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林青婵

“肉烤好了,吃点吧,这样力气恢复得快。”

切下一块腿肉,陈阳用丝巾包裹,而后将其递给了林青婵。

“谢谢公子。”

这位公子挺细心的嘛。林青婵不由得想到,将烤肉接过,雪白小手撕下一小块,樱桃小嘴轻张,煞是可爱。

反观陈阳的吃相就只能用狼吞虎咽来形容,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像是饿了几十天的灾民,看得林青婵不时地侧头偷笑。

“还要么?”说着,又撕了一块,递给林青婵。

“嗯嗯,多谢公子。”林青婵乖乖地接过,不过却没吃,而是担忧地说道:“公子,您可能不知道那韩元的身份吧,他是血斗楼韩家的人,并且他父亲还是其中的高层,如果让他知道了,您会有大麻烦的。”

说着,小手紧紧地攒着裙角,眼神中带着愧疚,要不是因为自己,公子也不回有惹上韩家的风险。

“叫我名字吧,别说你不认识我,公子公子的听着真怪。”说话间用嘴撕扯下一大块兽肉,嘴中的话语含糊不清:“他是谁关我屁事啊,死人是开不了口的,这种人渣就不应该活在世上,不过,既然他是韩家人的话,那我就杀对了。”

“说到底,公子还是被青婵连累了嘛。”贝齿轻咬红唇,林青婵坚定地说道:“如果韩家来找公子麻烦,青婵愿意与公子共面对。”

陈阳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第一次正视这位被自己救下的陌生女子,眉若烟柳,翠绿色的美眸,顾盼间清澈潋滟,富有灵气,青翠的秀发及腰,微尖的脸型透着清纯,绿衣下的身材纤细娇小,体香如山间青草,清新自然,举手投足间满满的灵动。

挺漂亮的,嗯,比星月姐差了点。陈阳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这女的他之前关注过,虽然没有上潜龙榜,但也没有参加百人混战,说明她的实力保底灵元境三重,如果她加入,自己的处境无疑会好过很多。

见林青婵依然称呼自己为“公子”,陈阳也懒得再提醒,干净利落地拒绝了林青婵的好意:“不了,你可能不清楚我的处境,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进来这里的人有一大半是我的敌人,多一个韩家我是真无所谓,我一个人还好脱身,两个人的话行动起来不方便。”

虽然心里挺想林青婵能留下,不过想归想,自己对她啥也不了解,就凭这几句话就相信她,他做不到。

况且,因为曾经与风墨的生死约定,他必须得夺得风云会头筹,否则就算风星月全力保他,一旦陈朔出面,他还是必死,现在的他,还没资格在陈朔面前出现。

想要夺头筹,就必须得踩着一众天骄上去,这等于是跟所有人作对,林青婵跟着自己肯定会非常危险,为了自己的安全拉其他人下水,他的良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哦。”嘟了嘟嘴,翠绿的美眸有些失落,林青婵下意识地吃着烤肉,小手把玩着发梢,神情飘忽。

陈阳也没理会,依然大口吃肉,若是放在以前,如此美女坐在眼前,他肯定会好好地撩上一波,可是经历了风星月那场表白后,他现在实在是一点心情也没有。

突然,林青婵那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紧接着便兴奋说道:“公子,虽然青婵实力低微,无法帮忙,不过青婵不久前发现了一处罪人踪迹,并且对方实力强劲,其中一定藏着奇珍异宝,青婵愿带公子前往并助公子取得,也算略微报答公子救命之恩。”

陈阳默默放下手中的烤肉,眼蕴锋芒:“既然你知道罪人巢穴,那你为什么不杀人拿宝?”

“呃…”小手卷起秀发,林青婵面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虽然那罪人实力与青婵同为灵元境五重,可是那罪人手段层出不穷,青婵不是对手嘛。”

灵元境五重。陈阳吃了一惊,心中对林青婵的评价又抬高了几分,真没看出来啊,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实力如此恐怖。

陈阳仔细观察着林青婵俏脸上细微的变化,通过善恶真身与神魂的反馈,觉得她没有说谎,便一口答应了:“陈阳谢过青婵小姐,明天就有劳青婵小姐带路了。”

欢呼一声,林青婵点头应是:“嗯嗯,这是青婵应该做的。”

天刚蒙蒙亮,陈阳与林青婵便起身了,一路兜兜转转,最终,陈阳看到了一处陋旧的石屋。

看着与废墟没两样的石屋,陈阳有些疑惑:“这罪人胆子这么大?不找个洞穴待着,敢在这建房子。”

林青婵解释道:“这附近没有灵元境四重的存在,他在这里是最强的。”

“上次让你跑了,没想到你这竟然又回来了,怎么,想大爷我的味道了?”

奸笑声中,一名壮汉从石屋中走出,望着林青婵那曼妙的身姿,满是贪婪与欲望。

林青婵面色通红,气得不轻,显然是在壮汉身上吃亏了。

陈阳不由得有些玩味:“青婵小姐,你…不会真在这人渣手上…?”

林青婵大急,赶忙解释:“没有的事,人家的实力也只是比他差一线而已,怎么可能让他占到便宜。”

“哈哈,你不会以为找了个野男人,你就能胜过大爷我吧?上次没尝到你的味道,这次不会再让你跑了。”

壮汉桀桀怪笑,整个人如离弦箭矢,重拳出击,狠狠地向陈阳砸去。

陈阳面色凝重,光明善身祭出,光明圣炎灼灼燃烧,《杀绝》疯狂运转,修罗灵元杀意暴涌,二者交错环绕,灵元境二重的实力全力爆发,右手握拳,迎面而上。

“嘭”

陈阳身形爆退,整条右臂剧痛发麻,骨头都要散架了。

壮汉有些惊讶,有些不敢相信这灵元境二重的毛小子竟然能挡住他一拳。

“木灵,出。”

娇喝声传来,林青婵的肩上出现了一只晶莹剔透的青婵,翠绿薄翅扇动,大地开裂,一道道粗壮的树根迅速转出,张牙舞爪地直奔壮汉而去。

壮汉面色凝重,之前便领教过的他对于林青婵可是有着三分忌惮。

“武魂,出。”

壮汉暴喝,原本就发达的肌肉猛然膨胀,皮肤下青筋盘缠,周身毛发突兀暴涨,尖利浓厚,脸部大变,兽牙爆突,巨掌连拍,阵阵音爆声中,粗壮树根纷纷炸裂。

“公子小心,依青婵所料,这家伙的武魂是爆熊。”

此时,陈阳也是缓过劲来,斩兮剑出,凌厉的剑气横贯八方,身形突然消失,只剩下漫天剑影,道道破空。

“极影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