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敖冰

“给你接着!”烛龙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大殿之中,手中拖着棵两三丈高浑身绿色的光芒显得特别晶莹剔透,直接甩手丢向了林晓的方向。

心中不禁一急的他赶忙挥手发出灵息接住了即将掉落在面前的栾木。

“你们人类也是真的有意思,这种野树在上古时代遍地都是当时一个个都鄙如草芥,现在倒反过来当做宝了!”烛龙抚了抚自己的胡子轻笑着说道。

“交给你的戒指里面随便拿出个丹药都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快点到达金丹期吧,那个时候才是你真正开始腾飞的阶段!”

烛龙看着轻轻摘下栾木叶子的林晓说道。

“是!小子我一定不会负师父和前辈厚望!”林晓点了点头,在接受了楚青霄对自己灌输的诸多东西后,他的眼光越来越高起来。

手中的戒指灵光一闪,出现在大殿之中陈初语的身影。

“嗯?这个女子是何人!”烛龙眉间一皱,看向林晓问道。

“这是我在外界宗门之中师姐,平常关系比较好,在禁地之中被人打伤沉睡了现在需要栾木的生命精气唤醒她!”林晓立刻回应道。

“哦~,关系比较好,是你相好的把!”烛龙为老不尊地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相好的!前辈形象呢”听到烛龙说出的这两个字,神情有些幽怨的林晓不禁想起了柳青灵的身影。

“也不用这什么野树枝子,你自己当宝贝收起来吧,我来帮你唤醒她吧。”烛龙看着林晓有些飘忽眼神出声说道。

林晓一听,本来飘飞到九天云外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看向了烛龙:“前辈当真可以?”

其实此刻林晓已经确定了,烛龙活了这么多年的存在既然能说出来肯定也是能办的到的。

“这点儿小事儿,老夫还是能办得到的。”烛龙说话间随意的朝着陈初语的体内挥出一道黑色灵息。

“怎么会有龙族的血脉~”烛龙的口中缓缓吐出几个字。

“什么?龙族?”林晓站在一旁有些疑惑。

“血脉之力如此浓郁,好像是要觉醒了!”烛龙并没有回应林晓的问话,自顾自的说着。

顺着烛龙的目光向着下方陈初语的方向望去,只见躺在地上的陈初语浑身发出道道金光把自己给包裹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变化林晓快步走到烛龙的身前直接喊了起来。

“你喊什么喊,我耳朵还好使呢!”烛龙对着林晓没好气的说道。

“你带出来的这个小姑娘身上有妖族中五爪金龙的血脉,平日里一直被人刻意封印了起来,现在应该是受了重伤,其身体之中的血脉之力便突破禁制冲了出来在调养自身的身体。”烛龙扶着胡须静静的看着下方的陈初语。

林晓听完之后久久沉默不语,他还一直纳闷,既然陈初语父亲是紫阳那么母亲又是在那里,现在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起来。

自己在仙游宗的未来老丈人如此牛批啊......正在满脑子跑火车的林晓耳边传来了烛龙的声音。

“不过她这个血脉之中好像还有些古怪,所以才一直导致醒不过来。你先往后退一步,我出手帮她直接解决掉!”烛龙向着林晓摆了摆手走到了陈初语的身前。

烛龙挥手向着金光缠绕着的陈初语挥出一道黑光,后者就像水遇到火一样立刻蒸发,化作袅袅的白色烟雾向上奔腾而去。

“哼~,小小的返祖境也敢在此放肆!”烛龙口中怒起一道爆喝,眉心之中发出一道灵识带着无尽的杀意奔将过去。

“别,前辈,小龙这就出来还请前辈手下留情。”陈初语的身体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道影子闪现而出。

待落定之后,只见一个浑身金灿灿的缩小版金龙出现在了烛龙和林晓的眼前。

林晓刚一准备凑上去看看便被烛龙拦下,“他现在只是一个分身便已拥有返祖境的修为,不知道本体实力如何,暂时你就不要靠近。”

“可是烛龙!”小金龙眨了眨眼睛盯着面前的烛龙看了又看。

烛龙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自己当年在龙族横行霸道认得自己也算不得什么。

得到肯定的小金龙欢快的在原地跳了一圈,激动着说道:“是我啊,敖冰啊~”

烛龙忽然浑身一颤,“敖冰?你不是敖冰,他早已飞升上界,况且他的气息我怎么会不认得!”

“莫要忽悠我,我可没有老糊涂!”

“哎,我真的没有骗你,你这老龙莫不是老眼昏花的脑子也糊涂了,我当年先一步飞升,当时留下一具分身在妖族内的!”敖冰着急着的小身影猛然之间张大了无数倍,威严的龙首望着下面的两人,长长的龙神缠绕在一旁的柱子上。

“这股气息,你真的是敖冰!”看着巨大身躯的敖冰,烛龙忽然之间双眼之中涌出点点晶莹。

“你这厮,能不能像个公的,天天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敖冰有些不耐的打了个响鼻,把身形缩小到了原先的模样跳到了烛龙的肩膀之上说道。

“哎!数十万年了,我这具分身当年被我故意丢在下界好便于查探当年之事,现在还是没有任何头绪......”敖冰轻轻叹了口气。

“刚刚主人的留影刚刚消散~”烛龙突然说了一句话。

敖冰沉默了半晌说道:“我知道,呆在这个小子储物戒指中时刚刚就感知到了。”

“难道当年之事就不能好好说一说,和主人道个歉兴许就好了!”烛龙上前激动的对着旁边的柱子锤了一拳。

“你让我怎么面对他,本来让我好生照料的孩子在我面前魂飞魄散,你说,你说让我怎么面对!要不是当年主人他强制给我下了一道咒印禁灵符,让我每次准备自绝时都灵息禁止,恐怕你都见不到我!”一颗颗泪珠从敖冰小巧的身体上掉落砸在了烛龙的肩膀上,声音咆哮如雷。

“当年那件事情疑点颇多,主人回溯时间想找出都找不到,何况是你...”烛龙摆了摆手对着他说道。

“还有,你寄身在这个小姑娘身上干什么?”烛龙转了一圈终于把话题再次扭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