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回春针法

李教授是医院里资历最老的一位教授,据说今年还在竞争副院长的职务。

所以他说的话还是有一定威信的,旁边的年轻医生连忙跑去照做了。

不过那个脑科专家吕教授就有些看不惯了,他不只是看不惯张清明,更是看不惯李教授。

因为今年他也在竞争医院副院长的职务,两个人是正儿八经的对手。

“李教授,你这样做恐怕不符合规定吧?他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在本院行医?”

李教授一看这老家伙又要给跟自己唱对台戏,气得用力一吹胡子。

“人命关天的时候谈什么教条规定啊?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如果这位小先生真能救活里面的病人,那简直就是创造了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吕教授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这件事情好像对他没什么好处。

一来他不相信张清明,二来这家伙用的是中医针灸的方法。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了,你们这是在草菅人命!快点把这个人拉出去,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医院可是要担责任的!”

其他一些医生听见这话以后立刻点头称是,然后三四个人冲上去就准备动手。

张清明随手往来人身上各自扎了一针,当即让他们半个身子都麻痹了起来。

“别给我捣乱!真出了什么事情,我自己担着!人要是没救活,我给他偿命行了吧?”

吕教授听后冷冷一笑,然后转头看向李教授说。

“他算什么人?他有什么资格作出这样的担保?家属同意,我们也不能同意吧?”

李教授听的出来,这老家伙是故意在给自己设套。

如果这个时候直接不说点什么,他肯定不会让这个年轻人顺利进行的。

吕教授心里一阵纠结,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赌一次了。

他师父当年施展过青囊回春针,那时候他年纪还小,所以没能全部学会。

但就凭着自己一知半解的针法,他如今都混到了顶尖中医教授的地位了。

这个年轻人如果会施展全部针法的话,就算是真让人起死回生他都不会感到意外。

“我来替他担保!出了什么事情,我和他一起担责。这总可以了吧?吕教授,救人要紧啊!”

吕教授等了就是他这句话,只要这个年轻人失败了,那他的竞争对手也就完了。

里面躺着的家伙他百分百确定已经是脑死亡状态,以当今医学发展的成就来说,还没有任何一家顶级医院敢说能够治疗脑死亡患者。

“李教授,你这是在玩火啊!等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吕教授在幸灾乐祸,李教授却是一脸玩味的回道。

“反正人都已经脑死亡了,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坏的结果吗?扎几针又扎不停心跳……”

吕教授听见这话表情一滞,原来这老东西心里打的是这个主意。

熊金的家属这个时候又开始闹了起来。

这些有人动摇了希望张清明能试一下,有人还是坚持相信医院和医生,不想让来路不明的人拿熊金做什么实验。

吕教授和李教授只能做的了医院的主,却完全做不了家属的主,所以只能退到一边袖手旁观了。

就在熊家的人吵的越来越凶的时候,忽然后面传来了一个瓷器摔碎的声音。

啪的一声响声后,所有人安静了下来,连忙转身往后看。

大家看见老太太正气呼呼的站在后面,她身前还有一个摔得稀碎的花瓶。

“妈,你这是干嘛啊?生气也不能摔东西啊,再伤着您可怎么办啊?你们还不把这家伙赶出去,你看把老太太气成什么样了!”

几个年轻人听见这话,立刻转身就要往卧室冲。

老太太却急的直跺脚,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

“住手!都给我住手!让他救,他能救我的小金子!”

听见这话以后所有人的都愣住了,这个时候四个小护士抱着一堆针灸袋走了进来。

“教授,您要的银针拿来了!”

所有医生的目光都落在了中年妇女的身上,她是熊金的母亲是熊家现在说话最权威的人。

老太太急的眼中都开始落泪了。

“鞠艺玲!那可是你亲儿子,你难道就忍心小金子这样不死不活地受罪吗?”

老太太这句话算是戳中了她的软肋,让一直强硬的女人也一时没了方寸。

这个时候,熊金的小叔也上前劝说起来。

“大嫂,那咱就试试呗?”

鞠艺玲没有再说话,只是缓缓点点头。

李教授见状连忙招呼护士把东西送进去。

张清明手里家伙事充足之后,立刻开始了大展手脚。

他先是用取出三十六根银针,使用青囊回春针法封住熊金身上各处要穴,最后又在左脚心处用大针戳破一个口子。

随即几滴黑如墨汁的血流了出来,瞬间让整个屋子里都充满了恶臭的味道。

原本满当当的卧室内,一会的功夫就走的只剩下张清明和李教授了。

“会针灸吗?”

张清明抬头看见还有个医生没走,顺口就问了一声。

李教授连忙点头,此刻的他像极了一个虚心请教的学生。

“会的,我有三十年行医经验,中医针灸方面还发表过七篇论文……”

“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会针灸就行,看着这些银针。一旦发现有完全变黑的立刻就换根新的重新扎回去!”

张清明交代完这话以后,转身就来到了另一侧,然后开始用手在熊金身上各处推拿起来。

李教授站在张清明刚才的位置,一边观察着银针情况一边偷瞄他的推拿手法。

“这几招我好像在哪本古书里看过……”

“有什么话完事再说,专心一点!”

张清明直接不留情面的打断了他,然后继续认真推拿着。

熊金脚下流出的黑血越来越多,房间里的恶臭也是越来越重,连外面客厅的人都受不住开始往病房外面转移了。

李教授为了能研究张清明的针灸方法,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留下坚强的打着下手。

他将张清明的用针方法和推拿方法都铭记在心,想着自己下篇论文终于又有着落了。

但是他想不到的是,张清明在做这些的时候,都用到了精纯的道家真气。

没有道家真气配合使用的话,他学的那些花架子根本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李教授在一边几分就换一根针,张清明就是不停的将黑血逼出熊金体外,两个配合了二十分钟以后才终于停下。

“银针已经不再变黑了,这脚底流出来的也是红血了!”

李教授忍不住惊喜的叫出声来,张清明听后缓缓叹口气说。

“算这小子命大,终于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