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英雄救美

“嗤”

“嗷”

血肉切割声与妖兽的悲鸣接连响起,庞大的兽躯轰然倒下,陈阳干净利落地将妖核取出,抬头看了看天色。

“天色不早了,先找个地方过一晚吧。”

剑芒闪过,巨大的兽腿收入戒指,陈阳随便选了个方向,快步离去。

日暮西山,树冠下的世界更是昏暗,大量的夜间妖兽便会出来觅食,在视野受限的情况下,行走的危险可谓是直线上升,因此,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安营扎寨。

在森林中,寻找一处山洞并不艰难,很快陈阳便找到了一处。

洞穴地势很高,只有洞口一处才能上去,易守难攻,绝佳的安营之地。

将其中的妖兽杀了,陈阳手中燃起一朵金色圣炎,散发着灼热与圣洁的气息,自从吸收了玄黄气后,善恶真身便发生了质的变化,拥有着生命、光明与火三属性,而其天赋能力中就包括光明圣炎。

光明圣炎拥有强大的灼烧能力与附着能力,但凡粘上一丝,圣炎便能迅速将其吞噬,直至化为虚无,不仅如此,光明圣炎还有极强的治疗能力,绝对的恐怖。

而光明善身的另一个能力便是天人合一,每次陈阳祭出光明善身,一度感觉自己要融入天地,不仅修炼之时频频灵光乍现,更令陈阳惊悚的是,他竟然能调动方圆十米的天地灵气。

这可是调动天地灵气啊,连归一境的绝强者都办不到的事,他竟然做到了!

不仅他自己,哪怕是风星月与纵横天下,见多识广的凤玉瑶,看到天地灵气被陈阳调动时,也是惊得面容呆滞,这简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有那么一瞬间怀疑陈阳的弱小是装的。

就单凭这天地灵气的调动,陈阳都有信心与灵元境五重一战了,再搭配上杀生绝,他觉得自己就算碰到江辰韩蛮之流也能过几招。

至于极恶魔身,陈阳光是想想都不寒而栗,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武魂。

拾柴生火,将妖兽肉架上,陈阳盘膝而坐,内视丹田。

丹田中,修罗灵元与生命灵元奔腾不息,构成一个生死太极图,死亡与生命相互相生,深奥玄妙。

即便如此,陈阳的目光却没有在此处过多停留,因为,他不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目光一转,映入眼帘的却是裂纹密布的丹壁,陈阳怔怔地望着,脸上满是苦涩,必须得尽快把修复丹田的丹药—灵神丹的药材集齐了,当靠光明圣炎,自己起码得在灵元境二重停留个一两年。

在青铜古殿内,陈阳因为心中的贪念,玄黄气吸收过度,导致境界疯狂暴涨,直接跨过了灵元境一重,一路飙升至灵元境二重的巅峰,要不是凤玉瑶关键时刻出手,恐怕他已经因境界不稳爆体而亡了。

“你个蠢货,想死别拉着本座,这玄黄气连本座都能同化,你这只蚂蚁哪来的胆子?”

凤玉瑶暴怒的声音依然晕绕耳畔,每次想起陈阳都是心惊肉跳。

意识入神海,既然灵元无法修炼,那就只能修炼神魂了,武者达到归一境,便开始修神魂与灵元,无论主修哪一方都能带动另一方的提升。

可是在归一境之前,丹田与神海却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彼此互不干扰,因此,陈阳在修炼神海之时完全不用担心丹田爆裂的危险。

依照《杀生绝》之神魂篇的指示,神海中,神力翻腾不休,杀念与生念相互交融,阴阳互补,而后发展壮大,久而久之,衍生出了新的杀念与生念。

“韩元,你个畜生,快放开我。”

愤怒地女声将陈阳从修炼中惊醒,思量片刻,随后起身向声源处行去。

“哈哈,美人你尽情的叫,稍后我一定会让你体验到做女人的快乐。”

不远处,一名满脸坑坑洼洼的少年淫笑阵阵,一双咸猪手不断撕扯着身下女子的衣裳,破损处露出的雪肤使得少年越发兴奋。

“韩元,你再不滚开,今后我必定杀你。”女子羞愤欲绝,声音中满满的杀意。

麻脸韩元却丝毫不在意,手上的动作反而更加卖力:“中了我的软骨散你还想反抗?等老子爽完了,你就可以去死了,哈哈。”

女子绝望了,以前,她的修为比韩元高出很多,就算韩元对他有恶意也不敢付诸行动,可是如今自己却是不小心深中了他的毒,根本无力抵抗。

就算死,我也不会让这畜牲得逞。女子心一横,准备咬舌自尽。

“呵呵,你这种人渣怎么没下地狱啊?”

一股恐怖的力量猛击韩元胸口,力量透体而出,韩元的身后爆炸出一片血雾,胸口瞬间塌陷。

“汩汩”

韩元双眼爆突,其中尽是血丝,张嘴欲言,却是吐出一团团带着内脏的血水。

丢垃圾似的将尸体扔在一边,陈阳望向地上的少女,眉头微皱,来到她跟前蹲下。

这也是个禽兽。原本以为得救的少女眼神灰暗,双眸一闭,再次想要轻生。

不过,想象中的侵犯并未到来,少女察觉到身上多了什么东西,疑惑睁眼,发现竟然是一件衣服。

是我错怪他了。少女心中满是感动与愧疚,清澈的眼眸看向陈阳,真诚道:“小女子林青婵,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没什么好谢的,我只不过是看不惯罢了。”

陈阳取出几根银针,麻利地插在林青婵的穴道上,《生绝》运转,翠绿灵元缠绕银针,散发着淡淡地生命气息,沁人心脾。

修炼《杀生绝》后,陈阳便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属性灵元,一种为死亡与杀戮主导的修罗灵元,另一种,便是生命灵元。

在来的路上,陈阳可不只是收集血丹,在《生绝》中的医道上也是下足了苦工,再加上凤玉瑶的教导,医术可谓是突飞猛进。

望着身上的银针,林青婵有些惊怒,这人不会在给我下毒吧?从未见过针灸的她根本没往疗伤之上想。

林青婵刚准备怒斥,紧接着却惊喜地发现,自己竟然能使出一丝力气了,浑身的酸软无力正在消退。

“好了,我已经把你身上的毒解了,不过你想恢复力气还需要一段时间,我的休息地就在附近,要我背你走吗?”

林青婵你个不要脸的,别人好心帮你,你竟然不停地猜忌,你是不是人啊?林青婵俏脸通红,臻首低垂,根本不敢与陈阳对视,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音量比蚊鸣还低。

陈阳可没听见,只当是默认了,道了声“得罪了”,便背起林青婵向山洞走去。

娇躯贴着陈阳不算宽厚的背,鼻尖缭绕着男子所特有的阳刚之气,林青婵本就红润的脸颊更是如火烧云,娇羞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