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逆四圣局

张清明看见王敢当如此紧张的模样,立刻忍不住出声问道。

“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王敢当吞咽一下口水,声音有些颤抖的慢慢回答。

“如果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那这岂不是那个什么大乘教的老巢了吗?那这里肯定就是他们屠杀无辜百姓的基地了!日积月累一千多年啊,这里得多少怨灵,而且他们肯定个个都是凶煞……”

知道阴阳事的人都明白,这凶煞是各种阴灵里最厉害、最难缠的一种。

他形成的条件也非常苛刻,最基本的一条就是死前要有足够多的怨气。

怨气集结不散,在经过聚阴地的长期滋养十几年才能变出一个。

但是这大乘教始于南北朝时期,这日积月累下来能生出多少凶煞就难以想象了!

“这火太大了,没十几个大天师级高手出马很难摆平的!要不咱哥俩先战略撤退?他日再卷土重新?”

王敢当越想越害怕,心里不禁生出了退意。

张清明听后却是淡淡一笑,然后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路就在前方,着急的话您先走!”

王敢当听后这话以后先是尴尬一笑,然后转身看下身后石门方向的时候立刻全身一僵,脸上写满了惊恐的表情。

张清明见状就知道出事了,连忙转头也往后看去。

于是,他便开始之前在石阶上出现的阴森的弥勒佛,此时正悄无声息的站着门口。

他两个的位置黑洞洞的,脸上邪魅的笑容依旧诡异、阴冷。

“这玩意是啥啊?怎么身材跟胖爷我这么像啊!”

“像你大爷,快点准备出手吧!”

张清明说着已经开始捏指诀,王敢当也开始慌张的从兜里往外掏东西。

但是他掏了半天却只掏出来一个创可贴来……

“呐,给你吧……”

王敢当把创可贴突然塞进张清明的手里,这个无意举动直接打断了他的捏诀。

所以张清明没能第一时间使出道法,这也让石门处的弥勒抢占了先机。

吱嘎……吱嘎……

石门处传来齿轮摩擦的声音,然后两人便开始被打开的石门缓缓关闭了起来,是那个弥勒张开双手在关门!

“我靠,他想断咱们后路!”

王敢当大叫一声跑了过去,此时张清明也终于再次捏好了指诀。

“乾坤四罡,三清借法!雷劫起!”

一道闪电破空而去,但却终究晚了一步,最后只能徒劳的炸在了石门上。

王敢当跑到石门前又拉、又扣,弄了半天那石门都是纹丝不动。

于是,他气呼呼的转头看向张清明质问道。

“小哥,你到底是哪头的?干嘛帮着那鬼东西把门给焊上啊!”

张清明听后直接甩给他一个白眼,然后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说。

“你这种人撑死是黑铁段位,说是青铜都有些侮辱广大青铜玩家!”

王敢当听后立刻笑呵呵的跑了回来。

“你看不起谁呢?胖爷我可是正儿八经的荣耀黄金1级好不啦?不服咱们出去Solo一把?我猴子玩的贼溜!”

张清明继续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不好意思,段位差距太大,打不了。”

“怎么了?你是黑铁啊?没事,我有小号!”

“不好意思,我没小号,就一个最强王者的账号。”

王敢当听后骂骂咧咧自言自语了一句。

张清明没有听清楚,他也不准备弄清楚,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别贫嘴了,后路彻底被断了,还是去前面看看有没有出口吧!”

张清明说完这话脚下步子走的加快了一些,王敢当立刻也加快步伐跟上。

很快他们两人就走出了二十多米长的走廊,来到了一片宽广的空间。

这里是一片天然的溶洞,面积大概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

空间内有四栋建筑物,分别散落在空地的东南西北四个角,中间是一片青砖铺成的广场。

穿过这个广场就可以看见,隐藏在对面昏暗中另一条长石阶。

张清明站在入口处看了看,然后右手开始轻轻掐算起来。

“这四个建筑应该是对应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了,不过这方位又感觉不对!”

“是是是,胖爷我虽然本事不大,但是天生对方向是非常敏感的!以前都常说是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但是这四个建筑却都是反的!”

“逆四圣的布局以前也听说过,但是在佛家信徒基地看见道家的东西,那当真是有些稀罕了……”

王敢当经他这么一提醒才反应过来,这大乘教打着的可是西天弥勒佛的幌子。

但这巢穴里面为什么会摆着道家的布局?

“事有蹊跷,我决定咱们还是去这四个建筑里看看比较好。”

张清明说的时候是商量的口吻,但是他行动的时候却是丝毫没有听取王敢当意见的意思。

王敢当看见他已经走向左边的建筑,这个时候不想同意也只能同意了。

左边这栋建筑通体漆黑,墙壁、梁柱和屋顶都不知道涂抹了什么材料,看起来黝黑黝黑的。

在这个昏暗的环境里黑的都特别的突兀,或者说他有些黑的不太正常。

“这黑乎乎的东西该是北方玄武了吧?玄武主黑!”

王敢当刚刚说完这话,他的手电就照射到了建筑物的大门。

这大门微微虚掩,看痕迹该是不久前被人打开过,地上的浮尘还有一个清晰可见的脚印。

“嘿,谁在里面呢?有没有人?”

王敢当突如其来一嗓子,差点将张清明都吓了一跳。

这屋内却是安静的厉害,一点回应的声音都没有。

见是这个情况,王敢当立刻低头再照射地面查看脚印。

“只有进去的,没有出来的呀!人应该还在里面才对啊?这是谁啊,心大的能在里面睡着?”

王敢当说道睡着的时候,张清明的鼻子却轻轻耸动了一下。

这满是阴霉的建筑里,竟然透出一丝血腥气息。

“也许不是睡着了,而是遭毒手了。”

王敢当听见这话一愣,随即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你说进去的人已经死了?那凶手是不是还藏在里面?”

张清明缓缓摇头,他也不能断定是不是跟他想的一样。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里肯定有人出事了。

“里面的人还有口气吗?别害怕!胖爷来救你了!还有气的话你就弄个动静!”

他话刚说完,里面竟然真的叮咚当啷传来一阵金属落地的声音。

“还真活着呢?快去救人!”

王敢当二话不说就往里冲去,张清明站着门口却是微微皱眉,脸上满是狐疑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