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农夫与蛇

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神情顿时冷峻了下来。

王敢当则立刻一个锁喉将大胡子给制住了。

但是他这个举动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紧张,于是他们有武器的拿武器、没武器的拿砖头。

熊金这个时候已经吓的蹲在墙根抱头哆嗦了,看来上次的事情真是彻底把他的胆子吓破了。

“把人放开!你们就两个人!还想翻天吗?”

“我警告你们!老子现在已经急眼了,信不信先宰了你俩!”

“别把人逼急了,兔子急了好咬人呢!你们都老实一点!”

男人们在叫嚣,女人们在哭泣,场面一度混乱起来。

这个时候王敢当已经抢过了那人手里的匕首,他反用匕首挟持大胡子说。

“孙子,就这点本事还想暗算我们哥俩呢?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是谁……”

王敢当话刚说到这里,忽然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他的脑袋。

张清明见状也是当即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些人里竟然会有人带枪。

“少废话!你要不要试试是子弹快还是你刀快?放了我哥!”

王敢当听见这话立刻变了张脸说。

“你看咋还真急眼了你饿?开个玩笑,都是自己人嘛!别上火,千万别上火!”

这家伙说着将匕首就丢在了地上,大胡子转身就冲王敢当肚子狠狠打了一拳。

王敢当立刻疼得佝偻起了腰,然后趴在地上不停呻吟起来。

张清明冷冷看着这些人,心里有些悲凉的同时也生出了一丝悔恨。

他悲凉是为这个世道悲凉,终究好人不得好报。

他悔恨是悔恨自己心肠太软,终究做不到见死不救。

农夫与蛇的故事怎么就记不在心里呢?

大胡子打了一拳不过瘾,抬脚又是一击狠踹。

张清明见了立刻大声喝道。

“够了!你们不就是想要东西吗?我给你们,不要再打了。”

大胡子捡起地上的匕首,转身恶狠狠的看向张清明。

“早这么懂事不就得了!非逼老子们动粗!快拿出来吧!”

张清明也不啰嗦,干净利索地将背包丢给了大胡子。

大胡子随即将包里的东西全倒在了地上,里面有手机、手电、打火机、罗盘和一堆黄符。

“你们刚才说能保命的是哪个?就这些黄纸是不是?”

大胡子转头看向一个男人,这人就是刚才被张清明弄昏睡的人。

那人立刻走上去,拿起一张黄符说。

“就是这些,只要贴上这些,那些鬼东西就不敢靠近了!我亲眼看见的,这几个女人也看见了!”

三个女人立刻也点头称是,眼睛中有忌惮也有兴奋。

大胡子随手抓起几张黄符,拿着匕首走到张清明身前问。

“这东西有什么名堂?怎么用?”

张清明浅浅一笑,然后装模作样的说。

“这可是高僧开过光的灵符!只要把这个贴身上,什么脏东西都近不了身!使用办法很简单,只要拿着符纸大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就行了!”

听到这话,高密的那个男人立刻笑着接话说。

“是是是,我看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那些道士口里念的就是这个咒!”

大胡子拿着黄纸试着念了一下,然后啪叽一下将符贴在了高密男额头。

“去,走出去试试!”

男人立刻被吓的腿都软了,但是在大胡子匕首的和他兄弟枪口的威胁他,他还是哆嗦的往院外走去。

张清明见状冷冷一笑,然后右手捏了个指决摇指了一下黄符。

男人身上贴的正好是一张驱煞符,所以张清明用道法唤醒符箓后,那些黑影个个唯恐避之不及。

大胡子看见这东西真的有效果,连忙往自己身上贴了三张,然后又分给其他人几张。

“有了这些还不保险,你们两个不是道士嘛?现在就出去,将那些东西引开!掩护我们逃走!”

张清明听后冷冷看了大胡子一眼,然后转身扶起在地上装死的胖子。

王敢当被扶起来后眼看是不能继续装了,于是用力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

“小子,善恶到头终有报,咱们走着瞧!”

大胡子听完这话挥拳就想打他,王敢当却先一步已经跑开了。

张清明回头冷冷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快速跟了上去。

这两个大活人一出去之后,立刻就引来了一堆黑影的追赶,很快门口就清空了一片。

大胡子见状连忙招呼众人赶紧反向反逃走,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是,张清明和王敢当只跑了一个街口就甩开了所有的黑影。

因为张清明直接给两人上了一个更高端的净身神咒!

那些黄符都只是一个媒介而已,真正发挥出道法作用的还是施法的人。

就好比这些道家咒语网上就能查到,熟背的信徒也多不胜数,但是真正能发挥出它们作用的也就修道者寥寥数人而已。

“这位兄弟,你刚才可真能白活啊!道家的符纸有和尚开光的吗?还高僧开过光,你真是骗死人不偿命啊!”

“那没办法,谁让他们狼心狗肺呢!生死天注定,既然他们想自己去闯荡一下,体验一下阴灵的恐怖,那就随了他们的心愿好了。”

王敢当和张清明盯着净身神咒,蹲在一处墙根抽着烟,顺便打量这些黑影要往哪去。

“好像去村后面的大坑了,那以后是个湖来着!”

“那说明症结所在肯定就在坑底了,敢不敢跟着上去看看?”

“大哥,你开玩笑呢?我是谁,我是茅山后裔,那是正统的八十一代传人!我会不敢?”

“修为不高,胆子不小,敢去就成!你放心,只要你不做白眼狼,我张清明保你周全。”

王敢当这才终于知道了张清明的名字。

“张清明?清明?你咋叫这么个名字啊!好不吉利啊!对了,你们天师派有个道号叫玄黄子的认识吗?那是我铁哥们,以后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等他随便指点你一下,你小子就发达了……”

王敢当满嘴跑火车,正在关公面前舞大刀。

张清明只是点头说了声好,然后掐灭烟头起身往村里走去。

王敢当见了立刻猛抽两口烟,随即也跟了上去。

不过两人都走的急,全然没注意不远处的树后,正有个穿红衣的女人满脸狞笑的看着他们。

“呵呵,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