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村中魅影

张清明说完这话,牛头马面的神情当即就愤怒了起来,那牛鼻子、马鼻孔的不停喷出阵阵寒气。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隐隐传来一声低吟沉闷的吼声,好像是什么沉睡的东西苏醒了过来。

牛头马面见状竟然默契地同时转身向后走去,随后半空才再次传来他们的声音。

“今日便算你走远,下次莫要让我俩撞见你。”

“匆匆三载阳寿,劝你勿要多管闲事。走吧!”

声音消失的同时,这两个家伙的身影也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张清明微微皱眉,收起黄符就掐算了起来,但不管他怎么算都推算不出刚才那声低吼是什么东西。

此时,张清明忽然觉得眼前视线陡然一暗,四周的一切好像又黑了一些。

抬头张望才发现原来是头顶的星月被一片厚重的乌云遮住了。

当他再低下头的时候却是顿时一惊,因为村中街上不知何时已经站满了人影。

张清明立刻闭气,然后快速给自己贴上了一张遮阳符。

这突然出现的东西,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肯定不是阳间的活物。

果然,张清明细细打量之后才发现这些人影的模样。

他们的脸色全部都是惨白一片,身上的穿着也是五花八门。

有近代的衣服还有古代的衣服,有披头散发的还有长发高鬓的,有老的也有少的就是没有一个喘气的。

刚想到没有喘气的,张清明就看见有个黑色影子,此刻正在慢慢悠悠的穿越人群朝村里挪动。

看那身材模样好像跟方才遇见的胖子相似!

于是,张清明快速几步就追了上去,正巧他在一面矮墙前站住了,他这才靠近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

“我X你姥姥!吃胖爷的一击童子尿!”

那胖子转身的时候就顺势喷过来一股骚臭液体,张清明利索一个转身躲到了一旁。

“你这人属狗的?怎么随便大小便呢!”

张清明忍不住开口吐槽了一句,却不想那胖子看见他跟看见亲人一样,立刻就一把抱了上去。

“我滴个亲哥啊!终于又遇见个喘气的了!”

胖子这边闹出的动静,立刻引起了四周魅影的注意,很多本站着不动的家伙开始缓缓转身过来。

张清明见状立刻将一道贴在了胖子后背,然后捂住他口鼻小声说。

“噤声,换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胖子连忙点头,然后松开张清明示意他跟自己走。

两个人一路左转右拐,终于来到了东南角的一个院落之内。

在一间还算完好的房间内,竟然还躲着五个活人,其中竟然就有熊金。

“大仙,你可回来了!大仙救命啊!”

熊金看见张清明后直接就给跪了,其他一男三女见状立刻也跪了下来。

张清明眉头这个时候皱的那叫一个高啊!

本来只牵扯一个人的因果,这一下子怎么又多出来四个?

那这样下去怕是没完没了呀!

还想着这些,王敢当忽然小声嘀咕起来。

“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你在这守着他们!我再出去看看有没有活人,能救一个是一个!”

那胖子说走就要走,但是刚打开门就愣住了。

原本这空无一物的院落,此时竟然也站了八九个黑影。

这些黑影全部面向房屋,似乎已经发现了里面的人。

大门口方向此时也有几个黑影攒动,好像是正准备进院落内。

“不好,被他们发现了!”

说着他操起自己的铜钱短剑就要冲出去干架,张清明却是伸手一下拉住了他,随后在房门上贴上一张黄符。

说来也怪,这黄符一上门,外面那些黑影立刻就站在原地不动了。

“哎呦?还是你小子道行深啊!你这黄符批发不?给胖爷留百十斤行不?”

王敢当一脸贪婪的看向张清明,笑的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你不是说分头行动吗?这怎么突然又进了村子?”

张清明一脸好奇的看向眼前的胖子。

王敢当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缓声说。

“这不是被逼进来的吗?我刚往乱坟岗跑没几步,就遇见这些东西了,漫山遍野的都是这些玩意啊!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胖爷只能先躲进村子里了!谁曾想啊,这村子里也有这么多!”

王敢当说完这话,人群里一个男人颤颤巍巍的凑过来说。

“你们快点救我们出去,我可是当红大主播!钱不是问题的,只要能带我活着出去,价格你们随便说!”

这个时候,后面的三个女人立刻也有样学样起来。

“帅哥,救我!你只要愿意救我出去,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啊!”

“带我,我也可以!现在就可以!我不想死啊!”

“别丢下我,我也有钱!我有身材,我也什么都愿意!”

王敢当听见这话紧紧皱了下眉头,白了一眼三个女人后看向张清明说。

“你牛批,要不你先挑个?”

三个女人听见这话竟然全部喜出望外,张清明却是看也没看三人。

“我没饥不择食的习惯,劝你也少干这种损阴德的事儿。”

王敢当听后嘿嘿一笑,然后起来一把揽住张清明的肩膀说。

“我就是试试你而已,看来咱哥俩都一样,对女人都没啥兴趣!”

胖子这话一出口,三个女人顿时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蹲在地上的男人却瞬间来了精神,一边往下拉扯自己的体恤,一边捏着嗓子柔声说。

“哥,其实我也什么都愿意!”

胖子和张清明听后忍不住同时转了过身,看着一直用力眨眼睛的男人,两人忍不住一起打了个哆嗦。

“我去你大爷的!”

王敢当直接一脚将男人踹翻在地,张清明也是立刻冲他比了一个中指。

这个时候外面忽然又传来了他们在乱坟岗听过的歌声。

“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去看樱花,娃娃哭了叫妈妈,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这歌声显然距离他们还很远,但是屋内一男三女听后却是露出了极度恐慌的神情。

三个女人抱在一起无声痛哭起来,那一个男人竟然有些魔怔了,想要夺门而出逃掉。

万幸王敢当看着胖,身体却是非常灵活,一个飞扑就抓住了他。

“放开我,她来了!她来索命了!放过我,放过我啊!”

男人又哭又喊,惹得院外的那些黑影再次开始蠢蠢欲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