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歌声停了

这首歌本是一首天真烂漫的儿歌,但是后来被不明人士重新谱曲,换上了恐怖诡异的音调。

“这歌好像是什么世界十大禁曲之一啊!”

“大晚上听这个好恐怖啊!”

“主播你太坏了,我都起一身鸡皮疙瘩了!快换个背景音乐!”

观众不停地在刷屏,齐艳丽却已经吓得瘫软蹲在地上了。

因为这个曲子根本不是她放的,而且现场听见的声音绝对比手机里听到的还要瘆人许多。

忽然间,齐艳丽想起了一件事情。

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打光的搭档怎么还没跟上来?

两个人分明是一前一后往这跑的,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他还没跟上来。

想到这里齐艳丽更加害怕了,连忙起身一点一点往房间外面挪动。

可能是因为害怕的缘故,此时她拿着手机的姿势都有些不正常了。

观众看见的都是歪斜的画面,但就是这个歪斜的画面却吓得在线的几万观众同时呼出一口凉气。

因为大家在屏幕上看见女主播身后有个模糊的黑影,那黑影脸色惨白,双眼还在滴着血……

“厚棉!!看厚棉!!”

“快跑啊!后便有跪!!”

“泡泡泡!快跑!!”

“小心后冕啊!!!”

但是这个时候齐艳丽根本没有精力在关注手机屏幕。

她只是紧张的张望着网面,不停呼喊着搭档的名字。

几秒钟之后,手机镜头一阵晃动,然后就一下掉在了地上,画面瞬间变黑。

大家能听见画面外传来的惨叫声,却是看不见任何的东西。

有好心的观众帮忙报了警,但是等到一个小时后直播掉线,观众们也没等到什么消息。

听完熊金的话,张清明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

“那后来怎么样了?找到这个女主播了吗?”

熊金缓缓摇了摇头回答。

“没有,后来新闻上也是定义为失踪。现在没有发现任何血迹或者打斗的痕迹,两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

熊金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墙角有个女人哭着插话说。

“就是死了,被我们害死的!现在她来找我们报仇了!我们都会死的……都会像她一样死的!外面那些都是她的帮手,我们逃不掉了!”

说着说着她又埋头哭泣了起来,闹出的动静惹得院内的黑影又是一阵骚动。

王敢当一边嗑瓜子,一边饶有兴趣地继续追问。

“那这些人知道那谁是在这出事的,怎么还上赶着来这直播啊?都是傻大胆吗?”

说完这话,他自己先笑了起来。

熊金没有回答,张清明却是转身看着那几人说。

“还不都是被钱引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女主播出事以后,这里就成了灵异主播的打卡圣地了吧?不然这里也不可能同时出现二三十个主播。”

熊金点了点头没说话,王敢当还想调侃两句的时候,忽然外面变安静了。

那歌声竟然戛然而止了,取而代之是死一般的寂静。

张清明见状微微一皱眉,立刻快步走到窗边向外张望。

他看见院里的那些黑影,竟然已经全部转了身,然后在没有任何号令的情况下齐步朝外走去。

只是他们的行动姿势都非常怪异,怎么看都好像一个被提线的木一样。

“我得跟上去看看,你们就躲在这里等着。”

张清明说着就要走,这个时候熊金第一个站起来跟在后面。

“大仙去哪我去哪,我是再也不敢在这等了!”

他这一表态,其他三个女人立刻也表示要跟着去。

因为她们固执的认为张清明就是想抛下她们先逃走。

王敢当见所有人都要去,于是转头看向地上躺着的男人问。

“那他怎么办?把他自己丢这里行吗?”

张清明轻轻叹了一声,过去一下拔出了他脖颈处的银针,而后在他身上几个穴道按了下。

很快男人就悠悠转醒了过来,而且还非常惬意的伸懒腰打了个哈气。

“想跟着就跟着吧,但是生死自负!”

说完这话,张清明掏出几张黄符递给了熊金。

熊金立刻会意,连忙留下一张后把剩下的分给了其他人。

王敢当摊开手在那等了半天,结果到最后竟然没有自己的。

“哥们,这几个意思?你想排挤我还是看我不顺眼啊?我认错还不行吗?给我个保命符啊!”

张清明听见他说这话差点给气乐了,于是扭头看向他问。

“你到底是真修士还是江湖骗子啊?你们茅山没自己的符箓吗?”

王敢当听后尴尬呵呵一笑,然后厚着脸皮说。

“我们有是我们的,这多要你一张来个双保险不算过分吧?再说了,大家都有了我没有,有点太丢份了!”

张清明算是服了这个胖子了,于是随后递给了他几张符。

“你要会用多拿点,关键时候别掉链子就行。”

王敢当嘿嘿一笑,抓起那些黄符就拽进了兜里。

“你放心吧,我可是国服辅助!轻松保你1V5!走着!”

于是,众人全部出了房间,跟在那些黑影后面缓缓朝着一个方向移动过去。

在这期间,他们竟然又遇见了几个活人。

张清明分了他们黄符之后,一行人继续跟着黑影们往村里走去。

这村子最里面是一处大凹坑,据说这以前一直是片湖。

是十几年前村民挖出红棺材以后才慢慢干涸的,所以很多传言都说那红棺材里收敛的是旱魃。

无知的村民惊扰了他,所以才这村子附近发生了大旱。

这些传言张清明来之前在网上论坛都看过了,但他却始终没有相信。

因为一直生活在这里的几乎人家都是最好的证明,如果是旱魃的话这里早就一个活口都不剩了,更不会有什么故事传播到网上了。

这些黑影走的特别慢,跟在张清明身后的几人越走越心惊,很快就出现了分歧。

于是他们临时转进一个小院重新表决意愿。

“你们想怎么样都行,反正我是要进去看一下的。”

张清明先变态,立刻熊金和王敢当就表示愿意跟着一起去。

后来加入的一个大胡子却坚持要出村,其他人都同意这个方案。

张清明一看立刻表示说。

“那还有什么好商议的,我们在这分道扬镳就行了!走了!”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但没想到却被大胡子用一把匕首抵在了腰间。

“站住!你走可以,但身上的东西必须全部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