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诡事连连

张清明抵达乱坟岗的时候,四周没有想象中的死寂一片。

隐约在坟岗之间有女人的歌声传来,那声音凄凉飘渺,每个音符好像都能透过毛孔钻进人的身体,让你打骨子里觉得发寒。

“乱坟岗好声音啊?这歌声胖爷只能给9分,那一分是觉得瘆人不敢给……”

王敢当的声音忽然在张清明身后响起。

张清明微微皱眉看着那胖子说。

“不是让你待着别动吗?还敢过来……”

“你让胖爷不动胖爷就不动啊?胖爷可是茅山最后一代道士!等会你就躲在我身后,有什么事情胖爷担着……”

两人说话的时候,忽然那歌声戛然而止了,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

“这气温怎么突然降了?感觉背后冷飕飕的呢!”

王敢当说着转身就往后看去,当即被吓的一激灵。

原来他身后不远处正站着曲莹莹,只是她此时状态非常怪异。

只见她双手无力下垂,披头散发的深深岣嵝着身子,双腿成诡异的内八字杵在那。

张清明这个时候也转过身来,看见这个女人现在这个怪异姿势,心中不免生出了一丝疑惑。

“我说妹子,你怎么也跟来了?这里太危险了,快回去吧!这里交给你胖哥和这个……这个谁谁谁就行了!回吧!”

王敢问说完还得意的笑了笑,张清明却是一直在警惕地审视着曲莹莹。

“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去看樱花,娃娃哭了叫妈妈,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娃娃啊娃娃为什么哭呢?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啦……”

诡异的歌声再次响了起来,而且那歌声竟然近了许多。

张清明听到这唱出的歌词,眼中不禁闪过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这歌好像是……”

“这歌怎么了?你听过吗?我怎么没听过呢!”

王敢当将脑袋歪到一边,竟然非常认真的开始倾听那忽近忽远的诡调。

啪嗒……啪嗒……啪嗒……

有脚步声在空旷的乱坟岗响起,王敢当以为是曲莹莹过来了。

但等他转身看的时候却发现她并没有动!

“怪事,难道这还有其他人?会不会唱歌的那人!”

“你不要太乐观了,也许并不是人……”

一直沉默的张清明开口接了一句,王敢当听后呵呵笑道。

“还以为你吓的不敢说话了呢!不用怕,有胖爷在呢!管他来的是什么妖魔鬼怪,来一个胖爷灭一个,来两个胖爷……胖爷也怕!”

这胖子前一秒还傲气使然,下一秒竟然吓的躲到了张清明的身后。

因为不远处有两个可怖的身影,正快速朝着这边飘过来。

这两个身影异常高大,认真看的话会发现其中一个人是马头,另一个则是牛头。

这两个家伙身高都有两米有余,身上阴气浓郁,所过之处草木生霜好生霸道!

王敢当连忙伸手一只捂住自己的双眼,一只挡住张清明的眼睛。

“别看,别看,你不看他们,他们就不会管你!这哥俩惹不起,千万别看!”

张清明听后心里却是冷冷一笑,这哥俩去年他又不是没打过交道,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张清明往旁边轻轻移了半步,依旧冷冷的盯着那两个影子看。

这两个家伙很快也发现了张清明等人,不过当他们与张清明对视的时候身形顿时愣在了原地。

这一人两怪物就这样无声的对视了片刻,然后那牛头马面竟然默契抬头看天继续往前走去。

张清明目送这两个家伙走向封门村的方向,忍不住轻声嘀咕起来。

“能让牛头马面来办差事,看来今晚村子要多不少人命啊!”

王敢当从手指缝里往外张望,吧唧吧唧嘴接话道。

“你果然也认得他们哥俩啊?那你还敢看,真不怕被他们顺手把魂给勾去了?”

“不怕,再借他们俩胆子也不敢的!”

“你就吹牛吧!哎?刚才站在这的妹子跑哪去了?”

这个时候王敢当发现,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曲莹莹消失不见了。

张清明伸出右手掐算了一下,然后暗叫一声不好!

说完这话,他快步往村子方向就快步跑去了。

他这刚走,那乱坟岗的歌声又响了起来。

王敢当看了看乱风岗,又看了看村子方向。

“咱们这到底顾哪头啊?去村子就管不了这边,管这边就顾不了村子的!算了,还是分头行动吧!”

想到这里,王敢当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短剑。

“天灵灵,地灵灵,三清祖师快显然!阿弥陀佛、无量天尊、哈利路亚!各路神仙一定要保佑胖爷旗开得胜啊!”

一通嘀咕之后,胖子大步朝着歌声方向跑去了。

张清明脚下步子虽然跑的急,但仍旧没能追上前面的牛头马面。

这两个阴帅也是奇怪,在进入村口的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张清明没空理会他,连忙朝着熊金所在的方向奔去。

他来这是了解因果的,这要是半路将引线给弄没了,那这段因果可要积攒到下辈子了。

“熊金!人还在吗?”

张清明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喊了起来。

但是等他冲进房屋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一个人影也看不见了。

“真不让人省心啊!”

念叨这么一句后,张清明再次一跃跳上了房顶,随即掏出罗盘再次观望起来。

这一看不要紧,惊的他差点脚下一滑从屋顶掉落下来。

只见此刻罗盘指针跟小风扇似地旋转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来看这村子到处都充斥着那些魑魅魍魉了,这才多大会功夫就全来了?

这个里到底有什么大秘密!

想到秘密,张清明又想起了王铁柱跟他老娘。

整个村子这么多诡事,他们竟然能十几年安然无恙,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想到这里,张清明当即朝着村子深处快速腾挪而去。

不知何时四周渐渐升起了一层浓郁的白雾,让本来就诡异的村子变得更加阴森恐怖起来。

张清明走在村里的小道上,恍惚间有种重回地府的感觉,四周甚至隐约间还能听见忽近忽远的惨叫声和哀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