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地狱祭坛

王敢当拿着手电愣头愣脑的往里走,张清明犹豫了一下立刻也跟上了。

这建筑物不是很大,大概有五十多平,倒是没什么复杂的格局。

这建筑物中间有个乌龟造型的黑家伙,因为离的远还弄不清楚是什么材质的。

“这里有个大王八,个头还挺大!”

王敢当来到了雕塑的面前,伸手摸了摸才继续开口。

“应该是铜铁做的,摸起来冷冰冰的……哎?这怎么还有水啊!”

王敢当说到水的时候,张清明耸动了一下鼻子。

“那些怕不是水吧?你最好先看看自己的手。”

听见这话王敢当立刻将手电照射向自己的手指。

“我了靠!这是血!是血啊!”

张清明这个时候也已经走到了青铜玄武的跟前,开始围着他缓缓转了起来。

这个青铜玄武周身乌黑,暗红色的血液正在缓慢地从十几个小孔里流出来。

那些血顺着玄武身上的凹槽纹路一路往下流,最后进了底座里面。

咚咚咚,王敢当用手敲打了那东西几下,发出闷闷的响声。

“这东西里面是空的嗨!”

“不用想也知道,不然这些血哪里来的?”

张清明直接不耐烦的怼了他一句,王敢当听后立刻开始摸索哪里有机关。

“你想干嘛?”

“救人啊!这里面可能有人!”

“就算有,现在也已经是个死人了!我劝你还是别打开看了,不然……”

张清明好心地劝说了一下,但是王敢当还是固执地四下摸索着。

最终还真被他在玄武屁股下找到一个拉环!

“找着了!机关藏王八菊花里了,嘿嘿……”

说着他用力一拉那个铜环,然后就听见吱嘎吱嘎的金属齿轮声响起,随即玄武背上的大壳子就缓缓升起来半米。

这龟壳一打开,立刻从里面散发出阵阵作呕的腥臭味道。

张清明捂着口鼻紧紧皱眉往后退了一步,王敢当却是忙不迭的用手电往里照去。

“哥们,还有口气吗?”

刚说完这句,王敢当就看见里面的一堆烂肉,骨头都被碾碎了,红的白的黑的黄的全部混在一起了。

这里面的情况该怎么形容呢,就像是做橙子时候被榨干的橙肉似的,所有汁液都没了只剩下一团恶心的烂肉。

王敢当只是看了一眼,转身就哇哇的大吐特吐起来。

张清明看后再次退了一步开口说。

“告诉你别看,你非打开看!这次满意了?”

王敢当吐痛快以后,擦了擦嘴角的污秽才开口说。

“你早就猜到会是这个样子了?那你不跟胖爷说清楚……”

张清明缓缓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看了看四周说。

“我刚才想说,你不给机会不是嘛!这四周墙壁上也有浮雕,手电拿来看看……”

王敢当听见这话立刻转身过去帮忙照亮,两人围着建筑转了一圈后,大致就明白了浮雕上的内容。

“这些东西我知道,这上面刻画的都是十八层地狱里的石磨地狱的场景。我认得那上面的大石磨!”

王敢当看完之后立刻率先发声,以表示自己见识广博。

张清明听后缓缓点了点,然后详细解说起来。

“准确的说,这是佛家的十八地狱之一的石磨地狱。之前也听说过这类传说,世间糟蹋五谷、贼人小偷、贪官污吏,在死后都会被掉入这个地狱。日夜感受被巨石碾压之苦,待成肉酱后,还会被重塑人身周而复始。”

王敢当听后撇了撇嘴说。

“按我说呢,那些恶人就是活该!活时多作孽,死后就该多受罪!这才叫公平!”

张清明听了这话转身看向中间的青铜玄武。

“里面的肉非常新鲜,血甚至都没干涸,说明这人才死没多久。”

“你的意思是,这个是刚才跑进来的那几个家伙?”

“如果没猜错的话,其他三个建筑里情况也差不多!”

王敢当听见这话扭头就往外跑,张清明见了不禁有些惊讶。

“你又想到什么事情了?这么着急!”

这胖子一边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一边头也不回的答了一句。

“跑的快些,兴许能救下一个还有气的!”

张清明听了这话心里一跳,他是真没想到这胖子竟然这么心善。

看他火急火燎的样子,该不是假装的才对。

“分头行动吧!你去朱雀,我去青龙!”

张清明受到这胖子的感染,不禁也心生怜悯之心。

一时间也不管什么因果不因果了,能救活一个也算值了。

不过非常可惜的是,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转完了三栋建筑,遇见的却是三具死状凄惨的尸体。

朱雀那里的人是被先放血,然后被困在青铜朱雀里活活烤死的。

青龙那边的人是困在青铜青龙里,被无数细铜刺活活扎死的。

白虎那边的人,则是被关在青铜白虎里被切成了无数段。

三人的死状是一个比一个惨,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的血都被榨干了。

张清明和王敢当站在广场里面的长梯前,一起抬头看着幽暗深处的石阶尽头。

“这应该是某种祭祀仪式,看来这里隐藏的秘密还不少啊!”

“害人的家伙应该就在上面了,咱们是不是该替那些被害的人伸张一下正义?”

张清明无奈地转头看了胖子一眼,正准备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撞碎的声音!

“好像是刚才那个石门被撞开了!糟糕,那些东西追上来了!你的符不质量怎么这么差啊!”

“你大爷的!你有本事你上啊!别吃完饭骂厨子行不行?”

王敢当听后嘿嘿一笑,一点恼怒的意思都没有,随即他卷起袖子说。

“上就上!看好了!”

说完这句,王敢当呲溜一下就朝着眼前的石阶冲了上来。

这家伙上是上的,不过上的是往后跑的石梯。

“你还真不要脸啊!”

张清明轻轻骂了一句,然后也脚下发力追着王敢当跑去了。

这次的石阶不是很长,两人仅仅跑了五六分钟就到头了。

这上面有两扇大开的石门,看地上摩擦的痕迹还很新,该是也刚打开不久。

张清明上来的时候,王敢当正在吃力地用肩膀扛着一扇门用力。

“赶紧来帮忙啊,把那些鬼东西关在外面!”

王敢当说完这话的时候,张清明隐约可以听见石阶下方有骚动声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