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杀神白起

清瘦老头听见这话竟然忍不住咯咯怪笑了起来,瞬间那些生出的冰霜也快速消融了下去。

“你这娃娃不错,有些胆识!额白起就佩服你们老张家的人,看在你爷的面子上今天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过这东西你得给额。”

张清明听了白起两个字后,脸上的表情顿时也紧张了起来。

随即他也收起了打架的姿势,因为他清楚这架应该是打不起来了。

“白起?你就是杀神白起?”

白起听后嘿嘿一笑,然后挥手说道。

“都是虚名,啥杀神不杀神的!以前带兵打仗的谁还没杀过几个人?只是额杀的比他们多了点而已,都是虚名……”

张清明听后缓缓点了点头,然后掏出一根烟让了一根。

没想到的是,白起竟然熟练的接过香烟,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

两人都点着烟后,就这么一边抽烟一边聊了起来。

“上次听恶毒大王说秦始皇在地府任职了?是不是就在你说的第十一殿?”

“嗯,就是滴!都是实在亲戚,额不好意思不管他,所以就帮他走了下后门。不得不说,东岳大帝还是蛮给额面子的。”

“按理说,这始皇帝归天以后混个阎王的职务该是不难吧?为什么这么久才批下来?”

白起用力抽了一口烟,左右看了看没人才开口说。

“阎王那是死人的领导,那他总是不死能有什么办法?”

张清明听见这话立刻愣住了,眼神中满是惊讶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秦始皇到现在还活着?”

白起想了想才开口说道。

“这个也不好说,该是半死半活吧?都是那徐福寄回来的长生药给闹的!天意啊,都是天意……”

这一句里的信息量就有些大了。

秦始皇吃了长生药,然后变成了半死不活的人?

想到这里,张清明忽然想到了封门村地宫遇见的那个余福。

那家伙就是一个半死不活的妖人,难不成他和始皇帝属于同一品种?

“抽完这烟额就得走了,新单位事情太多了!这个玉玺本来想当十一殿的办公章来着,但没想恶毒大王趁着小政酒醉给骗了去。娃娃你要这东西也没啥,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还额算了……”

白起说着伸手就想去拿,却不想手刚碰到玻璃就被一道白光给弹开了。

“张道陵的守护咒?很可以啊,你们张家果然有些手段。这宝贝东西都能弄的到!怪不得你年纪轻轻就敢跟额叫阵!”

张清明听后浅浅一笑,将烟灰缸拿到柜台上说。

“少说这些有的没的,这东西是恶毒大王来当的!我还没付他款,所以东西还不能算魒字号的。按照规矩,这东西没法给你。”

白起直接将烟头碾灭在烟灰缸,然后伸手拿回自己的编织袋说。

“那额回去找他个瓜皮算账,让他来赎总可以了吧?”

张清明听后缓缓点头说。

“这个可以有,他亲自来就能退。”

白起听后缓缓点了点头,随即他好像又想起来一件事情,于是从编织袋随手掏出一件物件说。

“额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额也当个东西好了。”

张清明听后立刻掏出一双白手套戴上,然后开始认真打量白起拿出的东西。

只见这东西有脸盆大小,两边有双耳,通体成青铜绿。

张清明识得此物,这种东西不是盆,而是叫做盂。

眼前的这一只盂高二十多公分,口径三十公分左右,侈口、深腹、平底、圈足,圈足下缘有宽边切地,两附耳上部有横梁与器身相连。

这个盂体纹饰精美,通体以云雷纹为地,布满夔凤纹,鸟头像龙首而凤冠逶迤下垂。

盂口内壁刻有“匽侯做饙(fēn)盂”5字铭文。

“这是西周的匽侯盂?”

白起听后却是挠了挠头,满不在乎地说。

“可能是吧,反正是从那些老鬼手里赢过来的!你看这个要值点钱就收了吧……”

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差点被自己口水呛着了。

这何止是值点钱啊,这值老鼻子钱了!

这么说吧,目前全国就出土了几只匽侯盂,现在全收藏在国家博物馆里了。

这东西拿出去随便一拍卖就得上亿啊,而且还是有价无市的样子。

不过现在这个盂在白起眼里,好像就是一个普通的痰盂。

张清明甚至怀疑这是白起用过的,上面还有一些污渍没清干净呢!

“东西可以收,但不知道您想当点什么?”

白起听后竟然惨白的老脸多出了一丝红润。

“钱啥的额是不稀罕了,我就当一些因果吧。想让你帮忙找个人,她叫魏澜。额上次和谛听喝酒,他酒醉之后帮忙听了一下,说魏澜这一世有个大劫。上辈子额欠她太多了,这辈子想还欠她的债。”

来魒字当铺来当东西的阴灵大都不是为了钱,因为钱对大部分阴灵来说都不重要。

所以,来这里谈买卖的大都是想换一些因果。

张清明接下他们的买卖,就承下他们的因果,这种代价也不可谓不大。

不过他们老张家一直就是干这个营生的,张友灵起初做过阴人的时候干的也是这种事情。

只不过发展到张清明这一代的时候,已经演变的非常正规化了。

“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魒字当铺都会全力以赴!您就请放心吧,东西我收了。”

说着,张清明打开柜台后门,将匽侯盂慢慢地放了进来。

这水晶柜台只有张家历代掌柜能打开,除了他们之外任何牛鬼神蛇都别想碰触。

至于一般的普通人,那就算拿炸弹来炸都伤不了它分毫。

所以,张清明才敢将这些价值连城的宝贝安放在这里。

放好东西之后,张清明取出笔墨纸砚,然后娴熟的研磨疾书了一张当票。

这也是魒字当铺的规矩,收了货之后掌柜要手写一张当票作为凭据。

事成之后,这票据会提醒卖主交易已完成,而后自动化作飞灰消失。

若是票据一直完好不变,那就说明卖主交代的事情还没做好。

张清明写好票据之后,在末尾署名清明二字。

随后,他转身从水晶柜台另一个抽屉,恭敬的取出一方小印盖在了当票上。

小印拿开后当票立刻多出一方暗红印章,印书“魒字當鋪”。

做完这些后,张清明双手拿起当票恭敬的递到了白起的面前。

“票据您收好,因果了后您自会知晓。”

白起伸手接过票据看了看,然后对折一下就放进了上衣口袋里。

“行了,额就先回了。玉玺的事情咱们下次再说吧!跟小友灵带声好,额先回了!”

说完这话,白起背起编织袋转身往外走。

不过出门的时候,他却是往江米雪汽车方向望了一眼,而后回头又看了一眼张清明。

“娃娃,你要当心,有东西盯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