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公子心善

“吼”

壮汉喉咙发出不似人声的嘶吼,厚重的熊掌狂暴拍出,道道剑影犹如刮痧,仅仅只能削去些许皮毛。

壮汉暴走,看似笨重的身躯犹如灵蛇,极速奔至陈阳跟前,巨掌带着狂暴的灵元,重重朝陈阳拍去。

见识了壮汉的力量,陈阳坚决不与其硬碰硬,脚踏随风步,腿影交错间,转眼间便横移至壮汉身侧,修罗灵元包裹剑气,光明圣炎紧随其后,生生地将一大块血肉切下。

“嗷”

圣炎如附骨之虫,灼灼燃烧,壮汉吃痛,熊掌本能向陈阳拍来,可陈阳通过光明善身的感知,早有预料,灵巧飘向远方。

可陈阳刚退,密密麻麻的尖锐木刺飙射而来,壮汉警觉顿生,巨掌连拍,将大部分尖刺挡下,奈何木刺数量巨多,就算极少部分也有数十根,狠狠刺入,凭借倒刺卡在血肉之中。

然而融合武魂后的壮汉防御力十足,如此攻击竟然没有伤其痛处。

壮汉灵元暴涌,不一会儿便将尖刺尽数取出,可是光明圣炎极为难缠,灵元竟然无法将其熄灭,反而助长了它的势头。

猩红的双眸看向陈阳,壮汉终于明白了,这看似灵元境二重的蚂蚁,却是最难缠的一个,手段真是层出不穷。

先把他杀了,壮汉转念间便做出决定,熊掌猛拍地面,巨硕的身躯借着惯力腾空飞起,泰山压顶般朝陈阳压去。

“陨石天坠”

壮汉的身躯陡然亮起刺眼的银色光芒,整个人真就化为了陨石,头下脚上,拉出长长的弧线。

如山似海的恐怖威势碾压而来,陈阳不由得有些窒息,随风步飘忽不定,速度极快,可无论他如何闪避,流光陨石皆会随着他的位置移动,就像是被锁定一般。

“公子小心。”

林青婵娇喝,素手连挥,一颗颗粗壮的巨树拔地而起,盘缠交错,迅速组成一张树网,横亘在陈阳与壮汉之间,而其余的巨树则是直奔壮汉而去,试图阻挡陨石的坠势。

可事与愿违,陨石强势碾压,粉碎巨木,悍然撑破巨网,威势仅仅略微削减,对着陈阳当头砸下。

大地之上,陈阳傲然而立,剑眸锋芒毕露,《杀绝》运转下,杀势与剑势再次暴涨,单手持剑,如再世剑圣,天塌不惊。

“杀…神…舞!”

低吟声于空间飘荡,林青婵突然感觉天地暗淡,灰黑色的修罗剑芒犹如汇聚了一切光线,逆斩苍穹,杀气与死亡之气交错环绕。

“嗤”

剑芒从陨石中间破空而去,陨石顿时间一分为二,去势虽依然不减,可却是偏移了原来的轨道,皆从陈阳身旁擦肩而过,轰鸣声响彻云霄。

“好强”

林青婵面色呆滞,眸中流露出浓浓的震撼,那道剑芒即便不是攻向自己,也是让她有种面对死亡的感觉,太可怕了。

烟尘散去,壮汉那凄惨的身影逐渐浮现,右臂齐根而断,狰狞地断痕从右肩胛骨一路延伸,直至大腿根处,腹部炸开,出现一个巨大的血窟窿,眼神灰暗,想必是命不久矣了。

“噗”

鲜血狂喷,陈阳气息有些萎靡,剑身倒插,单膝跪地,像是受伤不轻。

“公子,你怎么了?没事吧?”

青婵跑来,面色有些担忧。

“没事,死不了。”

深吸一口凉气,陈阳缓缓站起,目光锋锐一如从前。

见陈阳无大碍,林青婵顿时松了口气,想起刚才的那一剑,不禁感叹:“公子神武不凡,灵元境二重竟然能逆杀灵元境五重,还有那一剑,堪称绝代风华,真是让青婵佩服呢。”

“哈哈,马马虎虎啦,这样的攻击可不是能随便用的。”陈阳面上满不在乎,可心里却是后悔到不行,丹田又多了一道裂纹,药材收集必须得尽快了。

怕有人不死,陈阳又是补了一剑,而后从壮汉身体内取出一块玉牌,将鲜血洗净,握在手里,温润十足。

“公子,那宝物应该就藏在石屋里,我们去看看吧。”林青婵素手轻指石屋,提议道。

“我想也是,去看看吧。”说着,陈阳一马当先,径直向石屋走去,林青婵紧随其后。

还未进屋,一股浓郁的恶臭扑面而来,陈阳眉头微皱,随即用灵元包裹鼻子过滤,林青婵表现更甚,一脸嫌恶,翠绿灵元直接将娇躯尽数包裹。

屋内乱糟糟的,蚊蝇满天飞,都在啃食发霉的剩菜,角落更有几具腐烂的女性尸体,尸体没有一丝衣物,重要部位严重残缺,想来生前遭受过非人的虐待。

“这个畜生,这样死真是便宜他了。”

林青婵玉手紧握,眼中满是愤怒,恨不得回头将那壮汉鞭尸,她也是青葱女子,自然更加明白这些少女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地狱时光。

“人都死了,想那么多干嘛,赶紧找东西啊。”

淡淡的看了眼女性尸体,陈阳便开始在屋内迅速翻箱倒柜。

林青婵小嘴一撅,有些不开心,生命在他眼里竟然没有宝物重要,太冷血了吧?

还没等林青婵动手,陈阳便在一处角落找出了一个满是灰尘的玉盒。

玉盒上有个凹口,陈阳尝试着将玉牌放了上去,只听“咔嚓”一声,玉盒打开了,一株流光溢彩的灵药呈现在眼前。

“洗灵草”

林青婵惊喜地道出了灵药的名字,陈阳也是反应过来,同样惊喜不已,不为别的,就因为洗灵草是修复丹田的一味药草,刚才还在为药草发愁呢,没想到老天爷这么快就送来了,这运气不要太好。

不过,陈阳心中也是多了一丝警惕,武者的世界里,杀人夺宝真的再正常不过了。

似乎是明白了陈阳的想法,林青婵嘻嘻一笑:“公子,既然宝物您已经拿到了,那青婵便告辞咯,救命之恩青婵永远记得,将来一定报答。”说话间,莲步轻移,蹦蹦跳跳地走了。

走出门,望着灵动的倩影,陈阳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真是个聪明又富有灵气的女孩儿,以后可以试着结交一番。

光明圣炎燃起,一瞬间,圣炎便将石屋吞噬,陈阳双手合十,身躯微躬:“尘归尘土归土,愿你们来世能找个好人家,一路走好。”

说完,也不再留恋,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远处。

然而,陈阳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一道倩影竟然突兀地缓缓浮现,赫然便是林青婵。

翠绿的美眸灼灼地望着燃烧的石屋,林青婵娇笑连连:“咯咯,公子还是挺有善心的嘛。”娇笑声中带着欢喜。

森林深处,一处阴暗潮湿之地,一名极其邋遢的瘦弱老者正聚精会神地捣鼓着什么。

许久,老者颤颤巍巍地捧起一只木碗,其中盛着浓稠的黑色药液,表面不时冒泡,散发着刺鼻的药味。

看着这团药液,老者眼中尽是狂热与怨毒,嘴角阴森怪笑:“桀桀,终于成功了,我马上就要自由了,风云宗,我要让你这届风云会绝种。”

一仰头,将药液尽数喝下,老者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眼中闪过丝丝戾气,紧接着,匕首狠狠地在胸膛开了一个窟窿,鲜血如喷泉般涌出。

剧烈的疼痛使老者面色狰狞,苍老脸上,老树盘根的沟壑皱纹挤在一块,极像一只厉鬼。

但这一切并未让老者停下手中的动作,只见他右手成爪,对着血窟窿的位置猛然一掏,一块散发着温润荧光的玉牌便出现在手中。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片空间,老者浑身痉挛,不停的翻滚抽搐,持续许久,最终一动不动,身体手脚渐渐冰凉,像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