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杀人成佛

王敢当拿着手电傻大胆的走在前面,张清明跟在旁边一直在观察四周的情况。

进去大门之后是一条悠长的走廊,这走廊一半是天然的山洞,一半有明显的人工修筑痕迹。

两边的岩壁上也有许多浮雕,这里的雕刻内容显然比石门上的丰富很多。

“这上面的都是啥呀?怎么那么多和尚啊!嘿,你看这个大的是不是跟胖爷有点像?”

王敢当指着一副浮雕上的大佛陀笑着跟张清明打趣起来。

张清明凑过去一看,心里当即就是一紧。

因为这个佛陀跟刚才石阶上多出来的家伙一模一样!

于是,张清明立刻开始认真研究眼前的画。

这画上的内容比之前几幅略有不同,让人感觉多了一种邪魅的感觉。

前面的几幅浮雕,刻画的都是民众信仰佛陀,佛陀救济万民的场景。

但是到了这一幅画面的时候,上面便多出了一些杀戮、嗜血的画面。

尤其是刚才胖子指着的那个大佛陀,他竟然自己挖出了自己的双眼放在手掌中,脸上却挂着诡异的笑。

从这一副浮雕开始,越往后面的画面就越血腥。

砍头剖腹、断肢腰斩、五马分尸、油炸火烙的场景比比皆是。

而每一副画面中,都会有那个无眼的佛陀。

他黑洞的双眼,仿佛非常喜欢观赏这些血腥的事情,脸上的笑容灿烂依旧,好像只有杀戮才能给他带来满足感。

“我了个靠,这佛家不是和道家一样,一直都讲究慈悲为怀吗?这个秃驴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边的这几个明显就是刚出生的小孩嘛,这都给活活煮了!”

王敢当指着眼前的浮雕气愤的谴责起来,张清明看了之后缓缓开口说。

“他们好像是为了杀戮而杀戮,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或者说,杀生就是他们的信仰!”

王敢当听见这话忍不住全身一颤,一滴冷汗立刻就流了下来。

“这他们是什么歪门邪道啊?看出来什么线索了吗?”

张清明让他往后又照了照,简单看了一会后再次开口说道。

“基本可以推断出是什么了,只是没想到它能一直延续到现在……”

“这个时候就别卖关子了行不行?快点说吧,胖爷都快急死了!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应该是大乘教的一个分坛。”

“大乘教?什么东西?”

“到明代以后,百姓人更喜欢称它为闻香教……”

随后,张清明开始根据自己掌握的知识,慢慢说起了有关这个闻香教的事情。

刚才张清明已经说过,这闻香教是明代以后的称呼。

在明代以前,人们还是称呼他们大乘教的比较多。

这个大乘教是北朝拓跋魏时期,有一个沙门佛号法庆,他自称是以弥勒佛下界。

这个法门口才奇佳,特别善于蛊惑人心,所以在短短几年时间就笼络了一大批信徒,创立大乘教。

不过这个法庆可不是一个善类,对金钱和权力有了近乎疯狂的执念。

他每天都在想着,怎么才能让这些信徒死心塌地的敬畏他、服从他呢?

最后还真让他想出了一个方法,那就是杀人!

无论什么时候,人对死亡的恐惧都是非常大的。

法庆利用这一点,很快在信徒中树立起了非常大的威望。

到了后来,他直接将大乘教的教义就定为了杀人!

而且他应该是最早在使用考核制度的领导人,他对信徒绩效考核的方式就是数人头。

大乘教根据信徒杀人的多少作为依据,来确定他在教内的地位高低。

简单的来说,你想在教内位高权重,那就得不停的帮教主杀人敛财!

这个跟大秦时候的兵役制度有些类似,只要你杀的人够多,就能根据相关条款自动晋级。

在南北朝那动荡不安的年代,大乘教的规矩很快吸引来很多山匪、强盗。

这些人出手狠辣,杀人如麻,很快成为了大乘教的骨干力量。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大乘教因为杀戮竟然变得一年比一年昌盛起来,越来越多活不下去的人加入了进来。

不过非常讽刺的是,这个法庆对外却总是以弥勒佛的身份说事。

法庆凭借自己在教内的威望,开始刻意扭曲佛理。

他欺骗和蛊惑信徒说,杀人的最终归宿就是成佛成菩萨!

后来,他还恬不知耻地用佛和菩萨的称号给信徒封官。

在大乘教内,佛的地位是高于菩萨的,而佛与菩萨之间也是阶级分明的。

这一级被他们称为一住,杀一个人就可以做一住菩萨,杀过十个人就是十住菩萨。

法庆向信徒们灌输世界太苦了,杀人就是积功德,歪解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理。

大乘教的信徒们都深信人死后会去极乐世界,他们现在帮着“佛”杀人,就是在帮众生脱离苦海。

信徒们觉得杀的人越多,自己往生极乐的时候就肯定会在那边获得更高的位置。

于是,大乘教信徒是越杀越眼红。

因为法庆一干领导者都在鼓吹,杀戮就是在积德行善。

不管大家杀的是什么人,就算是老人、妇女、小孩,或者教内教友、官兵百姓都行!

只要杀人就是积功德,就能升级升官。

所以大乘教到了后期,信徒们连自己的父母、妻儿都开始不会放过。

只要不是杀死自己和教主,他们敢杀尽天下人!

王敢当听到这里之后,感觉背后阴风阵阵的,好像有无数只死不瞑目的冤魂在偷偷打量着他。

“这也太邪门了吧!那时候的官府就不管管吗?照他们这样发展下去,那不得亡国灭种啊!太没人性了!”

王敢当忍不住开始抱怨了起来,张清明听后缓缓点头解释道。

“南北朝时候动荡太多,不然这种邪恶教派也不可能有机会发展状态。后来时局稳定之后,很多朝代都开始强势打压大乘教。所以后来他们也就收敛多了,不过却是一直没被剪灭。”

“后来就改名成了你说的石门闻香教?”

“也不尽然,这个明代的闻香教只是大乘教的一个分支。明清时候也主要是以敛财为主,嗜杀积功德已经成了副业。不过那时候冤死在他们手上的百姓也不在少数啊……”

王敢当听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一路追杀他们的黑影。

于是,一个恐怖的想法就冒了出来,吓得他差点没站稳摔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