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青石棺椁

余福感觉的出来张清明的话里充满了威胁,如果自己不说点什么出来的话,自己肯定会被对方毫不犹豫的干掉。

“道爷,您息怒啊!不是我不想说,是实在是不敢说啊!那个东西很厉害的,我说出来会被杀死的!我还不想死……”

“你怕被那东西杀死,就不怕本天师收了你吗?”

“天师?”

余福听见这话眼中流露出一丝忌惮的神情,他想到张清明是有些道行的修士,但没想到这么年轻的人就能达到天师的境界。

“道爷饶命,我说,我全部都说!您一定要小心啊,这里有个树精好厉害啊!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树成的精,就知道他有好多藤子……那些灵蛇藤都是他的触手!”

哐当一声,余福刚刚说到重点的地方,前面不远处的青石棺椁忽然就传来一阵轻微的撞击声。

张清明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过去。

“棺椁里有什么?”

余福连忙答道。

“就一堆白骨,什么都没有……”

哐当……又是一阵轻微的撞击声传来,好像有什么东西想从棺椁里爬出来。

张清明见状脸色立刻变的更严肃了一些,同时他眼中的杀气也愈加浓烈了起来。

“知道骗我的后果是什么吗?”

余福听着这冰冷的话语,惨白的脸色瞬间更难看了几分。

“不敢,不敢!小人就是再借十个胆子也不敢惹天师道爷啊!这里面真的只有一堆白骨!”

张清明没说话,而是用还未结痂的右手中指在他背后快速画了张符。

“这是雷爆符,你若是敢有任何歹心的话,下场能想明白吗?”

“过去打开棺盖!”

说完这话,张清明才缓缓松开了一直钳制余福的手。

余福佝偻着身体,哆哆嗦嗦的点着脑袋,嘴里一直在嘀咕着。

“不敢,不敢,小人不敢……”

几句话的功夫,余福已经走到了青石棺椁的面前。

不得不说,这个青石棺真的比眼前的佝偻人影大太多了。

余福站在它的跟前,跟一个普通人站在卡车前似的。

不过张清明眼中却依旧是匆忙了戒备,右手的指诀也一直捏的紧紧的。

但凡这个妖人有点异动,他便会毫不犹豫地起爆那张血符。

余福回头看了张清明一眼,见他一点心软的意思都没有,于是只能硬着头皮爬上了青石棺。

就在这个时候,哐当一声响动又传来了,好像里面的东西闹的更凶了。

余福重重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伸出枯骨一般的双手,开始在青石棺上摸索起来。

张清明也没瞧清楚他摸到什么机关,那巨大的青石棺椁就传出了咔嚓一声,好像是什么机关被启动了。

紧接着那巨大的青石棺盖,慢慢的就分成了两半,然后一团大的黑影唰的一下便从里面窜了出来!

那团黑影落地的一瞬间,张清明左手捏好了一个指诀立刻就指了过去。

“乾坤四罡,三清借法!三味火!着!”

呼的一条长长火舌从张清明左手射出,冲着那人就射了过去!

接着那团黑影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了靠!着了!着了!着了!谁这么缺德暗算胖爷!”

张清明听见这个声音当即一愣,他万没想到青石棺里躲着的竟然是这个胖子。

“快脱衣服!三味火轻易灭不掉!”

那胖子听见这话跳的更欢实了,但是身上的衣服却被他飞快的扔到了一边。

“我滴个亲娘啊!差点烤熟了胖爷!哪个缺德玩意放的火啊,老子问好他八辈祖宗!”

王敢当刚说完这话,张清明眼神阴冷的用手指又弹出一个小火苗。

那火苗落在他体恤上烧了起来,吓的胖子又大呼小叫的脱光了上半身。

折腾完这些之后,一道幽怨的眼神很快就定格在了张清明身上。

“小哥,你这也太小心眼了!把胖爷烧成没毛猪了,还不能让说一下了?心态不好,气量不大,这性格得改啊!”

张清明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看向靠在青石棺旁畏畏缩缩的余福。

“看来你没有说谎,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继续保持!”

余福受到表扬之后显得非常激动,连忙卑躬屈膝地再三表忠心。

王敢当被四周的阴寒冻的有些哆嗦,一边往张清明身边走一边说。

“这什么玩意?你也会请小鬼啊?这家伙真丑……”

余福听见这话以后,脸上立刻生出一丝阴狠歹毒的表情。

但是他在瞥见张清明不善的目光之后,立刻换了副谄媚的神情。

“道爷,我帮您找套衣衫吧?这里阴气重,您别再着凉了。”

于是,余福屁颠屁颠爬进了青石棺,然后取出一套还算完整的敛服。

“道爷,只有这种尊贵服饰才能配得上您的仙风道骨的气质!”

王敢当这个时候也不讲究什么敛服不敛服了,有衣服总比光屁股强的。

“嘿,这肥肉还真正好!看来趟里面那哥们生前也是个富态人啊!”

“少在这瞎贫了!让你去救人,自己怎么掉棺材里去了?”

张清明立刻将话题转移到正事上面,王敢当听后这才想起来紧张。

“这有东西!就是之前的那些什么鬼藤的东西,我还以为是遇见大蟒蛇了呢!我刚才就是被它们偷袭,才被装进棺材里的!”

“你的意思是,你是被它们给装进去的?”

“那可不咋地,我又没闲着没事睡棺材的嗜好!”

张清明听到这话,立刻将目光转移到了不远处余福的身上。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没说?”

余福眼神有些躲闪,但是在张清明死神般气势地审视下,他还是哆哆嗦嗦抬起手指向了身后的黑暗。

“您受累自己过去看行吗?小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您过去一看就明白了……”

张清明和王敢当闻言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王敢当豪气的将头一甩说。

“去就去,还怕了这个小东西不成?我带他打头阵,你垫后。”

说着这胖子上去一把就拎起了余福的后脖颈,像抓小鸡似的抓着他往前面走去。

余福在张清明面前表现的一脸委屈无助,但刚转过身就变成了一副阴狠歹毒的神情。

两人按照余福手指的方向谨慎的靠近了过去,很快就穿过大殿后门来到了一处凉亭前面。

“这亭子有什么特别的吗?还值得我们俩屈尊过来一看?”

王敢当傲气十足地说了这么一句,气的余福一直悄悄咬牙切齿。

他见这小东西不说话,于是立刻一个箭步走进了凉亭里面四下张望了起来。

“这亭子也没啥特别啊……”

“我了个靠!这……这……”

王敢当话说到一半,脸上的肌肉开始忍不住抽搐起来,惊恐的表情立刻跃然脸上,全身颤抖的站在原地不敢再言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