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庸医误人

张清明性格桀骜,一说话必定得罪人。

刚才那一句就将满屋子教授专家给全得罪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我们做出的诊断都是有依据了!”

“跟这种人废什么话,护士呢?叫护士进来把他带回自己的病房!”

“真是笑话,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不要盲目的仇视权威好不好?我们可是有几十年行医经验的……”

“世风日下,真是世风日下!别跟他啰嗦了,我们只要对家属负责就行了。”

说着这些专家不再理会张清明,而是转身看向了熊金的那些家属。

熊金的家属们自然是相信专家大过于相信张清明的,但有一个八十多的老太太却是例外。

她缓缓走到张清明面前,眼神里充满了期待的开口说。

“求求你救救我家小金子,求求你别放弃他,他还是个孩子啊……”

“妈,您就别在这添乱了!别跟这些不三不四的人啰嗦,他们可能就是来骗钱的!”

一个中年妇女过来搀扶走了老太太,老太太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张清明。

“求求你,救救小金子!求求你救救我孙子!”

张清明看见老人如此模样心中立刻不忍起来。

“让我去试试,如果人救不活的话。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他这话一出口,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立刻站了出来。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警告你!我们城南熊家可不是好惹的,识相的感觉滚!别等老子跟发火!”

张清明本来没有动怒,但是听见这人敢在自己面前自称“老子”,瞬间有些恼火了。

只见他快步上前一步,用手快速扣住了男人的右手手腕。

“你是谁老子?你妈没教过你什么是教养吗?”

张清明这话刚说完,搀扶老太太的妇女当即有些脸红了,随即她更是恼羞成怒。

“放肆!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在这撒野,来人啊!”

妇女大声喊叫了一会,但是外面始终没有人进来。

距离门口近些的一个男人连忙开门去查看情况,过了一会才脸色铁青回来说。

“大嫂,外面的兄弟都被送急诊室了!没……没人了!”

说完这话,男人忌惮的看了张清明一眼。

傻子都能想明白,肯定是这个男人进来时候搞的鬼。

“还没王法了吗?报警!立刻报警!”

妇女刚刚说完报警,江米雪、葛壮壮两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谁要找警察啊?”

“张清明,你怎么在这?”

葛壮壮和江米雪先后开口,门口的男人立刻出声询问。

“你们又是什么人?和他是一伙的吗?”

葛壮壮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我们就是警察,刚才谁说要报警的?出了什么事情?”

屋里的人一听进来的是警察,立刻全部活跃了起来,七嘴八舌的开始告状。

江米雪被吵的脑袋都有些大了,于是用力拍了两下手说。

“都安静一下!有什么事情一个一个说,还想不想解决事情了?”

她这大声一吼,房内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妇女走到她面前趾高气扬的指着张清明说。

“你先把他抓起来再说,这人来捣乱的!”

江米雪听后扭头看向张清明,双手交叉放在胸前问道。

“你的事情还没说明白呢,怎么又跑这边来闹事了?把人先放开。”

张清明右手随手一耍,刚才被他扣手腕的男人就应声摔倒在地。

“臭小子!你给老……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他话说到一半,看见张清明冰冷的目光后立刻改了口。

张清明不理不顾其他人,转身往卧室里走去。

“我时间很宝贵,没时间给你们啰嗦。熊金的命,我能救!”

熊家的人看见他如此笃定,瞬间心里也开始没谱了。

不过那些专家教授却是非常不高兴了,因为他们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

“你是什么人?你有行医资格吗?”

“我告诉你,这里是医院!不允许什么江湖野郎中撒野!”

“护士呢?保安?对了,警察就不管这事吗?快把他抓起来!”

马寒灵听见这话立刻不干了,只见她双手叉腰堵在卧室门口,瞪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那些专家大声质问。

“你们倒是有行医资格,那你们怎么不去救人啊?别人有办法救,你们却在这推三堵四的!是不是害怕技不如人丢人啊?为了自己的面子就害了一条性命,你们还算什么医生!”

马寒灵这话一出口,瞬间将几个专家教授气的满脸通红。

中年妇女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一脸气愤地看向张清明吼道。

“我儿子的命,我有权利选择相信谁!这些都是国内顶级的专家,他们难道还没你们两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可靠吗?我警告你们,别想对我儿子做什么!警察呢,抓人啊!”

很快,病房里又再次争吵了起来。

马寒灵堵在卧室门口,大有舌战群儒的感觉。

张清明这个时候已经将熊静扒的只剩一个裤衩了。

他右手翻转变出几根银针,快速在他身上几处命穴扎了下去。

银针下去之后,很快就变成了黑色。

“好霸道的尸毒!”

说完这话,张清明立刻冲着外面大声喊道。

“银针!我需要大量的银针!”

外面本来非常吵闹,但是张清明这声喊却盖住了所有人的声音。

瞬间,外面房间再次安静了下来,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做什么了。

张清明将藏在身上的银针全部拿了出来,但也只有三十根而已。

这些银针入体即黑,消耗的非常快。

这个时候熊金的家人都已经围观在了门口。

“他是不是真有办法啊?”

“那些针怎么全变黑了?看着挺吓人的……”

“大嫂,我们就这么看着他乱扎小金子啊?”

张清明手里的银针消耗很快,眉头也是越皱越紧。

“不想他真的脑死亡,快去给我找银针!越多越好!”

张清明的声音再次响起,让熊金的人听后全都很纠结。

这个时候,一个老教授挤进了卧室。

他是南沪市最有名的中医专家,也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中医教授。

当他看见张清明用针手法的时候,整个人震惊的无以复加。

“青囊回春针!你用的竟然是失传已久的青囊回春针!”

这个时候,中年妇女忍不住开口问道。

“什么青囊,什么回春啊?李教授,他这样能救我儿子吗?”

李教授听后非常激动,连忙双手激动地挥舞起来。

“快!小王啊,快去给他拿针!把我办公室的那几套银针也全都拿来!”

“你们去中医科调针,把医院全部的银针都给我调过来!”

“青囊现世,青囊回春现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