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不死之人

张清明一掌拍出,一道惊雷脱手而出,冲着不远处的佝偻身影就击了过去!

那佝偻身影见状立刻一个踉跄躲闪了过去,虽然动作不够灵敏但却巧妙的躲过了攻击。

“且慢!且慢!打不得,打不得呀!”

张清明听见这话有些惊讶,但是手上的功夫却是一点都没停下。

只见他身形一闪,如阵旋风一般到了那人影身后,右手成爪状扣住了那人咽喉。

这一抓之下却让他不禁再次心惊了一下!

“有脉搏?你是人?”

那佝偻身影呵呵苦笑了一声,然后也不再反抗什么。

“是人,是人,是个可怜之人……几百年了,终于有人接我出去了。”

张清明死死扣着他的咽喉,心里的戒备一点都没有放松。

“那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佝偻人影听后重重叹了口气,然后用沙哑的声音缓声说。

“我是这里的守墓人,被困在这里很久很久了……”

随着沙哑的声音响起,一段尘封的历史被翻开了真相。

明万历年间,河北滦州石佛口的王森,以信奉燃灯佛、释迦佛、未来佛,宣扬三期末劫、返本归源等思想创立东大乘教。

据说,王森曾救一狐仙,那狐自断其尾赠与他。

王森将狐尾系在腰间,使得其身多有异香。

从此,狐尾便成为了他号召徒众的信物,所以人们也称他为闻香教主,教宗也被人称为了闻香教。

在万历四十一年的时候,王森第二次被抓捕入狱,患上了重病。

在王森即将病死的最后关头,其子好贤与徒弟徐鸿儒,买通官府用一相貌相近人的尸体换出了他。

自此王森就被转移到此地养病,而闻香教则交给了儿子和徒弟一起管理。

因为闻香教众广泛,其中不乏一些会奇门遁甲之术的能人异士。

后来有人声称找到了始皇帝陵墓,并从中盗出不死药献给了王森。

佝偻男人自称叫做余福,原本是闻香教的一个护法。

王森收到不死药后怕其中有诈,自己惜命不敢试药。

余福就成了替他试药的牺牲品,但没想到的是王森没等到验证不死药真假就病死了。

于是,王森的子徒便被将他病逝的地下宫殿改成了陵寝,而试药不死的余福也被安排在这成了守墓人。

说到这里,那个自称余福的佝偻人影开始哽咽了起来。

张清明看着他难过的表情,一时间竟然也很难分辨真假。

所以,他只能先询问一些其他的事情,希望能从中寻到什么线索或者破绽。

“那这洞天外面的鬼藤和尸蟞都是怎么回事?你在这活了许久,别说你也不清楚!”

余福听见这话渐渐收住了哭腔,然后低着头缓声回道。

“你说的鬼藤该是那些像蛇一样的藤蔓吧?我们都叫他灵蛇藤!当初发现这片地下空间的时候就存在了。当时王森说那是守护此地山神所化,后来他更是命人将其供养起来了……”

“供养?难道外面石桥下的尸体,都是用来供养那鬼藤的?”

“是了,是了!我们所有教众杀死的人,全部给抬到这里让灵蛇藤处理!那藤子正好喜食血肉,很快就能帮着将尸体全部吸榨成人干。至于你说的那些尸蟞,都是后来自己长出来的,我都不敢出去,就是怕被吃了。”

余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缓缓扭头看了张清明一眼。

但就是这一眼,差点吓得张清明一下捏碎他的喉骨。

因为这家伙原本眼睛的地方竟然是黑洞洞,再配上他那皮包骨头的干瘦模样,简直像极了一具死了百十年的干尸。

“你这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张清明直接将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那余福也没敢隐瞒。

“小人吃了不死药,新教主怕我出去乱讲乱传,所以关进这里后便挖去了我的双眼……小人的命真是好苦啊!”

说到后来,余福竟然又开始哭了起来。

他的哭腔怎么都听都不像是人能发出的动静,倒像是夜半三更那些怨鬼的哭闹。

“道爷!您是修道的真仙吧?求您救小人出去吧,小人在这被困了几百年了……当真是生不如死啊!求求您了,小人给您跪下了行吗?”

余福说着就要跪下,但张清明却是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

“血新娘在哪?那口红棺材在哪?”

余福听见这话以后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连忙摆手说。

“什么血新娘啊?什么红棺材啊?小人不知道啊!倒是那王森的棺材就在后殿放着呢,这会都已成堆白骨了!”

张清明听后略微一皱眉,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家伙的话。

不过能在这种地方活个上百年的家伙,肯定已经不能用人的范畴来定义他了。

他最起码也得是个半妖之类的了!

“走,带我去后殿看看!”

余福刚想掉头,忽然后面就传来了一阵大喊大叫之声。

因为隔得有段距离,所以张清明根本听不清对方在喊叫什么。

但是从音调上判断,这该是王敢当的声音!

“后面还有什么?你最好老实交待!”

余福颤颤巍巍地点头哈腰回道。

“真的没什么,就一口青石棺椁,还有一些金银陪葬品!对了,后面有黄金!有好多好多珠宝,你想要多少都可以的!随便拿!”

提到金子的时候,这个余福显得好像非常激动,认定了张清明绝对会动心似的。

不过张清明的回答却是像对他泼了盆冷水一样。

“少说这些没用了,快些前面带路!”

说着张清明右手又紧了一些,死死扣着他的咽喉往前走去。

因为张清明总是在制服人,所以两人走动的速度就慢了很多,大概五六分钟之后他们才来到殿之内。

此时后殿的大门是敞开的,里面死静一片,已经没有了一点声音。

张清明紧紧皱眉,用余福挡在身前出声叫了一声。

“王敢当,是你吗?”

这一声叫的倒算是中气十足,整个殿里隐约还有轻微的回响传来,但就是没有那个胖子的回应声!

“茅山传人!你还活着吗?”

张清明这次大声吆喝了一句,这一次幽暗的大殿中依旧只有回声却不见回应。

于是张清明心里暗叫一声糟糕,然后便冷声问向身前的余福。

“不想死的话就说实话,这里到底还藏着什么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