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夹缝求生

张清明喊完这句话,伸手拽着王敢当的衣服就往后跳跃。

两人刚刚离开原来的位置,地下就离开破土冲出七八根手臂粗的藤蔓。

这要是晚上一会的话,估计现在两人就被这藤蔓穿成串了。

“这些是什么东西?”

王敢当转身一边往后跑,一边不时转头看向四周。

此刻洞穴上下左右全是这种像蛇一般乱窜的黑色藤蔓,它上面每根倒刺都设有小拇指大小。

这要是被缠住一下,肯定是九死一生。

“是鬼藤!附近有一个修行千年的老妖怪!”

“千年老妖啊?我滴个乖乖,那可得赶紧跑再说!”

两边的藤蔓攻击速度很快,王敢当和张清明躲闪的很狼狈。

很快两人就被逼到了一个角落里,那些藤蔓盘旋在四周却没有再上前的意思。

“这些东西怎么了?难不成长度不够,够不着了?”

王敢当典型的是有危险就跑,没危险就开始嘚瑟的性格。

这不刚刚死里逃生,他就随手捡起地上一个树枝,蹲在地上开始挑逗眼前的藤蔓了。

“来,给胖爷呲牙凶一个!有能耐你再凶一个!你来啊!”

张清明见状翻了个白眼,然后开始认真打量周边情况。

这是一处两块巨石中间的夹缝,长宽大概也就七八个平方。

“后面好像有东西……”

张清明说着掏出了自己的打火机,转身开始朝后面走去。

王敢当这个时候也连忙转身跟上去,他的手电这个时候早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只能跟在张清明身后借光观察情况。

“有什么东西啊?该不会还有个光着的美人吧?”

他这话说完没多久,前面一块石头后面就真的出现个人影!

张清明幽怨的转头看向王敢当。

“你这臭嘴是不是开过光啊?”

王敢当轻轻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嘴,然后握紧手里的铜钱剑朝前面努努嘴。

“先干架再说!”

张清明左手拿着火机,右手已经掐好了乾坤一指的指诀。

两人一步慢过一步朝前挪动,在距离人影还有三四米的时候缓缓分开,摆出了左右夹击的姿态。

不过那人影就是安静的在原地坐着一动也不动,好像根本没发现两个人一样。

王敢当又往前小心走了两步,感觉差不多以后当即大吼一声。

“我去你奶奶的!”

吼完这声他便高高跳起,然后将右手的铜钱剑用力的挥斩下去。

与此同时,张清明奋勇使出乾坤一指,口中大喊一声。

“中!”

张清明的喊声和王敢当的铜钱剑命中的叮当声,几乎是同时响起的。

但那个胖子就有些悲催了,因为这剑砍过去竟然将手里的铜钱给震散了。

“我去你姥姥个罗圈腿!”

王敢当见状大骂一声,落地之后立刻用脚蹬了那人一下,然后借着反作用力往后打了两个滚。

张清明那边也是一阵郁闷,他的乾坤一指这次又没什么效果。

难不成这东西又不是阴灵鬼祟?

张清明谨慎的在原地等了一会,王敢当这个时候也一步慢过一步靠到了他身边。

“啥情况啊?这东西怎么不怕咱啊?”

张清明又观察了一会才不太确定的说。

“那可能只是一个石化的尸体……”

王敢当听见这话鼻子差点被气歪了,于是立刻边骂边往前去捡地上散落的铜钱。

张清明这个时候也用火机照着亮,快步走到那人影的身前。

果不其然,这真的就是一具石化的尸体而已。

不过这人身上的衣服早就风干破烂,根本摸不清是哪朝哪代的人了。

但是张清明还是在他脖子上找到了一条线索。

“这是摸金符?眼前这位生前还是个摸金校尉呢!身上没有明显伤口,应该是被困死在这的。”

王敢当一边继续摸索寻找散落的铜钱,一边没好气的说。

“摸金校尉了不起啊?死而不僵在这等着吓唬胖爷?这得是多大的怨,才能干出这么执着的事情!”

张清明取了那人的摸金符,握在手里认真念诵了一遍往生咒。

这个时候,王敢当手里突然摸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大概有婴儿拳头大小。

“这什么玩意?我捡到一个大珠子!”

张清明听见这话连忙转身用火机照过去,只见王敢当拿着一个暗红的珠子缓缓走过来。

“这什么玩意?也不像夜明珠啊!”

说着这胖子随手将它递给了张清明。

张清明接过珠子拿近了认真端详了一会才开口说。

“你捡到宝了!这是受过佛家灵气滋养的罗汉珠,民间的人喜欢称呼它为辟邪珠。”

说到这,张清明将珠子丢还给王敢当后继续说。

“外面那些鬼藤,该是受了辟邪珠的影响所以才没敢追过来!”

王敢当听后嘿嘿一笑,连忙将珠子揣进口袋说。

“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咱们现在冲出去杀个回马枪呗!”

这家伙说着就要往前冲,张清明却伸手拦住了。

“别冲动!这个摸金校尉当时也怀有辟邪珠,但还是被活活困死在了这里。这说明即使有了它,也不能完全应对的了外面的东西。”

王敢当听见这话立刻往回退了一步,然后转身看向身后的尸体喃喃自语。

“摸金校尉都善于挖洞,你说他会不会是从其他地方挖洞挖过来的?”

这句话立刻提醒了张清明,于是两人连忙在这片空间搜寻了起来。

没多会,两人还真在尸体附近三米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地洞。

“我身上有珠子,我先下!”

王敢当说完这话卷起袖子就往地洞里钻,但很快就出现了尴尬的一幕。

“小哥,小哥!快来帮我一把,卡……卡住了!”

张清明见状微微皱眉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到了尸体的旁边。

他一阵摸索之后,在尸体身后摸出了一把生锈的短锹。

“给你用这个吧,你这吨位我可拉不动。”

王敢当接过短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开始自己动手挖掘起来。

将地洞扩展了两圈之后,王敢当终于从地洞里爬了出来。

张清明凑近用火机往里照了照开口说。

“这洞穴挖的非常粗糙,应该是匆忙之下完成的。看来他是从另一个地方逃到这边来的……”

王敢当听后眨了眨眼睛问。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张清明挤出一个苦笑后缓声开口说。

“两个意思,一是地洞另一头肯定也有危险;二是这洞穴太窄,你想过去得重新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