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看美人面子

张清明看着满屋子气急败坏的人,眼神中不禁升起了一抹轻蔑的笑。

这些普通人没有一个配做他的对手,如果真打起来的话,他有十足把握在1分钟内解决战斗。

不过令他没有想到是,海愉心竟然会冲上来帮他挡下了后面偷袭来的花瓶。

“我的天!愉心你疯了?你干嘛替他挡啊!医生快去看看她!”

“海老三,你怎么打愉心啊!你怕不是疯了吧?你个混蛋!”

很快这屋子里的人因为这个意外,竟然开始了相互指责的内斗。

海愉心背部被砸肿了一块,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着,不过她嘴里却是不停的在哀求。

“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李教授说过,可能只有你的回春针能救他了!”

张清明最终还是心软了,于是他转身看了看众人,然后又看了眼海愉心开口说。

“行!看在你这个大美人的面子,这忙我帮了!”

说完这话,张清明直接走到了病床前,拿起海啸天的左手就号起了脉。

其他人看见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怒气又涌上了心头。

“臭小子!谁让你碰他的!把手给我放开!”

“这小子是不是没受过社会毒打啊?把人拉到外面去,先打断两条腿!”

张清明听这两人聒噪的厉害,于是左手一翻瞬间就射过去两根银针。

唰唰两声,刚才还叫嚣的两个人立刻嘴歪眼斜了起来,再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了。

其他见状立刻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巴,一脸惊恐的看向了张清明。

这一刻开始,屋里的这些人才终于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好惹。

号过脉之后,张清明微微皱眉说道。

“没什么大问题,我写个单子你让人去准备东西……”

张清明的话还没说完,虞震山不耐烦的推开两人挤了过来。

“你说什么胡话呢?我姐夫马上都快不行了,你竟然说没大问题?你到底行不行啊?本事不行就别出来害人!我要你偿命行不行?”

他这一说话,身后立刻就围过来四个黑西服壮汉。

张清明一脸不悦的看向海愉心轻声问道。

“你们家到底谁做主?给个准话,这人到底要不要我救?”

海愉心自然满口答应说要他救,但是她才刚张开就被舅舅伸手拉到了身后。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呢!不是,你到底是谁啊?有行医资格吗?我姐夫的命可金贵,小子你可别红口白牙乱说话!”

张清明越看这个虞震山越不顺眼,而且他越来越觉得海啸天中了这种邪术,可能就是他在背后搞的鬼。

但这些都只是他的怀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所以现在没法质问他什么。

“你算什么东西?是海家的人吗?不是的话滚一边去,我没空搭理你。”

张清明这边说的傲气十足,也霸道十足。

虞震山听见这话以后瞬间气的脸都成了猪肝色。

“你小子找死!”

说话的时候,虞震山一记右摆拳就挥了出去。

他可是正经练过三年职业拳击的主,这一拳的力道足够将一个普通人打昏死过去。

不过张清明见状却没有躲,而是左手快速抬起抓住虞震山的手腕一拉一带,身体往后退出一步后顺势又一推!

瞬间将虞震山的拳速加快了很多,然后重重地打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大家都还没看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就听见碰的一声响,虞震山一拳把自己打迷糊了。

鲜血瞬间鼻孔和嘴角马上就流了出来,众人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这位太太,看来这里也只有你说话能有点份量了。你老公是救还是不救说句话,我真的很忙!”

这个时候,一直依靠在沙发上的中年美妇人缓缓坐直了身体。

她是海啸天的老婆,海愉心的母亲,虞震山的姐姐虞敏,也是海家暂时的掌家人。

所有人此时都盯着她看,全部都在等他的一句话。

海愉心快步跑过去,满眼急切的喊着妈。

虞敏先拿出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转睛看向张清明。

“你要想好了,你若救活了啸天便是我们的恩人,以后要金山银山也可给你。但若你要救不回来,那便是我们的仇人,你的小命可就……”

虞敏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将问题再次抛给了张清明。

“你们这些人太做作,一点屁事还纠结这么半天!那谁,李什么仁?你按照我的方子快去准备东西。”

张清明没有回答虞敏,而是直接将写好的方子递给了李悯仁。

李悯仁欣喜若狂的接过了方子,本以为可以有机会见识下神秘药方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方子写的竟然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黑狗血三两、雄鸡冠血二两、五年老向日葵面两个、十年老桃树汁液二两……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李悯仁念了一半实在念不下去了,这些东西最多算个民间偏方吧。

可是这海啸天眼看都要咽气了,现在吃偏方还能有用吗?

海愉心看见李悯仁站着原地没动,立刻着急的一把抢过方子,然后转身递给了自己最信任的人。

“徐叔,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就按照上面的要求准备东西!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错!”

海愉心口中的徐叔全名叫徐强,是海啸天的专职司机,也是他最亲近的私人保镖。

“知道了小姐,这些琐事交给我处理。”

徐强接过方子转身快步就走出了病房。

张清明这个时候手里也多出了十几根银针,在刚才大家把注意放在方子上的时候,已经对海啸天施展完针法了。

李悯仁因为没能看清用针的过程,悔恨的在一旁直跺脚。

“我先用回春十三针封住他的命脉,等东西齐全之后便能救人了。”

大家此时对张清明还是半信半疑的状态,甚至绝大部分人对他怀有很深的偏见。

趁着这个功夫,那些人又开始挑衅他了。

“臭小子,你多少得给句话吧?这要是人救不回来,你打算怎么着了?”

张清明听后冷冷一笑,一脸满不在乎的说道。

“救不回来大不了赔他一命,但若小爷救活了人你们又怎么说?”

这话一出口,当即反将了所有人一军。

虞震山这个时候才终于缓过劲来,于是推开搀扶的人手下大声喝道。

“你若救回来了,老子直播生吃大理石!你要救不活人,老子拿你直播胸口碎大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