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医院冲突

江米血听见张清明问这么肤浅的问题,忍不住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

“你这也太小瞧我们的办事能力了吧?再说了,不是还有人提供线索嘛!”

马寒灵这个时候凑近一些小声嘀咕了起来。

“上次我看你面相就知道你会有此一劫,所以就回去将你的情况给我老爹说了一下,是他推算出你具体位置的……”

张清明听后轻轻叹了口气没再说话,江米雪却走到床边轻轻探下了身子,将嘴巴凑到了他耳边才开口问道。

“我只问你一遍,上次在熊金家里发生的事情,到底是幻觉还是真的?”

江米雪的声音非常严肃,好像在考证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张清明近距离看着她的眼睛,感觉好像是在观望一片汪洋深海。

上次明明已经让她忘了一切,但此时听口气她好像又记起来了。

“上次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这是张清明给出了回答,显然这个回答让江米血非常不满意。

但是马寒灵这个时候却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们两个人够了!我还在这呢?说什么悄悄话呢,不要太过分好不好?”

江米雪听后冷冷笑了一下,然后起身缓缓点头说。

“行!跟我嘴硬是吧,那过两天咱们见面再慢慢聊!”

说完这话,江米雪转身走了。

张清明一脸疑惑,她怎么这么轻易就走了呢?

按照这个女人的性格,不应该这么轻易罢休才对啊!

这个疑惑很快就在马寒灵口中得到了答案。

“你放心在这休息就行了,我爸已经找人打过招呼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以后他们也不敢找你麻烦的。”

张清明听见这话转身看下马寒灵。

“那封门村现在怎么样了?”

“村子后面的一座小山塌陷了,村子里三户人家涉嫌多起谋杀案全部被抓了。”

“还有其他幸存者吗?”

“就找到了你们三个,其他的都死的老惨了。有几个被砍头的人,身上还贴满了各种符!那些符上还有你的指纹,所以等你好了还得去那边说明一下情况。”

这个时候张清明才明白,原来江米雪刚才那话是这个意思。

“对了,跟我一起的两个人怎么样了?”

马寒灵将手机拿过来调出几张照片递给张清明说。

“他们伤的都比较重,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呢!那个胖子还好说,都是一些皮外伤。那个叫熊金的就非常麻烦了,明明身上没受什么伤,但就是怎么也不醒。”

“呵,你少在这跟我打马虎眼!那些医生看不出来,你也看不出来吗?”

马寒灵吐了吐舌头说。

“看出来了,但我救不了他。我可没你们那么大本事!”

“扶我起来,还是我去看看吧。顺手了却这份因果!”

说着张清明就缓缓起身坐了起来,两脚刚刚穿上鞋后他才想起了一件事情。

“当天进入救我们的都是警察吧?那他们有没有抓回来什么奇怪的人?”

“这个事情他们不让随便说,不过我听说他们当时打死了很多怪物!后来整座山都塌了,大家都着急逃命,应该没机会去抓人了吧?”

张清明听后缓缓点了点头,然后在她的搀扶下开始往病房外走去。

两人乘坐电梯上了20楼,穿过一条走廊转角又走了二三十米后,在一家高级VIP病房的门口停下了。

此时,门口已经站了十几个人。

张清明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看去,只见病房里的客厅里坐着八九个人,病房卧室有四五个穿白大褂的人在商量着什么。

“你们是做什么的?”

“没事赶紧滚,别打扰我们大哥休息!”

病房门口的十几个人,瞬间恶狠狠的将张清明和马寒灵给围住了。

马寒灵伸手一下将张清明护在了身后。

“吼什么吼?你们一个个印堂发黑,一看就是马上要倒霉的衰样!”

这些人没想到小女生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于是全都生起了想调戏的坏心思。

“小妞很不错嘛,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不过不得不说,这小妞长的是真漂亮啊!叫什么名字啊?加一下微信呗?”

“你瞅瞅你身后那窝囊废的怂样,他根本不配拥有你!哥比较配……”

“就是,这么大一个男人,竟然还要被女人保护?丢不丢人啊?妹妹,还是让哥哥来保护保护你吧?”

这些人一个个眼神不善的上下打量着马寒灵,丝毫没有将她身后的张清明放在眼里。

张清明这个时候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右手一翻就变出十几根细小的银针。

“跟这些废物啰嗦什么,我时间很宝贵的。”

说完这话,张清明右手运气唰地一甩!

他手中的那些银针在半空划出一道道完美的弧线,然后精准无比地刺中了每个人脖颈根部的穴道处。

一瞬间,那十几个人全部脸色涨的通红。

然后,马寒灵看见他们一个个痛苦的弯下了腰,一副快要喘不上气的感觉。

“怎么样?我刚才说的没错吧?谁让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张清明没有再说话,而是随手推开两个挡路的家伙,缓步走进了病房。

这病房的门一打开,里面坐着的那些人,马上就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一个中年人站起来指着张清明大声质问起来,其他人看向他的眼神也多有不善。

“没空跟你们啰嗦,我是来救熊金的。”

他这话刚说完,一个穿白大褂的老头立刻嗤之以鼻的接话了。

“你能救?我们这些专家会诊三天都束手无策!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敢口出狂言?”

说话的这个老头,是熊家重金聘请来的国内顶级脑科教授田明心。

他说的话几乎就代表了,国内脑科领域的最权威发言了。

“你们束手无策是你们学艺不精,快些让开!再晚些时日,怕是要留下后遗症了。”

张清明说着就要往里走,这个时候其他四个白大褂也全部出来了。

在弄清情况之后,他们一个个像看小丑似的看向张清明。

“看你这打扮,自己还是个病号吧?跑这来逞什么能啊?”

“你在这给我们捣乱听见没有?年轻人啊,真是没受过社会的毒打啊!”

“你别在这里捣乱了,赶紧回自己病房休息吧!我们第四次会诊已经得出结论了……”

几个医生不耐烦的开始往外轰赶张清明和马寒灵。

田明心则是走到沙发前缓缓摘掉口罩说。

“经过我们再一次慎重诊断,我需要非常遗憾的要告知你们,病人基本可以判定为脑死亡了。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说完这话田明心表情冷漠地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就要往外走。

张清明闻言挥手推开了一个年轻医生,一脸冷峻的看向田明心说。

“你们这帮庸医未免也太不负责了吧?活生生一个人,就这样被死亡了?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