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残破铜片

凌霄拍了拍脑袋:“差点把这事忘了!”

一旁的白娜见状,主动带着凌霄三人到山脚下的杂务堂,领取新入门弟子的物件。

来到杂务堂,里面只有一个胖子长老坐在那里。

“胖长老,我带他们来领取新入门弟子的物件!”

“有意思,那么多剑峰,竟然选了灵剑峰!”

胖长老言语中带了一点讽刺,将令牌及入门弟子的物件拿给凌霄三人。

凌霄翻开看了一下,一个铜制的浅蓝色令牌,令牌上刻着逍遥二字。

虽然宗门之内分六峰,但是令牌服饰都是统一的。

里面还有一套白色衣裳,其中一个玉瓶吸引了凌霄的注意。

轻轻拔开塞子,一股淡淡的清香味从瓶中飘出,里面放着的是经过特殊炼制的灵液。

经过特殊炼制的灵液,更容易吸收炼化,效果比直接用灵石修炼还要好一些。

“凌霄,你们顺便一起将灵器领了吧!”白娜说道。

逍遥剑宗是剑修圣地,宗门之内修炼的无一例外都是剑术,来此参加考核的人,也无一例外都是剑修。

所以,一开始宗门都会免费给每个新弟子,发放一柄一阶灵器使用。

闻言,胖长老从身后阁台上拿起三柄灵器,放在柜台上。

落风落雪兄妹已经有了自己灵器,所以没有拿。

凌霄拿起三柄剑,一一察看,看不出什么名堂,便随便选了一柄。

凌霄不会剑术,配剑作用不大,打算修炼一下基本剑招,装装样子。

这时,外面进来了两个人,诧异的看着凌霄,小声低语。

“文卿师兄,这个人与那天晚上的人好像啊!”

虽然曹亦仑只是瞥见了一眼凌霄,但是修士的眼睛都是十分凌厉的,不太可能出现看错的情况。

“你确定?”

“我也不太确定,但是感觉很像!”

紧接着,这两个人走向凌霄。

“小子,你有没有去过洛兰山脉!”

凌霄一脸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白娜站出来斥道:“文卿,你想干什么!”

“白娜,没你的事!”

“白师姐,我们就是问问,没什么意思!”

这时,凌霄终于想起来了,这两个人就是之前洛兰山脉寻找续命草之时,遇见的那两个人。

“你们有什么事吗?”

闻言,曹亦仑震怒:“小子,真是你,快把宝藏还我!”

“宝藏,可不是你的,说还你,这可不对,这位师兄!”

凌霄淡然一笑,之前简单看了一眼宗规,宗门内是不允许自想残杀的。

“小子,宝藏虽好,但也得有命才行!”

“你在威胁我?”

凌霄最讨厌别人动不动就拿命威胁他,弄的好像,他的命,谁来都能取走似的。

白娜出来调解,希望可以就此了结,答应给这两个人一些补偿,但凌霄拒绝了。

宝藏放在山洞里面,那两个人只是发现了这个宝藏,并没有取走,没有到他们手中,算不得是他们的。

天才地宝,有能者得之!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算是杀人夺宝,也是时不时发生,你不够强,只能任人宰割。

“小子,敢不敢跟我上挑战台,输了就把宝藏交出来!”

闻言,凌霄沉思了起来。

“凌霄,不能答应他!”

“是呀,人家在这修炼那么久了!”

“不答应,他也不敢做什么!”

白娜三人都劝凌霄不要答应,胖长老坐在后面,一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修士修炼,就是逆天而行,这点小事,就怕了,又不是生死战!”

虽然知道这个胖子长老,不怀好意。

但所言不错,修士修炼本就逆天而行,这点事,就让自己打了退堂鼓,将来难有成就。

于是,凌霄答应了约战,不过时间定在三天后。

曹亦仑直接答应了下来,生怕晚一点凌霄会改变主意。

“我输了,给宝藏,你若是输了呢?”

“我不可能输!”

“万一输了呢?你不会是拿不出有价值的宝贝吧!”凌霄故意讽刺对方。

曹亦仑作为剑宗老人,那里能忍受得了一个新进的弟子嘲讽。

随即,向一旁的文卿求助,文卿似乎对曹亦仑的实力很有自信,居然愿意拿出自己的宝物做赌注。

“这是一枚二品丹药隐灵丹,服用此丹药有万分之一的概率,感应到第十条灵脉!”

闻言,凌霄一脸震惊,即便是白娜,见多识广,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宝物。

虽然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但总比一点机会也没有强。

文卿之所以拿出这个宝物做赌注,也是因为隐灵丹对他已经没有帮助了,在获得此宝丹之时,其修为就已经是灵窍境了。

“隐灵丹虽好,但还不够!”

其实宝藏里面的大部分修炼资源,凌霄都留给了凌家,身上已经没有多少有价值的宝贝。

既然对方想要,正好借此机会,狠狠宰对方一刀。

一想到,山洞里面禁制打开的一瞬间,短暂瞥见的宝藏,文卿再次从储物空间取出来一物,这是一个铜片。

“文卿,你拿出一个破铜片,把我们当傻子啊!”白娜冷笑道。

“你懂什么!”

文卿将铜片的来历,一一告知凌霄。

原来这是文卿在一处遗迹里面探险,偶然所得,当时这个铜片,救了文卿一命。

“这个铜片别看它只是一个残片,里面学问大着呢?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参悟出来了!”

凌霄将残片握在手中,微微发力,残片完好无损,接着使出三千斤的力道,残片依然完好无损,最后使出七千斤的力道,依然无法动残片分毫。

“行,就它了!”

白娜与落家兄妹,不明白凌霄怎么看上这个破残片。

既然约定好了时间,双方也不怕对方反悔。

走在路上,白娜在一旁就刚才的事,在凌霄耳边嗡嗡作响,一直念叨。

而凌霄的心思,全在那个铜片上面,一直想着铜片的反应。

其实凌霄运转功法尝试的时候,铜片出现了轻微颤动,不过因为铜片被整只手包着,其余人都没有察觉到,唯有凌霄察觉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