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拼尽全力

“那个怪物是怎么回事!”

“别管那么多,说不定还是政府隐藏的秘密武器!”

“只要他能帮助我们把墙壁堵上,无论是巨人,还是其他的生命怪物,他都是我们的同伴。”

“大家,快,拦住其他的巨人,让艾伦过去!”

“.…..”

原本死气弥漫的战场突然又活了过来,士兵们的眼神全都变了变,那是锋芒毕露的尖锐,誓死不归的坚毅。

子秋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三笠的身上蔓延出的惊人气势,好像有一股无法言喻的能量在不断的向外冒。

她同样捡起了掉落在身旁的武器,捂住剑柄,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子秋,嘴角轻轻上扬。

随即,缆绳射向了大门之外,她准备一个人拦截墙壁外不断到来的所有巨人。

“真是个乱来的女人!”

子秋的心中狠狠的抱怨了一句,不过随即,双脚踏在墙壁上狠狠一用力,将自己的身体向外弹出。

身体在空中侧转,腰侧的固定爪自发射器中崩腾而出,朝着墙壁之上射去。

背后传来巨大的推动力,子秋高高的跃上这50米高的巨大城墙。

墙外是广袤的草地,数以千计的绿色在夕阳的点缀下,像一副巨大的风景画,呈现在子秋的眼前。

远处能隐约看见巨大的森林,那些高耸入云的树木,恐怕是一生都不容多见的。

还有许多连绵的烟尘,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说不准是巨人之间在打架,而引起的混乱吧。

继续飞跃过城墙,子秋看见了黑发的三笠,一个人站在大门前,像一位战场的女武神,双刃散发着凌冽的光。

那些冲向她的巨人们都被她一刀一刀的削掉了后颈的肉,摔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机。

子秋看着另一侧的一只准备扑向三笠的巨人,腰间的装置传来剧烈的响声,他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嘭——”

主战场,这只突然出现的凶猿,此刻像极了远古的魔神,穿着一身的辉煌铠甲,满嘴尖锐的凶牙,仅仅是在远处听见的嚎叫声,就能让人胆寒。

他一拳锤向了奇行种的大脸,而这一记沉重的拳头直接把对方的脸打变形了,血液在不断的往外流,碎裂的皮都粘在了魔猴的手上。

巨人发出了惨烈的哀嚎,不断挥动自己的大手,扑打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怪物。

只不过这些在普通士兵眼下视为致命的打击,对于身穿巨铠的猴哥来说似乎根本不值一提。

“铛铛铛——”

敲击金属的清脆响声让一些注意到的士兵都忍不住的发笑,似乎是在嘲笑这只巨人的自不量力,肉体怎么能和金属硬碰硬呢?

不过也只有亲身体会的猴哥才知道这一记记的拳头之下,隐藏的力量是多强。

这些巨人好像是天生受到了这个世界造物主的青睐,被赋予了这股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

只不过,力量的代价也是相当沉重的。

“嗷——”

巨人发出了嚎叫声,全身冒出了巨大的力量,猴哥被这突然涌现出的力量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可能是出自于隐藏在灵魂深处的求生欲,巨人将一直压在它身上的魔猴给掀了出去。

而又再猴哥落地的瞬间,它又是疯狂的铺了过去,一口污秽的碎牙狠狠的咬在了没有铠甲包裹住的脖子上。

即使咬了一嘴黑毛,巨人也已经没有松开的打算。

牙齿越埋越深,鲜红的血流的越来越多。

这只人型的魔物突然口吐人言,不过这些场上的士兵们恐怕并不能听懂这声的含义,他们只见被黑毛覆盖的健壮的巨臂,不断的敲击着巨人的大嘴。

血与血肉交杂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属于谁,不过那些被击飞出去的牙齿,却能轻易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没有士兵敢去涉及这场不属于他们的战争。

突然,他们的眼前又出现了一阵光芒,并不是之前的蓝光的,这次似乎换了花样。

那是炽烈的金黄色,像太阳般耀眼的光。

所有人都被迫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金光过后,一根辉煌威严的黄金铁棒出现在了每个人的视线里,被吸引,被震撼……似乎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没人能清楚他们自己在这根巨棒下到底感受到了什么,总之,汇聚到一点,都会想到一个相同的词,那就是——强大。

金棒跟猴哥的身体一般的高大,有十五六米长,全身缠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金龙,灿烂的龙鳞不断荡漾着强烈的光。

突然,光芒四溢。

猴哥的右手高高的举起,橫握金棍,手上的肌肉暴涨,直刺向面前的巨人。

像是刺豆腐一般,贯穿了巨人的头颅,顺带拖着它庞大的身躯,砸在了地面之上。

“轰——”

一阵惊天的巨响,天边似传来了一道龙吟。

艾伦浑身无力的坐在地上,他的面前,堆放着一块巨大无比的圆石,而这块圆石又恰好的卡在了墙壁之中,堵住了所有恐怖的缝隙。

白色的热气不断从他的身上冒出,伸向天空。

“砰——”

一颗黄色的信号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墙壁外的子秋跟三笠筋疲力尽的看着天空上的这朵灿烂的烟火,卸下了心中所有的气。

利刃跟他们俩一起躺在身侧,似乎运动了这么久,也觉得累了。

刀刃上出现了数不清的豁口,不过子秋却隐约觉得听见了欢快的“剑鸣”声,激扬跌宕。

倒在战场上似乎是他们穷尽一生所追击的目标。

刀身已经老去,战士也已经累到拿不起刀刃了。

“咚咚咚咚咚——”

远处传来了连续的震响,恐怕又是某只奇行种跑过来了吧。

耳边已经收到了系统传来的「可以随时选择回归」的提示音,想必,只要自己的意念一动就可以回归到猴哥所说的那个空间了吧。

只是一想到躺在自己身体一侧的三笠,子秋的心中就迟迟没有说出该念的那个词。

“三笠,你还能站的起来吗?”

“你叫什么?”

清脆是女声出现在耳边,疲惫的声音之中蕴含着淡淡的轻松。

偌大的墙外世界,一男一女平躺在这片广袤的草地上,你一句我一句的,消耗着他们最后仅剩的气力,聊着天。

残破的四柄刀刃成了他们最安静的旁听者,远处依旧有连续的响声,一只又一只的巨人也在不遗余力,顺着食物的香味向墙壁慢慢的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