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这些就算是利息!

屋子里的苏父苏母一听到这声音,两人的灵魂都仿佛颤抖了一下。

“完了!他们怎么又找上门来了?”

“老苏,怎么办啊?我们家里现在也没钱了啊?”

苏父苏母一阵头疼,看着闯进来的一男一女,只能够勉强的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来。

“好呀!苏长胜,你们夫妻俩可真是够可以的,我听说……你们筹到了不少钱,怎么着,就紧着先给外人?我这个远房亲戚就是用来坑的,对么?”

“就是啊!我们家兴荣,当初可是废了多大的劲,才帮你们搞到这一笔贷款的,结果呢?你们一个个都是狼心狗肺,有钱了也不知道先还上我们这一笔。”

一男一女,表情都非常地凶悍,嘴巴和声音也是一个比一个更尖利。

而苏父苏母都是老实人,另外也觉得这件事上自己理亏,就更是赶紧端茶倒水陪起了笑脸来。

“弟妹啊!这……这件事真不能怪我们,而且……你们帮我们做的那一笔贷款,根本就没有到期,每一个月的利息我们也都在还。银行都没有催我们,你……你们应该不用着急吧?”

张美娟赶紧端上一杯热茶,安抚着那个牙尖嘴利的女人。

“哦?银行不催,你们就可以不还么?就你们这样半死不活的公司,谁知道你们在外面还欠了多少钱啊?到时候,你们这一笔贷款要是逾期成烂账了,以后还有哪家银行敢和我们合作了?”

那女的一点都不给面子,甚至都不接苏母递过来的热茶,一个劲的翻着白眼。

不过,她的眼睛在屋子里扫的时候,却是一眼就注意到了放在沙发角落的那两个礼品袋。

没错,那正是刚刚夏嫣然登门的时候送的礼物。虽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只看包装就已经知道是上了档次的。

于是乎……

那女的立刻心里也开始活络了起来。

“兴荣啊!我也不是真的要赖账,只是……这一笔贷款是正常的银行经营贷呀!我们可是贷了十年的,银行也认可我们公司的资质。当初我们也不缺这笔钱的,还是为了配合你的业绩才申请的……”

苏长胜却是不那么高兴,直接坐了下来,说道,“哪怕这一笔贷款成了烂账,那也是银行的责任,和你们担保中介公司其实没多大关系的。”

“嚯!苏长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没责任?呵呵!你可知道,就你公司出事以后,我在公司里被多少人排挤和笑话了啊?你现在倒是说得冠冕堂皇,你不缺这笔钱?我呸!”

苏兴荣一脸叫嚣地说道,“反正我不管,这钱你得给我尽快还上。还有,纠正你一句,应该称呼我苏经理。我一向是公事公办,哪怕你是堂哥也没门。”

“你这是强词夺理!银行都没让我们还的……”

苏长胜一下就被气到了,心里面真是后悔,当初为了帮苏兴荣而去弄了这个经营贷。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苏长胜的公司一直办的不错,苏兴荣则是苏长胜表叔的儿子,在市里的金融担保公司上班,算是一个中层的业绩经理。

这个担保公司的工作范围也很简单,一共就两块,一块是自己放高利的贷款,另一块则是作为中介方,帮银行寻找资质不错的企业办理经营贷。

苏长胜的公司在镇里也算是前几的规模,前几年的时候,苏兴荣刚在公司上班,业务几乎都是零蛋,于是才托家里的关系找苏兴荣,让他办这个贷款,帮着冲业绩的。

要知道,当时苏长胜的公司根本就不缺钱,只不过一来是帮亲戚,二来利率也的确不高,可以扩充一下现金流,就贷了两百万的经营贷,分十年期还。

如今还了将近三年,还有七年多的时间。哪怕是债台高筑的这一两年,苏长胜也都想方设法弄钱来,每个月按时还这一笔贷款,就是为了不让介绍这笔贷款的苏兴荣难堪。

可是谁能想得到,在这笔贷款都正常每个月还款的前提下,苏兴荣居然还主动上门来挑事,要求他们将剩下的贷款都给还了。

这不是欺人太甚么?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苏长胜,别拿什么合同和银行说事,我们老实和你说吧!就是银行的人委托我们过来通知的,你们赶紧把钱还了,就你们那破公司……哪天倒闭都不知道……”

苏兴荣的妻子叶金妹咄咄逼人地说道。

“要钱没有,我们现在是真的没钱了。刚还了一些,就算是银行真要我们还,也得再等等……”

被这样威逼,苏父苏母也是没了脾气。

欠人钱是事实,他们的腰杆就是硬不太起来。

而且在经历过这一年来被各种逼债的窘迫,哪怕是苏兴荣不来催,他们也都在琢磨着怎么快点将所有的欠款都给还了的。

对于老实人来说,欠钱的感觉真的是太不好了。

“哟!死猪不怕开水烫是吧?苏长胜,当初还吹嘘自己是什么乡镇企业家来着,现在就开始耍无赖了?”

苏兴荣趾高气昂地笑道。

其实他今天过来,根本就没打算说收到什么钱。

的确,前两天和某行长ktv喝酒的时候,对方是说了这么一嘴巴,说苏兴荣挖了个坑给他,暗指的就是苏长胜的这一批贷款,也暗示苏兴荣想办法让对方提早还款。

然而,按照苏兴荣了解到的,苏家哪里还有什么钱啊?

别说是两百万了,恐怕十万块都拿不出来了,能每个月按时还款,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苏兴荣之所以这么气势汹汹找上门来,根本上的原因,就是来踩一脚的。

对!

当初大家族聚会的时候,苏兴荣可是清楚的记得,苏长胜那个意气风发,自己这边的兄弟都被他比了下去,他也免不了被老爹给说道了几句。

一年赚几十上百万的乡镇企业家,这是苏长胜在乡里的抬头,人人都见了都得叫一声苏大老板。

苏兴荣见着那叫一个羡慕,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也要这么风光,总有一天也要让苏长胜看到自己脸色吃憋。

果然,他等到了这一天。

在担保公司越做越顺,苏兴荣也混了一个副总经理,而苏长胜的公司则是垮台了,欠了一屁股的债。

他就是来痛打落水狗的,看着苏长胜一家落魄,看着他连债都还不起……

那叫一个念头通达,内心畅快啊!

而面对苏兴荣夫妇俩的咄咄相逼,苏长胜也真的是没任何的办法了。

只能像之前面对其他债主那样,摊了手无奈地说道:“不管你怎么说,这笔钱我是肯定会想办法尽快还上的。但是,现在我们是真的没钱,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也看到了,就这么一个家,你觉得有什么值钱的就尽管拿去……”

“我呸!就你这破家,有什么可稀罕的……”

苏兴荣还想再嘲笑一下时,身边的老婆叶金妹却赶紧拉住了他。

然后,叶金妹飞快地上前,捞起了早就盯着的那两个礼品包,说道:“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这两包东西,就……就暂且当作是那些贷款的利息……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