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们真是时来运转了!

“那个不行!”

一看到叶金妹拿的礼包,张美娟就赶紧上前拦着,“那是小林同学送来的礼品,很贵重的。”

“呵呵!贵重?有多贵重啊?你们一家都是老赖了,还有人给你们送贵重的礼品?开什么国际玩笑啊!你们是想要笑死谁?”

叶金妹却是不管这些,自顾自地往袋子里摸去。

咦?

一个里面是包。

一个里面好像是……手表?

“就是啊!他们这一家子现在是穷光蛋,怎么可能有什么上档次的礼品?”

苏兴荣也是一脸的不屑,说道。

然而,张美娟却是赶忙道:“里面是一个爱马士的包,还有一个是百达斐丽的手表,两个加起来价值超过上百万的。你们别乱拿……”

“放下!这两个礼品,你们不能拿。”

苏父也是着急了,赶紧上前拉扯。

“嚯?还爱马士的包,百达斐丽的手表?吹牛也靠谱一点好么?价值上百万?别说是现在了,就是你们家公司全盛的时候,你们舍得买这些么?有人会给你们送这么贵重的礼品?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啊?”

叶金妹一边非常不屑地嘲笑着,一边伸手去摸里面的物品。

果然,看到了爱马士的商标,还有这包的手感……好像是真的耶!

再看看手表,真的是百达斐丽的,哪一款倒是看不出来,但是价值绝对是不斐的。

这这这?

什么情况这是?

苏长胜一家又兴盛了起来?

不可能的啊!

他们连贷款都还不起,怎么还有钱买这么贵重的礼品?

再者,他们说是有人送的,那就更是扯淡了。

他们又不是们高官家庭,谁会给这么一个落魄的商人家庭送这么贵的礼品呢?

八成……

这两个礼品,都是假的吧!

只不过仿得太真了一点。

管他那么多呢?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

到了老娘的手里,还想拿回去?

一瞬间,叶金妹心里就有了主意来,躲过苏长胜的拉扯就叫道:“我管你们值多少钱!你们知道为了帮你们拖延这些贷款,我家兴荣跑了多少关系,打点了多少人么?就一个破包和一个破手表,就当是我们家兴荣的跑腿钱。”

“哪有你们这样的?”

张美娟真的是气得肺都炸了,真是开了眼,还有这样巧取豪夺的。

“对对对!这两个礼品我们就拿走了,那笔贷款也不用着急。我会帮你们拖延的。”

苏兴荣也是人精,知道自己老婆这个作态,就表明了那两个礼品的价值绝对不菲。

“不行!你们不能拿走……”

苏长胜还想和他们理论,却没想这两个强盗拿起东西就往外跑。

一路追下楼去,却被这两强盗开车给跑了。

“哈哈!我们这回真的是发了。老公,你知道不?这两个东西,哪怕是假的,仿得这么真,至少也价值上万块的。”

坐在车上,叶金妹才有空好好地将两个礼品拿出来,仔细地观摩了起来。

“那要是真的呢?值多少钱?”

苏兴荣不懂这些,也兴奋地问道。

“如果是真的……怕是真的价值上百万。一会要不我回去找几个做代购的姐妹问问?”

叶金妹正得意洋洋地说着呢!苏兴荣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立刻就将车靠边,并且让自己老婆闭嘴,非常恭敬地接了起来。

“是我!是我!恩恩……什么?您真的带我去?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我一定准备好礼物,一定上档次,保证保证……”

挂了电话后,苏兴荣整个人都兴奋地要跳起来了,将老婆给一把抱住。

“什么事这么兴奋啊?难不成,你们老总要给你涨工资了?”

叶金妹也一脸乐呵呵地问道,丈夫这么高兴,肯定是有了不得的大喜事啊!

“去还涨工资呢?去年那老王八蛋各种找借口,扣了我一大比年终分红,老子早就不想干了。所以不是联系跳槽么?市里一家非常有分量的金融公司,叫建安诚信金融的,我一直在秘密接触……刚刚他们老总亲自打电话给我,说录用我了。并且……还让我准备一下,今晚带我去市里的一个高端聚会……”

一口气说了好多,苏兴荣觉得自己这一次算是真的熬出头了,到了新公司,那还不是天高任鸟飞?

“真的?太好了。老公,那你以后……不就是高端的金融经理了?对了!刚刚你说什么礼品,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给人送礼去啊?”

说着,叶金妹看了看手上的这两件礼品,狠了狠心道,“正好这里有顺来的,反正是白给不心疼,你带去。”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那边的老总跟我说,今天晚上才是真正去拜码头的,夏家你知道不?那可是庞然大物!他们终于正式决定在我们市里开展投资了……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吗?那得有多少的蛋糕啊?”

苏兴荣一脸眉飞色舞,憋屈了这么多年,他终于等到了可以证明自己的机会了。

不过,叶金妹却是一脸疑惑道:“什么夏家?很厉害的么?”

“当然了!夏家,在我们省还有哪个夏家啊?就那个啊!天天电视新闻上的……镇守我们这一片的夏……”

苏兴荣说到一半,叶金妹也吓了一跳,惊道:“什么?老公,你……你今天晚上真的要见这样的大人物么?”

“开什么玩笑?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见我们这些小虾米。今天晚上来的是夏家的一个管家,总管夏家在建安市的投资罢了。”

哪怕如此,苏兴荣依旧难掩内心地激动,又说道,“你别看只是一个管家,你知道人家掌管的资金规模有多大么?至少上百亿呢!间接影响的公司和财团,那可就是奔着上千亿去了。”

“百亿?千亿?这……这也太有钱了吧?”

被这么大的数字冲昏了头脑,叶金妹就更激动道,“只要给我们一个零头,那都是几百上千万啊!”

“那可不?所以,赶紧回家,把我那件一万块的西装找出来。还有时间,我去做个头发。这两个礼品也带上,今天晚上我得好好表现一下……我们真的是时来运转了!”

志得意满地苏兴荣重新发动汽车,哼着小调快速往家里回去。

而另一边,从苏家送礼拜访回来的夏嫣然,独自坐在父亲书房里,思索着自己今天的做法,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很明显,从已经调查的结果来看,苏林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他绝对不希望自己大张旗鼓地跑去找他帮忙和示好。

所以,夏嫣然才会折中选择从侧面入手,先这样以“女朋友”的身份到他家去混好感,先获得他父母的认可和喜欢。

“但愿,我这一步棋下对了。”

正思躇中,大管家财叔敲门走了进来,躬身汇报道:“大小姐!已经按照你的安排,今天晚上会在市家兴酒店举办一个小型的见面酒会,给市里的一些商人们,传递一些我们要稳定在建安发展一些业务的讯息……”

“恩!很好。财叔,这一步其实就是闲棋,毕竟,这里是苏林的家乡,哪怕苏林后面到别的地方上大学了。他的父母亲人还生活在这,我们开展了业务后,可以更好的从这些亲朋身上接近他和讨好帮助他……”

点了点头,夏嫣然又顺道夸奖道,“这些事就有劳财叔你去办了,另外今天的两件礼品选的不错,苏林的爸妈都已经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