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被抓壮丁

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怕是给自己招惹了祸端回来吧?

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后,张清明只能忍着怒气开始收拾房屋。

等待房间再次变得整洁之后,张清明一把抢过遥控器说。

“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就在这呆着看电视哪里也不许去。晚上我来接你,不许再看那些垃圾肥皂剧了!找点正能量的东西看吧!”

昔云听后懵懂的点了点头说。

“那怎么才算好的?电视上也没有说明,我怎么分辨?”

张清明想了想,立刻用遥控器调出了一个幼儿节目频道。

“你现在的智商估计也能从初阶开始了,就在这个频道里好好学习!小孩子学的东西,肯定不会有坏的。”

昔云懵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张清明转身就去洗漱换衣服了。

收拾整洁之后,张清明再次确认了电视节目没问题后才出的门。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前脚刚刚出门,电视立刻就开始了下一档节目。

只听电视里一阵激昂的前奏过后,传来了一部动漫的开场白。

“我的名字叫江户川柯南,原本是高中生新一,被灌下毒药后身体缩小了,身体变小了头脑还是一样……”

昔云顺手拿起一袋薯片,开始认认真真地学习起动漫里的知识。

张清明从家里出来之后,立刻打车去医院想去看望那个胖子。

但是非常不巧的是,他来晚了一步,王敢当一大早刚刚出院了。

“看来只能有缘再见了,找机会还他人情吧。”

说完这话张清明转身就想走,却不想正巧遇见匆匆路过的李教授。

因为走得太急,李教授一不小心撞到了张清明的后背。

“谁在这挡道呢?我赶时间,赶紧让一下!”

李教师巴拉一下就想走,张清明却冷声质问了一句。

“撞了人不知道要道歉吗?想走,问过我没有。”

张清明说着一下就扣住了他的手腕,吓的跟在后面的医生一阵惊讶。

“你想做什么?赶紧放开李教授!”

“快点松手!不然我叫保安了!快放手!”

李教授这个时候也终于回过神来,看见张清明之后竟然咧开嘴大笑了起来。

“有救了!我有救了!我们医院有救了!张先生,您真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救星啊!”

张清明听这老头说话好奇怪,误以为是个失心疯患者。

“原来是个疯的,原谅你了。走吧!”

说完,张清明松开了手。

李教授见状却是连忙上前拦住了张清明。

“小先生,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您昨天的用针手法惊为天人!我李悯仁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张清明这个时候才看清这人的脸,他记忆里对这人还有点印象。

“你是昨天给我打下手的医生?”

李悯仁听后激动的连忙点头说。

“是是是,幸亏您还记得我!”

张清明尴尬的呵呵了一声,然后转身挥手说。

“昨天的事情谢了,有空再聊!”

这是李悯仁最后的救命稻草了,他可不能这样轻易放弃。

“小先生,救命啊!我这真是没有办法了,您行行好,顺手救救我吧!”

张清明听他不止一次喊救命了,心里难免也生出一丝不忍。

不过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他只能抬起左手看了看表说。

“那行吧,给你20分钟时间!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呢……”

李悯仁听后立刻激动的握住了张清明手,一边道谢一边拉着他继续往前走去。

在走的路上,张清明才从他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

南沪市最有实力的海阔集团总裁海啸天,昨天晚上突然被送到中心医院里面就诊。

不过他得的病非常奇怪,李悯仁、田明心等十几位资深教授会诊了一夜也没找出病因。

这不李悯仁刚刚在办公室睡了半个钟头,立刻就被人叫起来了。

海啸天的老婆虞海棠已经发话了,如果这病治不好话就让医院所有的教授陪葬。

如果其他人说这话,李悯仁他们可能还不会相信,但是虞海棠说这话他们没人敢不信。

因为虞海棠的老爸是南沪市跺下脚半城都能感觉抖三抖的狠角色。

所以很多人都说,得罪了虞家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听见李悯仁的话之后,张清明突然对这个海啸天有了一丝反感。

但凡他这种级别的有钱人,多数都是为富不仁的主,救他们简直就是一件容易折寿的事情。

不过他也是架不住李悯仁的一再哀求,来都来就跟着去看看好了。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医院后面一栋独立的豪华大楼里面。

这里官方的名字叫综合康复保健楼,但实际上就是专门研究治疗疑难杂症的部门。

全南沪的人都知道,不管你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只要有钱进中心医院的保健楼,那基本病就已经好了一半了。

张清明对此也有所未闻,只不过他嗤之以鼻的偏向更多一些而已。

李悯仁轻车熟路的带着张清明坐电梯来到了21楼,然后在2166号VIP病房前停下了。

作为中心医院的教授级医师,李悯仁进入病房竟然要先按门铃。

门铃响了两声后,里面一个穿黑色西服的壮硕中年人打开了门。

“是我,昨天来过的。中心医院的中医教授李悯仁。”

黑西服没理会他,而是盯着后面的张清明认真打量着。

“他是谁?”

李悯仁连忙转身笑着介绍。

“这是我请来的古中医专家,他的针灸法全国首屈一指啊!是专家里的专家!”

黑西服听后轻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轻按蓝牙耳机请示了起来。

刚才当房门打开的时候,张清明就隐约感觉一股阴煞之气透了出来。

察觉这个异样后,忍不住就轻声呵呵笑了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啊,又有哪些缺德的败类出来祸害人了!哎,这又得牵扯多少因果啊……我好忙的。”

最后四个字,张清明是转脸看向李悯仁说的。

这小老头一脸委屈的神情,一直抱拳做哀求状。

就在张清明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黑西服终于转身让开了一条路来。

“你们可以进去了,不过这小子我需要搜身检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