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牛头马面

张清明一步快步一步走在村中小路,听着那些声音已经判断不出是幻听还是真实的。

不过此时的村落好像死寂多年的枯骨一般,到处都是腐臭的味道,随处都是残破的落寞。

叮咚……

张清明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铜铃声,是乡下那种黄牛脖子下绑着的铃铛。

它的声音不脆,甚至是有些沉闷。

这本不是什么吓人的事情,但是此时此景突然出现如此不和谐的声音,张清明的心里不由也紧张了起来。

叮咚……

那铃声好像又近了一些,就在身后街口的位置。

张清明连忙转身去看,便在白蒙蒙的雾气中看见一个人身牛头的家伙拖着一辆板车缓缓走过。

那板车上装着的,赫然是十几个血淋淋的人头!

“索命先锋牛头,勾魂使者马面!这两个家伙来这果然没什么好事……”

说完这句,张清明转身想走,但想想那些搞主播也不算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要是便这么被他们夺了性命也是可惜。

反正就熊金一人是救,救二十多人也是救,索性一起好了。

自己跟地府的欠地府的官司也不是一件两件了,虱子多了不要咬,等死了以后再跟他们死磕吧。

想到这里,张清明立刻快步追着那板车追了过去。

奇怪的是,明明只是隔了一个路口,但是当张清明跑过转角的时候已经看不见牛头和板车了。

“这家伙还真是神出鬼没!看来不用点手段是难找到他们了!”

说完这话,张清明当即快速找到一处十字路口,然后从随身背包里掏出三根特制香来。

脚下踩着七星天罡步,双手恭敬握着香火,张清明开始口中念念有词。

“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旛,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

一段破地狱咒念诵毕,张清明双目猛然睁大,而后以左脚为原点、右腿为半径在地上扫出一个浑圆来。

随后张清明左脚一踏,右脚再踢,瞬间在圆圈左右踩出了两个点来。

最后他将三炷香恭敬的往身下泥土中一插,瞬间一道微风拂过,裹挟微尘在圈内两点中间弯曲形成一道分界线来。

就这样,一个太极图案就出现在了张清明的脚下。

“破!”

随着张清明一声清喝,那太极图案竟然炸裂开来,形成一圈旋风向四周席卷而去。

很快村子里浓郁的白雾渐渐散去,但是地面之上还是残存着一丝轻薄雾气。

白雾散去之时,那些若隐若现的惨叫声和哀嚎声立即也消失了。

张清明满意的拍了拍手说。

“这下看着顺眼多了……”

刚刚说完这话,他正前方道路尽头忽然出现一个高大身影。

那影子人身马头,一看模样就知道是把谁引来了。

这牛头马面本事可要比恶毒大王大多了,所以张清明丝毫没敢怠慢。

那马面也没见用什么法术,只是轻松往前走了几步就出现在了张清明身前不足两米的地方。

“不好好守着你的当铺,跑这里来作甚?”

马面出口便是毫不客气,他手中的勾魂三叉戟隐隐闪烁着寒光。

张清明右手一翻,一根柳木棍随即也出现在了右手掌中。

马面认得这个东西,也知道它的厉害,于是眼中也生出了一丝忌惮神色。

“我来这是为了断因果,却不想被你们横插了一脚。”

张清明对马面说话也一点不客气,因为他知道对方的是臭驴脾气,你对他客气也没用。

“你断你的因果,我们做我们的差事!井水不犯河水可好。”

马面冷冷说完这话就要转身走,张清明却直接捏指诀唤出了金色柳条。

“因果都被你们整死了,我还怎么断啊?你们存心是想我等下辈子是吗?”

马面听了这话并没有转头,但是却一直忌惮地盯着地上的金色柳条看,像是在时刻提防张清明的偷袭一样。

“下辈子便下辈子,这说明那果没应在你此生!”

张清明轻轻将金色柳条往后拽了一下,摆出一副随时抽打的姿势冷声回道。

“我有没有下辈子,你心里没点数吗?这是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马面听见这话身形当即就是一个闪现,再现身的时候人已经在十米开外了。

“别以为东岳大帝赏了你三年阳寿,你便可以为所欲为了!想打架的话,我可不怕你!”

这个时候,张清明的身后再次响起了低沉的铜铃声。

他没回头看就知道,是脾气更臭的牛头赶过来了。

“我一猜就是你破了爷爷的阴狱阵!好大的狗胆,上次还没被揍过瘾是不是?”

张清明右手忽然一抖动,那金色柳条在空中惊雷般在空中爆响一声。

这一声听得牛头马面竟然心头都是一紧。

他们背上还未完全愈合的鞭痕,此时竟然有些隐隐作痛的感觉了。

“你……你少拿那金柳鞭吓唬鬼!有本事咱们放下武器单挑!”

牛头瓮声瓮气的将手中的摄魂叉用力往地上一插,然后像个健美选手一样开始展示自己身上的肌肉。

张清明听后淡淡一笑,然后真的就收起了金色柳条,转而在左手捏起了一张黄符。

“你想单挑好办啊!你想跟孙猴子打还是跟二郎神打?或者我请上界那个天王下来陪你过几招?”

这话一说出口,牛头顿时紧张了起来,瞪大了自己的牛眼满眼求助的看向了马面。

马脸这个时候也一直在跟他使眼色,并用他们二人最默契的眨眼暗语交流起来。

“上次是在阴间,他很多本事施展不出来!这次可是在阳间,他一身正统道法傍身,咱们占不到什么便宜的。”

牛头看后立刻眨眼打暗号回复。

“那也不能就这么不战而退吧?那传出去面子还要不要了?再说了,村子那二十五个魂祭收不到,回去也没法交差啊!”

张清明看着这个家伙站在原地不停挤眉弄眼,顿时有些按耐不住了。

“我说,你们到底还打不打?一直在那发小电报有意思吗?如果你们要是怕打不过,可以再把黑白无常叫过来,你们四个一起上总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