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逍遥台

回到庭院,凌霄把自己关在里面,开始修炼,为三天后的约战做准备。

白娜被气的不行,一路上,凌霄都在发呆,居然没有听她讲话。

灵剑峰山头上,一个亭子里面,白老头正坐在那里品茶。

“老头子,你还有心情喝茶,那个凌霄要去送死,你不管啊!”

“又不是生死战,坐下来喝杯茶,消消气!”

闻言,白娜更是气的不行。

凌霄不知道,约战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宗门。

一个刚刚入门的新弟子,三天后约战一名老弟子,看点十足。

“曹亦仑,三天后,没有问题吧!”

“三天时间,我就不信,还能超过我,连升两重境界!”

眨眼间,三天时间便到了。

曹亦仑早早地就等在了逍遥台,四周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弟子。

逍遥台是宗门专门用来弟子之间比武切磋的地方,弟子之间有意见或者矛盾,要嘛来逍遥台,要嘛就是生死台。

生死台,定生死,踏入其中,必死一人,所以没有深仇大恨,没人愿意上生死台。

这时,逍遥台就变成宗门弟子的首选。

曹亦仑站在上面,岿然不动,脸色淡定,胸有成竹。

这时,凌霄从远处走来,后面跟着白娜等人。

“那就是凌霄,新入门弟子?”

逍遥台下,议论声此起彼伏,多是对凌霄的指指点点,对凌霄的自不量力,十分鄙视。

对于四周的议论之声,凌霄没有在意,待会在台上,他会狠狠打痛这些人的脸。

与此同时,灵剑峰上,白老头正与阳剑峰的峰主喝茶闲聊。

“白老头,你就不怕,好不容易招来的弟子被打残了!”

“怕什么,我对他有信心,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峰下弟子吧!”

闻言,阳剑峰峰主大笑,觉得十分可笑。

另一边,凌霄已经走到台上,战斗一触即发。

“出手吧,别说我欺负你!”

曹亦仑一幅吃定了凌霄的样子,故作姿态。

闻言,凌霄嘻嘻一笑:“那就多谢师兄了!”

双手成冰,掌间寒意萦绕,冰霜凝结,腿部不断蓄力。

对手是剑修,既然对方给他机会,那就把握这次机会,直接近身,将对方打趴下。

“寒冰神掌!”

噌的一声,凌霄腿部瞬间发力,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曹亦仑。

这时,曹亦仑也反应过来了,察觉到了不对劲。

立即拔剑,一剑刺出,不得不说,老弟子就是老弟子,这个反应速度,出剑速度,奇快无比。

凌霄左手直接握住刺来的一剑,右手一掌击在曹亦仑腰上。

“嘭!”

曹亦仑直接被凌霄一掌击退,不过凌霄也不好受,左手手掌受伤。

静,出奇的静,台下围观众人,全都愣在当场。

曹亦仑居然被伤到了,这个结果是所有人都没有意想到的。

“怎么可能?”曹亦仑同样惊讶无比,短短三天,便将实力提升到如此地步,这是何等的妖孽才能做到。

凌霄左手微微结冰,将伤口冻结,止住流血的掌间。

凌霄之所以将时间定在三天后,便是要利用这三天时间,将修为境界提升到了灵脉境七重。

提升到灵脉境七重后,凌霄手握八千斤力道,加上不久前突破到圆满境界的寒冰神掌,其实力得到了巨大的增幅。

但曹亦仑毕竟是剑宗老弟子,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之前是他对凌霄的实力认知不清,大意了,曹亦仑依然相信自己的实力,可以胜过凌霄。

然而,腰间受了凌霄一掌,冰寒暗劲的冲击破坏,还是让其受了不小的伤,外面看起来可能并无大碍。

曹亦仑手持长剑,剑指凌霄,陡然间,一剑刺来,他要找回面子。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短。

面对长剑的锋利攻击,凌霄是没有优势的,在无法灵气外放的情况下,激战双方只能近身战斗,但长剑拉开了距离,使得曹亦仑的距离把控非常好,凌霄难于近身。

凌霄掌掌击在剑身,只能用来防守,每当凌霄想迅速近身之时,曹亦仑迅速拉开的身位,始终将距离保持在对其有利的位置。

凌霄心中也是十分震惊,宗门弟子就是不一样,要是换作其余修士,凌霄有把握迅速结束战斗。

台上两个人一直未分胜负,但逍遥剑宗的弟子都记住了凌霄之名,一个新入弟子与老弟子战的不相上下,有来有回。

听到台下的议论声,曹亦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因为大多数声音都是称赞凌霄的。

见状,曹亦仑决定,放弃防守,全力攻击,要将凌霄击落台下,证明自己的实力。

见到曹亦仑的攻击,步步紧逼,往台下逼迫而去,凌霄嘴角微微上扬,对手着急了,这就是他的机会。

凌霄假意不敌,逐渐往逍遥台边角移动,同时腿部暗自蓄力,等待时机。

曹亦仑心中难掩激动之情,宝藏近在咫尺,这场比试,马上就要赢了。

眼看凌霄已经退无可退,突然,凌霄腿部瞬间发力,瞬间躲闪开三道快速刺来的剑刃。

左手撑地,借助其势,右手一掌击在曹亦仑后背,八千斤的力道瞬间迸发而出。

“砰!”

曹亦仑掉落台下,一脸懵逼。

全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众人不解,一直势均力敌两个人,曹亦仑怎么就输了。

凌霄站在台上,居高临下,看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曹亦仑。

“你输了!”

一言震醒曹亦仑,曹亦仑脸色阴沉,狰狞面孔望着凌霄,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这是奇耻大辱,宗门老人被刚刚入门新弟子击败,注定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随即,凌霄走到文卿面前,微微一笑:“多谢文师兄!”

文卿嘴角不由得抽搐,极不情愿的从怀中拿出隐灵丹及未知铜片,丢给凌霄,冷哼一声,直接走了。

走在路上,文卿眼神凶狠,杀意盎然:“我的东西,没人可以拿走!”

台下众人散去,对凌霄的来历十分好奇,议论纷纷,更多的还是对曹亦仑的不屑和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