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神秘贵客

张清明看见这家伙离老远,就能让自家门口的风铃这样狂响,料定这一定是个了不得的主顾。

于是,他也连忙退出游戏关闭了电脑,然后在抽屉里取出一件藏青色马褂套在了身上。

这是他爷爷交代过的规矩,但凡遇见阴间大能者一定要以礼相待。

他身上这身藏青马褂也有讲究,从远处看那就是一件平平无奇的仿古衣衫。

但是你要是走近了看就能看出来,这衣服上大有门道。

马褂上内衬缝合三千六百针,不多一下不少一下。

每一百针为一节,总共是三十六节,正应三十六天罡之数。

马褂外沿则是缝纳七千二百针角,也是每一百针为一节,总共七十二阶。

这应的是七十二地煞之数,与内衬的三十六节合在一起归为一百单八节。

马褂之上除了这些之外,还以同色的藏青丝绣了众多长短不一的短横线。

这些横线每根都有小拇指粗细,或是两短配两长、或是四短配一长,总共有八种搭配方式。

懂行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就是道家长题记八卦。

八卦的中心是一个阴阳两极的图案,一黑一白两个圆点格外醒目。

整个好马褂,张清明端端正正的外玻璃柜台后面一站,就等着那正主进门了。

江米雪坐在SUV里面,透过车窗和薄雾看着张清明换了身老土马褂,心里别提多好奇了。

“这家伙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这是要说单口相声还是要唱曲啊?总感觉神神叨叨的呢!”

刚刚说完这话,她就觉得四周的空气突然就冷了下来,冻得她不得不从后座拿起警用外套披上了。

这个时候,张清明店铺门口的一只疯狂摇曳的风铃突然停下了摆动。

好像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吓的它瞬间变成了一个哑巴。

张清明见状连忙抬头往外看去,便瞧着一位清瘦的身影大步迈进了魒字当铺的店门。

“你好,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张清明嘴里说着最官方的客套话,眼神却透着很多疑惑。

因为眼前这个老头看上去真的太普通了,就跟街边随处可见的拾荒老人没什么太大区别。

而且这个老头身后还背着一个老旧的编织袋,唯一不同的是他上嘴唇留着一撮不太时髦的细八字胡。

“你这就是魒字当铺?”

张清明听后立刻挤出一丝微笑点头说。

“是,张家魒字当铺,竭诚为您服务!”

清瘦老头用力嗅了嗅,颇为满意的答非所问道。

“嗯,你这香不错!是个好东西……”

张清明抬手挠了挠鼻头,这瘦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看刚才出场气势,怎么也得是阴神级别的段位。

但这造型还没前几天欠揍的恶毒大王拉风呢!

张清明想到这刚想抱拳询问,便看见那老头已经盯上了柜台里的传国玉玺。

“呦,还真在这呢!恶毒这瓜皮真的把东西当这来了……啧啧啧,这瓜怂能歘(chua)咧!”

听着这老头浓浓的陕西口音,张清明瞬间有些走神。

不过本着套近乎的思路,张清明也只能用陕谱口音出声问道。

“乡党来制搭有啥指教?”

清瘦老头听见这话一愣,随即抬头看向张清明呵呵笑了起来。

“掌柜不用迁就额,普通话额也能听的懂!”

张清明听见这话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连忙用普通话重新问了一次。

“老乡来这里到底有什么指教?”

清瘦老头将编织袋随意往柜台上一丢,发出哗啦一阵响动。

随后他指着柜台里面的传国玉玺说。

“额这次来主要是想赎回他的,这是额小辈的一个东西。前几天被一个瓜皮骗来当了!额要赎回去!开个价吧?”

说完话,清瘦老头扯开了编织袋子,露出了里面满满当当的各种东西。

张清明只是扫了一眼立刻就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这不起眼的编织袋里装的东西可没个简单的!

秦朝的青铜尊、汉代的龙纹玉、晋朝的金龟印、隋朝的玉佛头等等等等,这些随便一个现世那可都是震惊文玩界的存在。

如果非要用万恶的金钱去衡量的话,那起拍价怎么也得上亿了。

这说的可不是冥币!

这些东西虽然,但是张清明却是一脸为难地摇头回了一句。

“不好意思,魒字当铺的规矩不能坏!这东西不是您当的,出再高的价都不能给您。”

清瘦老头听见这话微微一愣,然后有些不悦地抬头看向张清明冷声说。

“娃娃,你爷爷张友灵看铺子的时候,都不敢这么跟额说话!听额一句劝,别这么死脑筋,乖……”

这家伙说话完全是一副长辈的口吻,这瞬间让张清明有些不开心了。

来者是客,但不是来者都是祖宗。

“您想在这一亩三分地做买卖,就必须按我们这的规矩来。无规矩不成方圆,就算十殿阎王来也是这个理。”

清瘦老头听见张清明口气这么强硬,脸上的表情渐渐就变的冷峻了起来。

随即,外面的白雾也是越来越浓了,店铺上的玻璃和柜台上的玻璃瞬间都开始结起冰。

“你这娃娃,脑袋还真是不灵光!干嘛非要惹额生气呢?额是不是多年没出来走动,让你们这些后生都忘记额是谁了?”

说完这话,半间房子都结起了白色的冰霜。

但是那冰霜却以神龛的所在位置为界,再难往前入侵半分了。

张清明不卑不亢的看着眼前的清瘦老头,缓缓后退两步踩出了一个八卦步。

随后,他右腿半弯、左腿前伸脚尖虚点地,双手划出一个太极后在胸前抱拳正声道。

“晚辈龙虎山天师后裔玄黄子,请教前辈名号。”

张清明这套动作,乃是道家人动武比试前才会做的礼节。

清瘦老头看见他这般模样忍不住也是一愣,他万没想到在阳间真的有人敢对他出手。

“你道号玄黄子?额听说过你,去年可是把那帮阎王打的不轻!算是个英雄人物,就凭这,你配做额的对手!”

说完这话,清瘦老头后退一步然后缓缓抱拳说道。

“冥界十一殿镇殿将军白……”

他话还没说完,张清明忽然瞪大眼睛怒声怼道。

“冥界只有十殿阎王,哪冒出来的十一殿?老东西,欺负我读书少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