯,不错,人长高了,成熟了,也变帅了。”风如海从上到下打量个遍,很是满意。

“呃呵呵…叔叔哪里话,马马虎虎啦!”

情不自禁松了口气,好险,幸好哥反应快,不然就得吃席了,不过怎么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好像哪里不对啊。

为了缓解内心尴尬,陈阳传音:“明月姐,你刚才显露的气势怎么跟以前的不太一样啊?有星辰大海的感觉。”

风星月抿着红唇:“告诉你可以,不过我有什么好处?”

“哈!星月姐,你变了,你怎么能向我要好处,我可是你弟弟啊,想当初我们…”唠唠叨叨不带停的。

风星月忍不住了:“闭嘴,我现在真是后悔认你这个弟弟,手脚不老实,还这么啰嗦。”

“嘿嘿,星月姐,这回能告诉我了吗?”

“我是天生双武魂,一个为星辰,一个为明月。”

陈阳震撼了,天生双武魂,两个还都是顶尖武魂,这是神马子天赋啊?什么是天才,这才是好吗?

不过转念一想,陈阳也不羡慕,他自己不也是双武魂吗?并且经过玄黄气的滋养,他极其自信,这世间能与他两个武魂并肩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当然,风星月算一个。

陈阳感叹“难怪之前你施展武魂的时候,韩蛮那群傻子愣是没认出你来。”

“人总要藏点底牌的,不然和白纸没什么区别。”

这话陈阳是举双手赞成:“星月姐果真是冰雪聪明,才情无双,阴险狡…天资聪颖。”

“滚,夸人都不会夸,你是猪吗?”

“我是猪我骄傲,自古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今后就要来个神猪拱白菜。”

“如果现在就有白菜愿意给你拱呢?”

“那我…”

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她刚才说了什么?

看着风星月娇羞红润的绝美侧颜,陈阳一时间欣喜若狂。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没有哪个正常男人看到美女会毫不动心,何况是风星月这种清丽绝美。

森林逃亡、望月天涯的一人一剑,深渊的倾诉,血虫中的守望,…,如今的霸气侧漏。

“以后有事别自己撑着,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还有我们。”

“你现在是我风家的,以后也跑不了。”

“只要有我在,你们就别想上前一步。”

“陈阳,陈阳,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姐姐啊?你到底怎么了?”

“……”

彼此的相知相守与生死与共,风星月的温柔与知性早已刻在了陈阳的内心深处,对于她,陈阳有着倾慕,只不过没敢说出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