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坏她好事

张清明刚刚说完话,一个踩着三寸金莲、穿着清朝服饰的老太太,缓缓从外面走了进来。

“阴时凶日已到,请新姑爷出阁。”

熊金听完这话颤颤巍巍的站在原地,吓的他连该迈哪条腿都不知道了。

张清明就站在他的身后,伸手轻轻推了他一下。

熊金这才全身僵硬的往前走,那动作真跟国外的那些丧尸差不多。

老太太惨白脸上细细的眉头轻轻挑,满是疑惑盯着熊金瞧着,这反而让熊金更加紧张了。

这不会走路就跳吧!

于是这家伙刚刚出了卧室,该学清朝的僵尸在那跳了。

“众仙回避!”

一声阴森轻缈的怪叫在卧室里传来,听的人感觉浑身渗的慌。

张清明背着双手,没事人一样径直从老太太面前走过,尾随熊金往楼下走去。

这熊金吓得快尿裤子了,所以在楼梯上没跳好一下就崴了脚,咕噜一声就从半道滚了下去。

正巧停在了一双血红色的鸳鸯绣花鞋面前。

他现在地上装了会死,看见四周的那些东西没找自己麻烦,这才将视线顺着绣花鞋慢慢往上移动。

鲜红的对襟大袖衫、金丝腰带、玉坠扣儿,肩膀往上是凤冠霞帔和大红盖头,跟古代成亲的新娘打扮是一样一样的。

只是让人感觉诡异的是,这礼服的颜色红的有些吓人,好像是用血染出的色似的。

靠得近些还能清楚地嗅到腥臭味道,还夹杂着死了很久的腐烂气息。

“夫君,我终于等到你了……”

红盖头下忽然传出来的一句话,听的熊金忍不住浑身一哆嗦。

这时新娘缓缓抬起了手臂,一只惨白的手臂轻轻伸到他的面前。

熊金看见这一幕,裤裆立刻传来一阵温热的感觉,这是真吓尿了。

站在一旁的张清明见状顿时眉头一紧,随后顺手抓起旁边香炉一把香灰就洒在他的裆部。

那新娘顶着盖头的脑袋歪了一歪,用力闻了一会。

这阴香的气息盖过了尿骚味道,成功的让熊金躲过一劫。

张清明掏出手机,将屏幕上的字给他看:“跟她走!”

熊金听见以后心里这叫一个害怕,但是他又别无选择。

于是,熊金右手哆哆嗦嗦地抬了起来,轻轻握住了那寒霜如冰的白骨。

一股凉意立刻从他的手掌快速传达到了心底,他这个时候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被结霜了。

“请贵宾列席!”

刚才的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两人前面。

那渗人的叫声响起之后,将血新娘身旁的江米雪吓的全身一激灵。

张清明这才认出来,原来那脸色惨白却挂着两个大腮红,根本不像人样的伴娘竟然是她!

张清明连忙对她使眼色,江米雪也立刻眨眼对他进行了回应。

随后,整个房间落英缤纷一样缓缓掉落无数纸钱。

那些原本安静的东西立刻欢欣雀跃起来,只是整个场面都安静的落针可闻,透着一股子渗人且诡异的气氛。

啪嗒……啪嗒……啪嗒……

江米雪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像是那种鞋里灌满了水走路的感觉。

敏感的她立刻寻着声音去找,很快就发现这是新娘裙摆里发生的声音。

然后她的瞳孔就立刻猛的一收缩,因为新娘每走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清晰的血脚印。

江米雪从小到大遇见的奇怪事情都没这一晚上遇见的多。

她甚至都在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做噩梦?

因为惊恐她的动作变慢了下来,立刻就被旁边的老太太给盯上了。

张清明见状立刻顺手拿起桌上的苹果丢向了后方,随即那里传来有东西被砸碎裂的声音。

老太太的注意力再次被吸引开,很快就指挥两个纸人走过去查看情况。

这个时候张清明走到江米雪身边,伸手架着她继续往前走。

两个人跟着新郎新娘走到客厅中央,欣赏着他们安静诡异进行着拜堂礼仪。

熊金此时整个身体抖的跟筛糠一样,脸上的汗珠一个接一个的往下落着。

张清明给他塞在衣领的黄符很快就被汗水给浸透了。

黄符一湿,附上的道法渐渐就不灵了。

所以,四周原本安静的魑魅魍魉们渐渐也开始变得躁动了起来。

血新娘也是一直在耸动鼻子,好像在搜寻着什么。

“怎么有生人的气味……”

熊金这个时候人已经彻底吓懵了,就傻愣愣的杵在那里打哆嗦。

张清明很快就察觉出来了异样,于是右手捏着嗓子非常尖锐的喊了一声:“礼毕!”

刚才所有人都被生人的气味吸引了注意力,根本没几个记得拜堂程序走到哪一步了。

所以,张清明这一嗓子喊完,血新娘误以为真的结束了。

等了几百年了,终于可以了却心愿了。

所以,此时的血新娘也是心急如焚乱了方寸。

于是,血新娘也没心思去管什么生人死人的事情了。

熊金现在就像个魔偶,被血新娘拉着往二楼走去。

张清明故意将江米雪拉到后面,准备等会混上去悄悄解决此事。

但坏就还在熊金这家伙在不该清楚的时候清醒了过来。

在熊金杯拉扯着往楼梯走的时候,正巧要路过他家客厅房门的前面。

这家伙余光撇见房门的时候立刻有了生的希望!

于是他一把挣脱血新娘的拉扯,撒腿就往房门的方向跑去。

张清明暗叫一声不好,然后就看见血新娘的红盖头突然炸裂开来。

她血红的双眼在不停的流血,随后她的身子也不停在往下流血,紧接着她仰头尖叫起来!

房间内、窗户上所有的玻璃瞬间炸裂开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逃!该死!你们都该死!”

这个时候熊金已经打开房门狂奔了出去,那些魑魅魍魉全部化作黑烟追了过去。

血新娘也想追,张清明却突然扯下了自己的黄符,并将一把桃木短剑塞到了江米雪的手里。

“这里交给我,你去救人!”

江米雪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右手握着枪、左手拿着桃木剑快步冲出了房门。

这黄符一扯下来,张清明活人气息立刻就明显了起来。

血新娘、老太太和几个纸人,当即齐刷刷将目光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张清明冷冷一笑,捏了个乾坤一指的指诀说。

“收了你的东西,还没付你因果!本掌柜可不是贪小便宜的人!”

血新娘却是缓缓裂开了她的血盆大口,露出了尖锐的獠牙和毒蛇一般的血红长舌。

“坏我好事,要你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