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吃不吃随你

张清明听虞震山说出这般赌气的话,心里当即轻看了他几分。

听他的语气凶狠中透着一股幼稚,这种人怕是没什么城府的,根本做不出这种老谋深算的事情。

看来虞家里的事情水很深啊,不过这些跟他也没啥关系,自己帮着把人救活就行了。

“成吧,那你准备好手机!今天下午15点准时直播吧。”

张清明撂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就往阳台方向走去。

他这刚走,房间里面又开始乱糟糟的争论了起来。

到了阳台后,张清明从裤兜里掏出了打到震动模式的手机。

“清明啊,你在哪呢?”

“我在医院看一个朋友了,怎么了妈?”

“没什么,妈知道你现在也个成年人了。不管男女关系这事……哎呦,妈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男女关系?什么男女关系?”

“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还有一个指腹为婚的对象呢!所以家里这个……她不合适!”

听到这里张清明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老妈又去自己家了。

“不是,妈!你听我说,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不是……”

话到了嘴边,张清明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怎么跟老妈解释呢?

难道说家里的女人其实是个尸体?

她也根本没法理解道门里的事情啊!

“算了,你们先好好处着!反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说完这话,张清明就挂断了电话,接着他拿起电话又给自己三叔打了个电话。

“三叔啊,在哪逍遥自在呢?”

“你小子来电话准没好事,直接说重点,忙着呢!”

“也没什么,就是我妈去我家了。”

“大嫂?她不是经常去吗?不对,你小子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家里藏了狐狸精啊还是黄仙儿啊?”

“呵呵,还是三叔了解我。不过都不是这些,是我捡了个女尸傀。”

“我了个去!你小子真是……啥也别说了,我现在就去给你擦屁股!你小子啊,真是一点不让我们省心啊!”

这一次张清明被他三叔挂断了电话,脸上忍俊不禁的呵呵笑了一下。

忙完这些他收起手机缓缓摇头进了屋里,然后房间里的人瞬间又全部安静下来了。

半个小时以后,徐强带着一个大黑箱子回来了。

这箱子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方子上所有的东西都齐全了。

张清明让所有人都出去等着,只留下了虞敏和海愉心。

然后,他先点了三炷无根香放在了床尾处。

这所谓的无根香就是不插进土里或者香灰里的香,一般都是被高人随手立在地上任其燃烧的。

但如果这无根香中途倒了或者断了,那就说明天都不愿帮这个人。

点好香之后,张清明用银针沾了黑狗血重新给海啸天施针。

然后将剩下的狗血、鸡冠血、桃树汁以及其他几种中药材混合在一起。

“阴阳两极,三清借法!一借上昧心者君火、二借中昧肾者臣火、三借下昧脐下民火!起!”

张清明这时候借的三把火,就是民间常听说的三昧真火。

他这三昧真火与之前用的三味火又大有不同,简单来说就不是一个系统的东西。

咒语念毕,张清明右手掌心竟然凭空冒出一团炙红的火团。

随即他将右手倒扣在混合好的药剂碗上,然后便看见碗里升起一阵红雾。

三秒之后,张清明拿开手掌,那碗里药剂全部被蒸发,只留下了一堆褐色的干痂。

“好了,将这些药痂碾碎,均分成三份,每次一个小时给他喝一次。记得用沸水冲开,适温入口即可!”

说完这些,张清明转身看了看床尾处立着的三炷无根香。

这香燃得很快,香灰掉落的也很均匀,没有断裂也没有倒下。

“万幸他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然神仙也难让他还阳了。”

虞敏和海愉心一直站在旁边安静看着一切,始终没有出声打扰张清明,直到他忙完两人才走过去。

“你这神神叨叨的做什么呢?你到底是什么人啊?道士还是法师?”

虞敏眼神中充满了担忧的神色,她以前是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的。

海愉心眼神中也满是犹豫的神情,看完张清明真面目后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反正该做的我都做了,至于这药吃不吃随你们!对了,还有一事,我真的很忙,只能先帮你们治标没工夫除根。劝你们还是找个有真本事的修士,回头看看风水什么的吧!走了……”

说完这话张清明转身就往外走,根本不给虞敏和海愉心挽留的机会。

出了病房后,李悯仁第一个迎上来询问情况。

张清明交代他在正午时分将针起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他已经跟里面的人嘱咐过了。

虞震山还想找他麻烦,却被两个人一左一右拦住了。

这两人就是刚才被张清明扎了一针的家伙,脖子上的银针还是刚被李悯仁拔出来呢!

“别惹他,他会扎人!太邪门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进去看你姐夫!有仇咱们以后再算……”

两人一边劝一边拽,这才将虞震山哄进了病房。

张清明走出保健大楼的时候抬手看了看手表。

“这都马上11点了,一上午就这么被耽误了!真是晦气……”

说完这话,他抬步准备往医院外走,但是余光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他右手边有个臃肿的身影,此时他正拄着一副拐慢慢往远处走动。

这个臃肿的背影他太熟悉了,前几天就是他背着自己在地宫里逃命呢!

“王敢当!”

张清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随即前面的身影愣了一下,慢慢的转过身。

“小哥?你咋还在医院呢?不是早该走了吗?”

胖子这话一出口,张清明立刻明白早上的时候是他故意躲着自己呢。

“本来是该走的,不过有些事情耽误了。你这怎么回事?为什么提前出院了?”

王敢当听后呵呵一笑,然后挠了挠头说。

“也没啥大事,就是心急回家看看。家里还养了条狗子呢,怕他饿着……”

这个时候一个中年护士,手里拿着一份催费清单追了过来。

“王敢当是你不?你跑什么啊?住院费还没结清呢,快点给家里人打电话,赶紧让他们来交钱!不然我们报警了哈!”