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终于结束了

“马上回收艾伦,立刻撤离到城墙上!”

驻屯兵团,原本的三名精英班队长,如今只剩下了里柯一人,她在这最后的关头,发布着结束的命令。

阿尔敏艰难的从巨人的后颈处,拖拽着昏迷不醒的艾伦。

而特罗斯特剩下的巨人都在不断的朝艾伦的位置移动。

虽然敌人依旧还有不少,但可以从士兵们的微表情中看出他们心中的激动。

人类第一次战胜了巨人,虽然付出的代价依旧沉重。

15米长的奇行种浑身散发着白色的雾气,不停的蒸发着,只见它的头颅整个都消失不见了,这似乎是那根金棍的威力。

而战斗的胜利者,那只浑身暗金铠甲的黑色巨猿却凭空消失不见了,就如同那只破坏了城墙的超大型巨人,没有人知道他们隐藏在了哪里,会何时再次出现。

“卢大哥,我就确认一下秋君的状况,马上就会选择返回的。”

“那好吧,你可千万别乱来,我相信子秋肯定不会有事的,如果你没看到他,就立刻回归,他可能早就回去也说不定。”

“嗯,我知道了。”

绫音顺着僻静的街道,朝墙壁的方向跑去。

虽然城中依旧游荡着大量的巨人,但现在,这些怪物就跟这群来自异世界的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只要你不会傻到站在它们的面前跳舞。

卢伟看着远去的少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想着“多么好的姑娘啊,怎么就……”

身边的士兵要不去保护艾伦他们撤离,要不就是早就逃跑了,卢伟缓慢的走入一个街道,走到了一处没人能看到他的地方,准备回归。

虽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消失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能避免,他还是准备避免一下的。

转入无人的小巷,深吸一口气,他同样不知道之后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不过,走一步算一步吧。

心中刚想默念一句“回归”,可随之,他却在视线的余光中看见了一样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卢伟总感觉它的周围散发着奇异的光,他忍不住的朝着那样东西走了过去,伸出了手。

巨人一步步逼近躺在地上的两人,而这一男一女却没有对它们做出反应,依旧平静的说着话。

“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三笠侧过脸看着说话的人,而她一半的脸颊上多了一条细长的伤痕,那是之前被失控的巨人艾伦伤到的。

“你也是。”

[我当然不会有事了,我可以……怎么还不来啊!都快被巨人吃掉了啊!]“咚,咚,咚,咚”

巨人慢吞吞的走到了这两个无法反抗的人类面前,肉嘟嘟的脸所表现的并不是应有的可爱,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恶臭,就好像几百年没洗过澡一样,即使没有用眼睛看到,也足以令人恶心。

大手缓缓的伸向了地面。

不过任务结束之后,那双掌控危险的手就好像早已消失。

“吁——”

耳边传来了一道道马鸣声。

“咚——”

巨人的身躯轻易的倒在了地上,子秋的眼前飞跃过去数道人影。

蓝白双色的羽翼翅膀,交叠在一起,印衬在后背的衣服上,真像是展翅的雄鹰,那一对对象征着自由双翼,正越过巨大的墙壁,飞入到后方的战场,进行最后的清缴。

而这些被围困的巨人们,也将迎来它们最强大的敌人——调查兵团。

到了此刻,子秋的心才终于放心了,这些迟到的家伙们终于赶到了,而现在他也能够安心的回归了。

突然,眼前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橙发的女孩,同样也是中短发。

也不知道为什么,子秋一天愣是就是没见到一个长发的姑娘,绫音除外,不过也对,要经常跟巨人作战,能留中短发就不错了。

她不停的眨着自己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观察着这个躺在地上,双眼却睁的明亮的奇怪家伙。

佩托拉绕着地上的这个人移了移位置,而对方的眼珠居然也能跟着自己的身体移动。

“殴鲁,殴鲁,快来看,这两个家伙还是活着的。”

“又是两个小鬼,找死也不选个好地方,你把他们带上不就行了。”

“喂喂,你也来帮忙啊,这里躺着的可是两个人。”

“麻烦死了!”

子秋知道说话的两个人是谁,他们都是调查兵团最强战力的里维的直属手下,俗称“里维班”的成员。

里维·阿卡曼,俗称“兵长”,绝对是一个人气能盖过男主的角色,就连子秋自己也相当佩服他的实力,还有他特有的强大魅力。

不过,他此刻,应该在为艾伦的事而发愁呢吧。

佩托拉扶起了一旁的女生,虽然让她去扶男生也没有问题,但是她可不想让殴鲁那个混蛋占其他女兵的便宜。

“殴鲁,你快点,里维兵长在等我们呢!”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太啰嗦了。”

一头棕灰色,或者说是奶茶色卷发的殴鲁慢吞吞的从马上跳了下来,他的发型还是有些时尚的“括号刘海”。

只能说这个发廊的老板绝对是引领墙壁时尚的先驱者,虽然文明落后了外面100多年,但这份与生俱来的时尚品味,丝毫不差。

殴鲁满脸的不情愿,看着躺在地上的子秋更是有些恼怒,他打算等下扶人的时候,装作意外,摔他个几跤,报复报复。

可就当他将要走到对方面前的时候,他注意到,从天上的墙壁之上落下了一个绝美的黑发少女。

[不,这一定是仙女,是女神,我感觉我要恋爱了,这才是我相信之中女人应该有的样子,而不是佩托拉那样的男人婆。

那充满担忧的眼神,闪闪发光的大眼睛,还有那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

没错,是长发!这是重点。

那些中短发的女兵我都快看吐了,我终于见到了!

这一定是我……]脑补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倾城的女孩抱起了躺在地上的那个臭家伙。

噗——心中喷出一阵鲜血,他痛苦的跪坐在地上,头颅低垂,掩饰自己的悲伤。

[天哪!凭什么,是我不够帅吗?看我这刘海,这发色,怎么会这样。]“殴鲁,你怎么了?”

佩托拉看着跪坐在地上的殴鲁,相当的疑惑,怎么好好的给人下跪啊,难道是他的老朋友死了?

嗓音显得有些沙哑,殴鲁颤颤悠悠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我……失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