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褚人杰

接下来的十几天,陈阳继续向森林深处前行,一路上拿玄兽与罪人练手,也是积累了许多战斗经验。

这么多天的艰苦奋斗,如今的他也算是一名有底子的男人了,储物戒指里的妖核有过百之数,几乎是灵元三重与灵元四重,十几颗灵元境五重妖核,修复丹田所需药材收集了不少,武技灵器也得到了好几件。

“轰”

“唧唧唧…”

“你个泼猴,滚开,别咬我。”

“不就是拿了你们一点酒,又没有抢你们母猴,至于吗?”

“……”

愤怒地猴叫与骂娘声此起彼伏,陈阳挺好奇的,什么情况啊?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声音怎么越来越近了呀?好像往自己这边来了。

陈阳的疑问很快就被证实了,树枝摇晃声中,一位模样极其狼狈的少年连滚带爬地疯狂逃跑,当看到一旁还在发懵的陈阳,大声喊道:“兄弟,不想死就快跑啊,猴来啦!”

陈阳凝神望去,心中一惊,这少年他见过,竟然是褚人杰,这位可是与江辰等人齐名的天骄啊,怎么这么狼狈?

“唧唧唧…”

猴叫声越来越大,陈阳下意识地回头望去,瞬间寒毛炸立,冷汗直冒,紧接着毫不犹豫地转头就跑,悔恨爹娘为什么只给自己生了两条腿。

“你个杀千刀了,你是把人家的猴窝给捅了吗??”

陈阳边跑边破口大骂,他喵的,两只灵元境六重,几十只灵元境五重,上百只灵元境四重,之下的猴子不计其数,这人是吃了多少狗胆啊,竟敢招惹它们。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拿了一点猴子酒,然后这群泼猴就跟死了爹妈,戴了绿帽一样,硬是追了我半个时辰。”

褚人杰尴尬地笑了笑,心中憋屈的要死,这是什么事啊?

“停,老子不想听,咱们现在分头跑。”

陈阳毫不犹豫地说道,一个转头就钻进了灌木丛。

这家伙好像是陈阳啊,剑势大成也就算了,竟然还跑得这么快,有点东西啊。褚人杰有些惊奇,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圈,嘿嘿奸笑,也是跟着扎进灌木丛。

“槽,你丫的给我滚啊,别跟着我。”

见褚人杰依然在身后跟着,陈阳顿时气急败坏,你自己惹的祸干嘛要托我下水啊?

“兄弟,你说啥呢?我只不过是觉得这边比较安全,所以就往这边跑了,有问题吗?”

褚人杰眼神疑惑,脚下踏着精妙的身法,速度与陈阳相差无几。

“谁是你兄弟?赶紧滚啊!”

陈阳此时真是怒火中烧,不管自己往哪跑,这货就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

深呼吸,他已经是忍无可忍了,是你逼老子的,手心灵元凝聚,打算一巴掌将褚人杰拍向猴群。

这举动直接把褚人杰吓个半死,急忙说道:“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这样吧,你帮我这一次,等甩了这群泼猴,我送你一些猴子酒,这可是好东西啊,可以淬炼灵元的。”

陈阳手中动作瞬间停止,沉默一会儿,道:“我要一半。”

“你怎么不去死啊,老子拼死拼活从猴窝里抢的,你竟然要一半,不行,最多一斤,不然咱们先做一场。”

嘴里说着,褚人杰已经开始撸袖子了,眼神紧紧盯着陈阳,但凡这货敢说一个“不”字,他就直接开战。

“行,一斤就一斤,你跟我来。”陈阳也是果断,调转身形向一处曾经经过的地方奔去。

“诶,你等等我啊。”褚人杰有些心虚地回头望了望,急忙跟着陈阳跑去。

二人狂奔了许久,在陈阳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了一处山峰脚下,毫不犹豫地,陈阳直接向峰顶跑去。

褚人杰心中一惊,怒声道:“陈阳,你耍我呢?上去不是送死吗?”

下面可是一群猴啊,那数量足以将整个山围个好几圈了,这货竟然敢往山上跑,这不是自行绝路嘛!

“我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别废话,跟着我就行。”

陈阳头也没回,迅速向山顶冲去。

褚人杰有些犹豫,最后一咬牙,也是跟了上去,看这群泼猴的架势,自己不死他们肯定不回头,他也没办法了,只能选择相信陈阳。

山路一路延伸,最后出现了一处悬崖,悬崖呈凹形,下方黑黝黝的,有些阴森。

陈阳来到悬崖边,对着褚人杰喝道:“跳。”

“什么?你再说一遍?”褚人杰吓了一跳,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一阵哆嗦。

“怕什么,下面是湖,死不了。”说着,陈阳纵身一跃下。

见陈阳跳了,褚人杰回望猴群,面色一狠,也跟着跳了下去。

“唧唧唧…”

无数猴子汇聚悬崖,尖锐的叫声此起彼伏,却没一只敢跳下去,最后无奈地打道回府。

“扑通”

陈阳从水下钻出,脑袋一阵混沌,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即便有灵元护体也吃不消啊。

“咦,那货怎么还没掉下来?”

陈阳抬头望去,发现褚人杰确实是在坠落,但是那速度却慢了许多。

“差点忘了,这家伙是空气武魂。”

想通了原因,陈阳缓缓游回岸边,抬头看着悬崖,面带苦笑,自己跟跳崖真是有缘分啊,两次绝境都是通过跳崖来逃命。

“扑通”

褚人杰这时才落入水中,游上岸,整个人跟醉汉一样,脚都站不稳。

“跑了大半天,真是累死我了,好想睡一觉。”

眯着眼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褚人杰真是一动也不想动。

湖水泼在褚人杰头上,不远处,陈阳质问道:“喂,别装死,我的猴子酒呢?我可是救了你的,别坑我啊。”

随意地抹了抹脸上的水迹,褚人杰翻了个身,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啊,猴子酒?你说啥呀?我怎么听不懂啊?”

一见褚人杰耍赖皮,陈阳的脸立马拉了下来:“槽,你别跟我赖皮,我能帮你甩了那群猴,信不信我能把那群猴子叫过来?”

“你威胁我?”

褚人杰缓缓坐起,眼睛微眯,淡淡的却又恐怖的气息透体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