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栾木的下落

“这些年我为了守护此地我特地把此处的出入修为限制在凝气期的修士才可进入,但现在的我因为属于升仙境的存在,到时候禁地消失就会被外界的天地法则所排斥,直接飞升前往上界了。”

“接下来听好了,这宫殿的座椅位置上你往上方烙印上你的灵识印记即可,不过这宫殿类的法宝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也仅仅只能放出来当个房子用,其他的包括移动速度和聚纳灵气的阵法之类的在内都需要强大的修为以及灵石作为催动基础。”

“虽说给你的储物戒指之中灵石不少,但至少在金丹期之前不要把这个宫殿法宝泄露出去!”烛龙一脸严肃的看着林晓。

“这个小子知道,财不外漏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的,多谢烛龙前辈关怀!”林晓对着烛龙行了一礼说道。

“嗯,你知道就好。”

“两三日的功夫应该可以把这座上品仙器的宫殿炼化了,我先给你抵御着此方天地消散的压力,你尽快吧!”烛龙再次出声。

“嘶~!上品仙器!

“好的,多谢烛龙前辈。”林晓震惊片刻立即反应过来,拱手作揖行礼后立刻向着座椅的位置发出一道灵识融合了进去。

烛龙见状点头,向着大殿门口飞去,双手黑色的光芒向着外界延伸了出去。

林晓盘坐在座椅的上方,脑子涌出了一道炼化这座宫殿的方法,手中灵诀掐起,本来毫无波澜空荡荡的大殿之中微微震动起来。

禁地之中,一个个宗门弟子还正在努力的搜刮着其中的资源。

就在林晓灵识触碰到座椅的瞬间,一刹那整片仙灵禁地变得不稳定起来,随机产生的黑色的空间裂缝遍布在了所有弟子面前。

“空间裂缝!”

“仙灵禁地要塌陷了!”

一阵阵惊呼声此起彼伏的回荡在仙灵禁地的各个角落。

“要抓紧时间离开这里,相传五大洲间隔之地便因为数十万年前一战,导致大陆分裂空间不稳产生了密布的空间裂缝,妖族等也正是因此多年来很少通过来到南部洲。”一个轩辕门的弟子出声说道。

“不对啊,此处是仙灵禁地,又不是那种地方,这可是存在了数十万年啊!怎么会....”说了半句的另一位清风门弟子戛然而止,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看向了远处漂浮在上空的宫殿。

站在一旁的江辰眼神一凝看向了自己旁边的同门师兄,沉声说道:“杨境师兄是不要自误!”

听到江辰的话被称之为杨境的他一脸尴尬,连连摆手说道不敢,这个江辰自从来到清风门修为急速上涨,短短不到一年的光景便已然修炼苍穹诀修为直逼筑基期了在门内极为受到重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个个在想些什么!都把尾巴夹起来,那是我兄弟!”江辰环顾四周,冷眼看着周围投来的一道道目光。

“呦呵,清风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硬了,翅膀硬了不成!”一道声音传来。

众人的目光纷纷望去,只见一身身穿锦袍的青年趾高气昂的走了过来。

“这不是青阳门的少主江天林吗?这清风门的弟子要倒霉了,听说此人已然筑基自己硬生生的打落修为到凝气九层为了进入仙灵禁地...”一道声音在人群中传开,都拼住心神准备看清风门如何应对。

只有杨境像是看傻瓜一样看着他们,心中哼哼的想到,要是你们知道我这师弟在凝气八层就抗住筑基中期的攻击并击败你们就不会这么讲了。

井底之蛙之辈!杨境向着江辰的后方挪了挪。

“小子,大言不惭的在此乱吠些什么!”江天林走到了江辰的身前看着他。

只见江辰二话不说朝着江天林的脖颈处伸去,后者因为被突然快速的一击吓了一跳往后退去。

但江辰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任江天林已经反应很是迅速了,还仍是被拽住了衣领处的位置被江辰提到了眼前。

“现在呢,你再说一句!”江辰轻飘飘的一句话回荡着后者的耳边。

再被抓住的瞬间他就准备调动灵息,但是不知为何自己体内的灵息就像一块磐石般根本无法调动。

顿时江天林的脸色变得黯淡下来,低着头变得有些阴狠。

“你不敢杀我,我爹可是青阳门掌门,元婴期的修士,你杀了我你也跑不掉的,桀桀桀~哈哈哈哈”说着被掂在手中的江天林声音逐渐响亮起来。

“师弟要不还是算了吧,反正此人也只是个逞能之辈,看来传言终究是传言,不过是个只会仰仗自己老子罢了!”杨境故意说出话来让还在江辰手中的江天林听到。

江天林一听,一瞬间恼羞成怒双手紧紧的握着江辰捏住自己领口的手臂,但是却丝毫灵息调动不起来。

“垃圾!”说完这句话的江辰随手像是丢垃圾一样把他丢在一旁。

“你..”被丢出去的江天林瞬间感觉自己的灵息又可以再次调动了,但是之前感受到了江辰厉害的他只是站起身深深的瞪了一眼便甩开袖子离去了。

“也是个怂货!~”江辰用指甲剔了剔牙,看向了天空中越来越多的黑色裂缝又转身看向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宫殿,心下愈发沉重起来。

...大殿之中。

“前辈,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获得如此重宝,到时候你也要走了小子我该怎么办?”林晓此刻灵识已经在和宫殿之中的枢纽进行融合,忽然之间想到禁地消失,各宗门弟子肯定会向他们长辈禀告,眼看自己现下也就凝气的修为,出去分分钟都是变成渣渣啊。

“这个我自有打算,到时我把在内的所有人记忆全部更改掉,根本没有此事只是莫名其妙的消失塌陷即可。”烛龙单手继续向外面挥出着黑色灵息说道。

“多谢前辈,嗯..还有一事需要麻烦前辈。”林晓想到了戒指中还在沉睡的陈初语还有妙清的托付。

“何事!”

“前辈可在这中央地带见过一种叫做栾木的灵药?”林晓一脸喜色的望向烛龙。

“栾木?那是何物,你给我描述下大概样子。”烛龙搓了搓下巴下的长髯说道。

林晓对着烛龙大概比划了下大小和形状,烛龙一拍脑袋忽然想起了什么。

“那东西啊,那不就是根野树嘛,扎根在我的头顶上面不知多少年了,我前几日苏醒时给拽了扔一边了,你等等,我去去就回!”

烛龙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林晓听着烛龙的形容,心中有些苦涩,栾木被叫做野树,朱果岂不是成了小番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