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白煞昔云

张清明飞身过来就是一张天劫雷,那黑衣人也不敢硬接只能快速闪身躲开。

一击不中张清明跟着就是左手捏诀大喝一声。

“三味火阵!”

黑衣男人双脚刚刚落地,突然周身腾起三团火光将他困在其中。

大惊失色之下,那黑衣人的左臂被三味火烧着了。

那黑衣人也是个狠人,见状一边快速高高跳起,一边右手拔刀唰的一下砍掉了左臂。

奇怪的是,这人受伤后竟然一滴血都没流出来,那断臂脱落之后掉入三味火中很快就烧成了黑炭。

这个时候,那些天神雷将和冥界阴将终于赶到了现场。

大量帮手加入战团之后,那些黑衣人很快就全面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张清明也没有继续追杀断臂的黑衣人,只是负手站在自家门前冷眼旁观着战局。

忽然,远处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那声音非常缥缈空灵。

让人听后有一种莫名舒畅的感觉。

笛声响起之后,那些黑衣人快速脱离战场,并且就近带走了同伴的尸体。

仅仅不到十几秒的时间,一大群人竟然就全部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同一时间,南沪郊区一座别墅的地下室内。

一个穿着黑色道袍的中年人,此时正在缓缓放下手中的长笛。

“大意了,没想到张友灵这老杂毛的孙子道行如此高深。白白折损了一批手下,还伤了我的黑煞!可恶,可恨!”

中年人刚刚说完这话,一个二十多岁,身材婀娜的高挑美女就在后面贴了上来。

她伸出双手,开始轻轻帮中年人解袍子上的纽扣。

“道尊,您别气坏了身子。张家那小子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了,属下一定将白煞完好地带回来。”

说话的功夫,女人已经褪下了中年人的黑色道袍,露出了里面结实的肌肉。

中年人转身看向自己的供台,看着桌上没了左臂的黑色草人和胸口有洞的白色草人,重重叹口气说。

“这个梁子咱们算结下了!老杂毛啊,咱们新仇旧恨以后慢慢一起算!”

说完这话,中年人转身一把抱起刚才的美人,笑着缓步走进了身后的休息室。

另一边,张清明已经收了神通,正在一脸疑惑的看向白衣女人。

“你叫昔云?”

白衣女人缓缓摇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不记得了,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张清明叹了口气,然后挠着头说。

“那我暂时先叫你昔云吧,刚才那些是你的同伴还是仇家?”

昔云听后歪了下脑袋,然后缓缓摇了摇头。

“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听见这话整个脑仁都有些疼了,这怎么又绕回来了?

无奈地吐出一口浊气,张清明伸手问道。

“我能给你把把脉吗?”

昔云慢慢点了点头,然后张清明过去握住她的右手腕号脉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这女人一点脉搏都没有,真的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死人。

但是从她皮肤弹性和关节灵活度来看,任谁看了都不会觉得她是死的。

“能见光吗?晒太阳什么没事吧?”

张清明继续追问,昔云想了会说。

“没事,就是不喜欢被晒黑。”

听见这话以后,张清明尴尬的呵呵了两声。

这女人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爱美的天性还真是一点不会变啊。

“那行吧,今天开始你就先在我这呆着吧。正好我也该招个前台了,你形象不错就留下吧。”

昔云听后扭头面向张清明,非常认真地问了一句。

“薪资待遇如何?”

听见这话以后张清明真的惊讶的,他连忙抓起昔云另一只手号脉起来。

“你这到底是死没死透啊?”

昔云也不反抗,安静的站在原地缓声说。

“我是死人,但不是蠢人。天下没免费的劳力,我不傻。”

张清明再一次确定她没有脉搏之后,轻轻叹口气说。

“行吧!反正你们阴间货币汇率挺大的!要多少钱,有空给自己烧就行了。”

谁知昔云听后却缓缓摇了摇头,然后走近店铺两个货架转了一圈。

“就拿这个抵工钱吧,我之前那把被你折断了。”

张清明看见她手里拿着的那把剑,心疼的有点肝疼。

只见那剑通体泛黄,长三尺宽三寸,剑身上的花纹犹如鱼肠。

这便是阖闾刺吴王僚的鱼肠剑。

鱼肠剑实属一把勇绝之剑,用它的人只要有那有来无回的勇绝之势。

这还是几个月前,下面某个阴帅新抵押过来的,还没来得及出手呢。

“这剑不适合你,我过两天再给你淘换一个更好的……”

张清明说着走上前就要拿回来,却不想昔云先一把将弯折一下,将剑尖扣入剑柄的卡槽之中。

超强的柔韧性是鱼肠剑的一大特性,据说当年,阖闾是将它藏在一条大鱼腹中带进吴王宫去的。

眼睁睁看着宝剑变成了美女的腰带,这也不好再下手抢了。

张清明只能自认倒霉叹口气说。

“大户人家,不在乎一两个亿的!一个小目标而已,没了就没了吧!”

说完这话,张清明开始跟昔云交代起了魒字当铺的注意事项。

两人一直忙碌到凌晨三点,也没再遇见什么其他怪事,于是就草草收拾东西关门走了。

昔云怎么说也是一个女人,虽然不是活的但就这么放在店里也不放心。

所以,张清明只能带着她回家了。

她好像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对什么事务都非常好奇。

一路之上简直化身成了十万个为什么,好在回家之后张清明用电视机将自己从苦海里解救了出来。

“看电视,电视里面啥都有!”

说完这话,张清明转头进了卧室扑到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直到第二天上午,张清明被一缕刺眼的阳光叫醒。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客厅还有一个尸体小姐,于是连忙起身往外跑去。

但是等他跑到客厅的时候,确实让他一阵头皮发麻!

“你这一晚上在电视里都学什么了?怎么把家里糟蹋成这样!”

张清明看着满地狼藉瘫软的靠在了墙上,昔云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薯片,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电视机里的肥皂剧看着。

“打扫卫生、照顾女人不都是你们男人该做的事情吗?我只负责作就行了!电视上说不作不会死,我已经死过了,所以怎么作也不怕的。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