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嚣张跋扈

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不屑的切了一声,然后直接双手插兜转身就走。

“说得跟小爷多想进去似的,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他说走就走,李悯仁见状却是焦急上火的厉害。

于是一边双手紧紧抱住张清明的腰,一边大声冲着门内喊道。

“海太太!这个人不能走啊,只有他能救海总了!您快来看看啊,千万不能放他走啊!”

李悯仁这一吆喝黑色西装紧张了起来连忙出去制止他。

“我警告你们,不许在这里大吵大闹!”

黑西服说话的时候右手竟然掏出一个甩棍,然后冲着张清明就抡了下来。

张清明见状顺势右手一探,接着就是用力掰。

执拗一声,那拇指粗的合金甩棍竟然生生被掰弯了。

黑西服见状大惊,随即肚子就狠狠挨了张清明一脚,整个人快速向后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在病房门上才停下来。

这一动静立刻就惹得里面的人一阵紧张,很快四五个黑色西装的壮汉就冲了出来,很快将张清明和李悯仁给围住了。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海家人面前动粗!”

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高大男人缓步走了出来,只见他生的剑眉阔口、虎目高鼻,看起来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李悯仁用力抱住张清明,小声告诉他这人叫虞震山,是海啸天的小舅子。

张清明用手掰开了李悯仁的双手,一脸冷峻的站在原地打量着虞震山,忍不住在心里轻轻嘀咕起来。

“这人印堂透着红光,红光里藏着阴煞之气,一看就不是个善类。该不会是这小子设计在坑他姐夫吧?”

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张清明就粗略的帮眼前的相了个面。

不过他相面的手艺确实一般,如果是马寒灵在的话,应该会看的更准确一些。

想到马寒灵,张清明心里又是一阵犯嘀咕。

“赶紧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去找下她才行,这一个大活人怎么突然就失踪了呢?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呸,坏的不灵好的灵,三尺神明你们刚才当啥也没听见啊!”

张清明忍不住开了一个小差,这让虞震山看后对他蔑视更加增强了几分。

“李教授,你这是哪里找来的背黑锅的毛头小子?我警告你,若是我大哥出个三长两短,你们这些庸医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得不了好!”

李悯仁听见这话连忙点头哈腰起来,连忙拍着胸脯替张清明担保着。

这个时候,里面快步走出来一个高挑的大美女。

那女人皮肤白皙得像阳春白雪,乌黑的秀发像是泼了墨一样浓郁。

“李教授,这就是你昨天晚上说的高人吗?你确定他能救我父亲吗?”

李悯仁先是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非常郑重的对张清明介绍起来。

“小先生,这位是海阔集团的千金小姐海愉心。”

海愉心对张清明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转身对旁边的虞震山急声说。

“小舅,这个时候咱们就不要计较太多了好不好?我妈急的又昏过去了,先让这个人进去看看再说吧。”

虞震山听后露出一丝和蔼的微笑,轻轻抚摸了下海愉心的脑袋说。

“愉心啊,现在这个社会有多险恶你根本不知道!这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他本事再大能大哪里去?肯定就是来骗钱的!这个事情你就不要过问了,快些进去陪你妈妈,这里交给舅舅处理。”

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忍不住呵呵笑了一声。

海震山听见以后便觉得这是对他威信的一种挑衅。

“臭小子,你笑什么?我还说错了吗?识相的赶快给我滚,慢一点我把你两腿腿打断!”

海愉心听后心里非常着急,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愉心啊,是不是李教授来了?他找到那个高人了没有?快进来,你爸……快不行了……”

里面那女人说着说着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看样子里面的情况真的不容乐观了。

海愉心听见母亲的话后,上前一步就拉起了张清明的右手,然后快步朝着病房里走去。

黑色西服们还想拦住,却被虞震山用眼神给制止了。

李悯仁这个时候也趁机对里面喊了一句。

“海太太,我将高人请来了!海总有希望了……”

他这话喊完的时候,海愉心已经拽着张清明走到了卧室里的病床前了。

“快,快救救我爸!”

张清明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双手颤抖一副冷漠的表情。

“我说过答应救人了吗?”

周边的人听见这话以后全部都是一愣,几个脾气不好的甚至已经在撸袖子准备动手了。

“哪里来的臭小子,口气还不小啊!活腻了是不是?”

“这事还轮得着你答应吗?我警告你,人要是救不活,你们全部都得陪葬!”

“混账东西,你以为你是谁?让你来帮我们海家,是给你脸面了!还不好好接着。”

周边人话说话的口气一个比一个大,语气也是一个比一个硬气,当然难听程度也是一个比一个高。

张清明骨气里就是一个遇强则强的人,所以看见这些人高高在上的嘴脸后,立刻就摆出一副比所有人更臭屁的姿态。

“废话说完了吗?说完都滚开,小爷还正事要忙呢!没空搭理你们……”

说完这话,张清明真的转身就要往外走。

这个时候海愉心白皙的双手,却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臂不松口。

“求求你行行好,救救我爸爸!我不能没有他!我求求你!”

张清明听见一个美女这样哀求自己,心里那块寒冰竟然忍不住有了一丝融化。

不过想起刚才那些人的嘴脸,他真心一百个不想参合这事。

“让我救也行!这些碍眼的家伙全都滚出去等着,看着就心烦。”

嚣张,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够嚣张!

放眼这屋子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南沪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他们哪曾受过这种气,所以一瞬间满屋子的人全都炸毛了。

“臭小子,我弄死你!”

“来人啊!给我抓起来,给我狠狠的打!打死我赔钱!”

“我刀呢?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