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别惹道士

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竟然站在原地笑了起来。

“鬼丫头,你怕是不知道本天师的威名吗?本天师道号玄黄子!”

原来还想帮着血娘子偷袭张清明的鬼老太,在听见这话当场不敢再上去半步。

血新娘赤红的眼中也满是忌惮的神色。

“你就是一年前传说单枪匹马,一口气打穿十八层地府的玄黄子?”

张清明左手背在身后,右手轻轻摊开,半截柳木棍就出现在了手掌之中。

“打鬼鞭!”

那鬼老太看见这物件之后,立刻化作一股黑烟冲向了窗外,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

血新娘眼中的血泪更加汹涌了几分,那裂开的大嘴也开始哆嗦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所有人单单欺我一个可怜之人!为什么!不公!世道不公!”

张清明只是握着柳木棍,并未发动道法。

“我知道你是个可怜人,经过三世磨难,所以才没想跟你来硬的。有心帮你了结这段孽缘,却不想终究还是算差了一步。”

说完这话,整个房间传来一阵阴森的女人狞笑声。

血新娘身上的喜服突然更艳丽了几分,上面已经开始有丝丝鲜血往外溢出。

她看向张清明的眼神也是越来越阴狠。

“负心的男人都该死了!你们这些男人都该死!知道为什么我的嫁衣这么鲜艳吗?因为它是用负心人的血浸染出来的呀……你看多喜庆!”

听了这话以后,张清明的眉头不禁皱的更紧了一些。

他原来以为这血新娘身上的怨气重,是因为他历经过三世的磨难导致的,却不想上面竟然还纠缠着那么多惨死她手上的怨灵。

“哎!尘秽消除,九孔受灵,使吾变易,返魂通形,幽魂超度,皆得飞仙。”

张清明缓声念出这段咒语后,血新娘的狞笑当即僵住了。

因为她感觉身上的怨念竟然开始变浅了一些,体内困缚的那些怨灵有几个飘散了出来。

“该死!你要做什么!你个该死的道士!魒当铺的掌柜不是说不干涉因果吗?那你为何做出违背祖训的事情!”

张清明看着她露出一丝微笑说。

“祖训说的是在当铺内不得干涉,那是做买卖的规矩!现在我们又不在铺子里,咱们的买卖也没做成。这怎么能算违规呢?”

血新娘不敢再跟张清明啰嗦,立刻咆哮一声冲着他就快速飞了过去。

那钢爪一样的骨爪冲着他的胸口就刺了过去!

“那些老鬼没告诫过你别惹道士吗?”

说完这话,张清明一边继续念诵荐拔往生神咒,一边右手握紧柳木棍。

然后就听见唰的一声,一条拇指粗、两米长的金色柳条快速从柳木棍一端生出。

血新娘这血色喜服下面只不过是一副骷髅架子而已,帮着撑起衣服的都是含恨死在她手上的怨灵。

金色柳条生出的时候,那些怨灵惊恐万分,一个个挣扎地想远远逃开。

于是,血新娘一身厚实的阴怨之气瞬间大乱起来。

她喜袍下面变得鼓鼓囊囊、沸沸腾腾的,像是刚烧开的热水似的。

“你想死,别拉着他们一起神形俱灭!”

血新娘有些控制不住体内的气息,于是立刻倒飞出去与张清明拉开距离。

“他的命是我的!你的命也是我的!这笔账我记下了!记下了!”

说着她竟然转身想跑,张清明哪能如此容易放过她。

“天雷尊尊,龙虎交兵,日月照明,照吾分明!三界众灵,接我号令,天兵地将,符至则行,急急如律令。招!”

张清明快速念诵完一段咒语之后,随手丢出一张黄符。

那黄符在半空便自行燃烧起来,然后天空当即响起一声惊雷。

随即,他们房间四面墙上快速映出十几道黑影。

这些黑影全部穿着铠甲、手握长枪大刀,大有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血娘子想穿墙遁走,瞬间就被那些黑影联手给挡了回来。

这一下她的退路算是被断了,无奈之下只能返身冲着张清明再次冲去。

但是她飞了还不到一米的距离,那金色的柳条便啪的一声抽打在她的身上。

只是一瞬间,血新娘身上就有一大股黑烟升腾而起。

血新娘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那声音让屠过地府的张清明听后都觉得于心不忍。

“别挣扎了,我愿用五年修为化怨渡你往生!执着了三世,该放下了。”

血娘子身上开始不停的往外流血,很快附近的地板都已经流满了血水。

“往生?不杀尽天下负心人,我绝不往生!绝不!”

张清明听后缓缓叹了口气,然后重重的一鞭子又抽打而下。

血新娘身上升起的黑烟更多了,地上的血水也更多了。

将她体内那些怨气过重的怨灵扼杀之后,张清明再次念起了荐拔往生神咒。

无数的男人灵魂从血娘子体内飘升出来,这些该都是惨死在她手上的冤魂了。

看着这些飞向地府往生的魂,血娘子再次张嘴尖叫起来!

那些还没来得及飞走的全都被她重新吞入了口中,然后血新娘扭头对张清明狞笑一声,一头就撞向了北方墙上的落地窗。

窗户上的黑影联手想挡,但是刚才窗上玻璃被震碎了,致使他们没有依附之地。

张清明想追却是晚了一步,所以只能无奈的看着她化成一团黑影,快速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你这么心软,当时究竟是怎么打穿十八层地府的?”

一个女孩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张清明转身便看见了那个扎着彩虹马尾的女孩。

女孩此时正坐在没玻璃的窗台上,眨着夜空星辰般闪烁的大眼睛正在盯着他看。

“怎么又是你?烦人不烦人!”

女孩轻轻从窗台跳下,然后面带微笑的伸出右手说。

“正式认识一下吧,我叫马寒灵!你的未婚妻。”

张清明听见这话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转身双手插兜装酷说。

“我还是个孩子,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年龄!”

马寒灵听后却是背着手走到张清明面前俏皮一笑说。

“去年你强行突破天师境,凭借蛮力一口气打穿十八地府,已经将命元伤得差不多了。我爷爷说,你最多还有三年的寿命,所以让我们提早完婚,帮你生个大胖儿子。”

张清明听完最后半句话,被自己口水呛的不停咳嗽起来。

“好端端地扯到生娃上来干嘛?现在的女孩都这么不矜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