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又见白影

白起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的往远处走去,张清明歪着脑袋看了一眼汽车的方向。

“不应该啊,有张天师符护着他应该看见才对啊!”

说完这话,张清明转身就开始脱藏青马褂去了。

他没注意到的是,SUV汽车的后面的角落有一个白色人影,正隐在雾中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与此同时,江米雪转身用力摇晃醒了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葛壮壮。

“别睡了,你立刻去跟从店里出来的拾荒老头!”

葛壮壮揉着疲倦的睡眼,努力睁大眼睛往外面看着。

“拾荒老头?哪有什么拾荒老头?”

江米雪闻言转头也往外看,只见安静的街道上只有一层薄薄的白雾,再也看不见拾荒老头的身影了。

“你开车去找找,肯定有!我在这盯着!”

说完江米血打开车门就下了车,葛壮壮一脸疑惑的转移到了驾驶位,然后点火开车缓缓向前开去。

江米雪披着警服外套还是觉得四周寒气逼人,于是决定再进店里去暖和一下。

等她走进店里的时候,张清明已经换下了长袍马褂。

“哎呦,刚才那老头是谁啊?至于你这么郑重地更衣相迎?”

张清明看也没看江米雪,只顾坐回电脑桌前重新登录游戏。

“我说警察阿姨,你要没事赶紧回去睡吧,老跟我在这耗什么啊?”

江米雪这个时候已经发现柜台里多出的匽侯盂了。

“你才是阿姨!你全家都是阿姨!叫姐姐!”

气呼呼的说完这话,江米雪转身看着玻璃柜里多出的一个东西继续问。

“这是刚才老头卖的东西?”

张清明轻声嗯了一声,江米雪盯着匽侯盂看了半天,也只瞧出来这是一个铜制的锅而已。

“你这还收旧锅破烂?”

张清明呵呵一笑,缓缓点头说。

“遇见有困难的就帮一把,又不图这个赚钱。”

江米雪听后缓缓点头,然后走到他身边继续追问。

“那老头是谁啊?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你们到底有什么勾当?”

张清明不耐烦的转头看向江米雪,眼神中似乎多了一层请求的意思。

“姐姐,我求你别来烦我行不行?我真的不是凶手,也许你们打死的那个才是!”

江米雪秀眉微微一蹙,面色严肃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击毙一个嫌疑人?你当时不是昏迷了吗?谁告诉你的?”

张清明翻了个白眼,转身继续摆弄电脑。

“我昏迷之前看见的,你有闲功夫去调查调查他行不行?干嘛总跟我较劲啊!”

江米雪双手插兜翻了一个白影,有些郁闷的缓声说。

“你以为姐不想啊?谁知道你们当时在地下搞了什么名堂,把一座山都整塌了!这就算找工程队挖,起码也得挖个十年八年的。哪有那么多功夫等啊……”

张清明听后呵呵一笑没再说话,这个时候江米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江米雪连忙走到门外接起了电话。

“江队,邻城刚刚发生一起谋杀案!现场也留有血色脚印,跟咱们手里案子的手法如出一辙!王局亲自点将让你过去联合办案。”

“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说完这话,江米雪立刻给葛壮壮打电话询问情况。

在得知他转了三条街也没看见什么老头后,江米雪立刻让他返回来接她走。

挂断电话之后,江米雪转身看向张清明说。

“今天就先到这,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什么把柄!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知道吗?”

张清明不耐烦的挥挥手,然后趁着不备施法让一个黄色纸人飞入了她裤子后口袋里。

没多久,葛壮壮开车停在了店铺前面,江米雪上车后他们就走了。

张清明起身走到门口长舒了一口气,看着远去的车尾灯缓声说。

“希望这替身符能在关键的时候帮到你吧!这血新娘还真是麻烦,看来找时间还得去收拾下残局才行了。”

自言自语完之后,张清明转身准备往店铺里走。

忽然门口的风铃叮铃响了一下,然后张清明就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发寒。

随即一个女人的声音冰冷的在身后响了起来。

“我记得你……”

这个声音冷的像冬天里北极的冰碴一样,只是听到都会感觉自己的耳朵要结冰了似的。

但这还不是让张清明最惊讶的,他最惊讶的是这个东西悄然靠近自己身边,自己却一点察觉都没有!

如果刚才不是无坠风铃响了一声,他根本都没察觉到身后有人。

这是什么东西?

张清明故作镇定,调整好呼吸后才缓缓开口回了一句。

“来者是客,先进来再说。”

说完这话,张清明全神戒备的缓步往店铺里走去。

他身后的东西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听脚步应该是跟着进来了。

张清明始终没有放下戒备心理,身上的真气始终保持高速运转状态,这样可以保证他随时施展道法。

好在这诡异的家伙一直没有敌意,一直等张清明走到柜台后面才再次开口。

“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清明听见这话的时候正巧刚转过身来,顺着出声的方向就看了过去。

只见他前面站着一个身高至少在一米八左右的白衣女人。

这女人身材高挑,身材火辣,全身都被一层紧身白色的衣衫包裹着。

她的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白色长帽,前面帽沿垂下一层白色的脸帘遮住了样貌。

通体白色的女人,只有在心口的位置有一片焦黑的痕迹,像是被雷电击打后留下的。

看见这个痕迹张清明立刻紧张地蹙起了眉头,这个女人好像是当日在大乘教地下宫殿交过手的白影。

“你究竟是谁?”

条件反射之下,张清明竟然问出了一句废话。

这女人刚才还问自己她是谁呢,现在反而成了张清明问她了。

“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得你。你打过我!”

听见这话,张清明不禁有些尴尬。

“咳咳,上次的事情紧急,一时也分不清敌友。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还请海涵!我在这里先跟你道个歉……”

张清明这话说的非常诚恳,因为他在眼前女人气息中没有感受到任何敌意。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谁?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