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浴血美人

张清明和王敢当两人用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将沉重的大门给关上了。

一时间,外面的那些鬼哭狼嚎的声响就被暂时隔绝了起来。

但是两人靠在门上还没来得及多歇一会儿,便听见身后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凄惨叫声。

两人互看一眼,然后脚下生风似的忙往前面的黑暗里冲去。

大概跑了二三十米,他们就又来到了一处石阶前,只不过这次的石阶不是再是往上,而是成了往下去的。

站在石阶上方,可以看见十几米外的凹坑中间有个平台,平台上面有个穿红衣服的女人背对着他们站在那一动不动。

“这骚气红裙是被害者还是凶手啊?要不要先喊一嗓子敲山震虎啊?”

王敢当小声地跟旁边的张清明商量着,很快就得到了他的答复。

“震什么虎啊,我看你就挺虎的!六丁六甲阵会不会布?”

“小瞧人了是不是?胖爷怎么说也是茅山后裔啊,这些基础理论的东西还是很扎实的……”

“那就别废话了,你西北、我东南,先来个六丁六甲稳住大局再说!”

王敢当听完立刻打出一个OK的手势,然后两人快速分开行动。

这六丁六甲乃是司掌天干地支的神祗的十二位上神。

在道教之中与四值功曹、二十八宿等同为常见的护法神将,经常在禳灾中作为武神被道士召请,厉行风雷,制伏鬼神。

所以,起咒布法六丁六甲等同于道家修行中的基础课程。

张清明与王敢当分头行动,一人西北、一人东南,起咒布法一气呵成。

没多大工夫,两人便在红衣女人正对面碰面了。

王敢当缓缓蹲下身子,右手搭棚认真往前张望了一会开口说。

“小哥,你有没有觉得前面的身影很眼熟啊?像不像在哪里见过?”

张清明负手而立,长出一口浊气回答。

“那你看她像不像村口遇见的女主播?”

王敢当听后用力一拍大腿说。

“就是她!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看这身材绝对是她没跑了……哎呦我了个靠,身材好也不能说脱就脱吧?”

两个人嘀咕的工夫,前面的女人竟然缓缓脱下了身上的衣服,然后慢慢走近了平台的中心。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少儿不宜啊!”

王敢当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伸手去遮挡张清明的眼睛,但他自己却是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往前瞅。

张清明也不理他,只是轻轻往旁边挪动了一步,躲开了他伸过来的胖手。

“哎呦我去,怎么这么快又穿上一身红色紧身衣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王敢当刚才不知道将视线重心放哪了,但是张清明却是看的真切。

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换了什么衣服,而是……

“你看她身上滴滴答答往下落的像什么?”

经过张清明的提醒,王敢当才注意到这女人身上真的不停有水滴往下落。

认真看了一会后,王敢当惊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滴滴答答落下来的哪里是什么水珠啊,那都是血!

这个时候再结合刚才的女人惨叫来看,刚才平台中心位置怕是有个血池吧!

“我这身新皮囊,好看吗?”

此时,曲莹莹已经走到了二人身前不足十米的地方。

浑身浴血的她脸上流露出一丝挑逗的坏笑,眼神中也全是邪魅的神采。

只是刚才她的声音真叫一个难听,好像是沙子在金属板上摩擦似的让人觉得牙酸。

“血新娘!”

张清明立刻察觉出了异样,眼前这个女人肯定是被血新娘附身了。

血新娘如果在这的话那熊金呢?

想到这里,张清明连忙左右看了看,于是他很快就看见了非常诡异一幕。

只见西北方一个阴暗角落,一群人正抬着一个鲜红的轿子往这边缓缓走来。

那群人里有吹打乐器的,也有载歌载舞的,还有四下散花的。

所有人惨白的脸上都挂着一张鲜红的嘴,露出一副诡异的微笑。

最诡异的是,这些人看起来热闹非常,但实际上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王敢当很快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身上的冷汗立刻就下来了。

“这些是从哪冒出来的?刚才我从那边走过,都没看见这些东西!”

他这惊讶的一会工夫,那群人已经抬着红轿子来到了平台中间。

张清明微微皱眉,眼睛一直盯着那顶红轿子在看。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血新娘的上门女婿熊金就该是在那里面了。

“天道循环,善恶有报,因果不爽,回头是岸吧?”

张清明语重心长的对血新娘说教着,看得旁边的王敢当一阵尴尬。

“小哥,你在教她做事吗?她要能听进去一个字,胖爷我王字倒过来写!”

曲莹莹正如他所料,听完这些以后冷冷笑了起来,然后转身理也不理两人去了轿子方向。

这个时候鲜红的轿子被落下,一个穿着清朝服饰的鬼老太走过去掀开了轿帘。

熊金一丝不苟、浑身浴血地从里面走了出来,此刻他的眼神空洞无比,好像已经完全丧失了神智。

“我了个靠!这就是传说中的裸婚吗?”

王敢当看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开口吐槽了一句。

张清明却已经捏起了指诀,踏出了七星罡步。

“要干架吗?那你也知会一声啊,我来助你!”

王敢当说着也摆出架势开始做法起来,于是两人同时念起咒来。

“天雷尊尊,龙虎交兵,日月照明,照吾分明;远去朋友,接吾号令!调到天兵天将、地兵地将、神兵神将、五雷神将,咒至则行,急急如律令。招!”

“天地自然垢气分,洞中玄虚晃太元;八方威神使自然,灵宝扶命告九天;乾罗斩妖缚邪魅,杀鬼万千持诵一;劫鬼廷年行五岳,八海知开魔王首,持卫斩道即常存!急急如律令!”

二人道法咒毕,各自神通便冲着血新娘方向海啸山崩般攻去!

本以为两人合力一击能制服这些鬼祟,却没想到中途却发生了异变。

只见这空荡的山洞之中,忽然从四周涌出无数黝黑的树根藤蔓,尽数将两人的道法拦截了下来!

“不好!更厉害的家伙出来了,快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